不只是暴富 NFT新世界拓荒記

今年以來,NFT(非同質化代幣)的暴利神話,一波又一波:美國藝術家Beeple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出約新台幣19億元、Twitter創辦人1則推文賣出新台幣8千萬元…在大家還沒搞清楚NFT之前,NFT已經像一場「有錢人」的金錢遊戲。

NFT究竟是什麼?數位藝術?線上拍賣?人們為什麼要花錢買網路上就看得到的東西?從紐約到台北,我們訪問瘋迷NFT的創作者、幣圈大佬、年輕投資玩家、明星、新創老闆-當電影《一級玩家》的世界不再遙遠,或許這是年輕創作者與區塊鏈信仰者在他們理想新世界的拓荒故事,有些人在路上暴富,有些人交到朋友,有些人還在尋求方向。


撰文:王思涵 攝影:林育緯、鄒保祥、王漢順 編輯:陳冠達 設計:徐佳慧 繪圖:于子薇


▲美國數位藝術家Beeple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翻攝佳士得官網)

像愛麗絲掉進兔子洞,Emily Yang的人生從去年夏天開了推特帳號、踏入加密貨幣圈,短短一年,翻天覆地。去年,她還在為找動畫特效的工作煩心,三月好不容易拿到蘋果公司的錄取通知,四月疫情爆發又落空。今年,她搖身一變NFT明星,好萊塢影星瑞絲.薇斯朋私訊她,天王級製作人史蒂夫.青木找她合作,她為《Fortune》雜誌繪製封面。


▲一場疫情,加速虛擬世界的交易,NFT這種新型態的創意商業模式,隨著大品牌、大明星的加入,以及新崛起幣圈巨鯨的炒作,火熱起來。

賦予擁有權 數位藝術資產化

「過去一整年,人生轉變太大,大到我無法想像自己到底經歷了什麼,現在生活是以一個禮拜、一個禮拜為單位計畫,二個月後會在哪裡,我也不知道。」紐約時間一早,二十八歲的Emily 穿著白T,從視訊另一側探頭。今年三月,來自台灣,目前在紐約的Emily為一家DeFi (去中心化金融)公司做的宣傳動畫,拍出三一○顆以太幣(約五二.五萬美元)的天價,競標激烈,幾位買家臨時組隊才共同買下。一位女性創作者,在加密貨幣圈引起這麼大的迴響,拍賣所獲款項還全用於幫助因疫情影響或遭歧視的亞裔,立即吸引媒體關注。


▲今年周建安賣的一幅NFT作品,20.9顆以太幣(約新台幣200萬元)。


▲90後的周建安,北藝大動畫系畢業。

NFT究竟是什麼?一種數位藝術的線上拍賣嗎?「NFT 賦予創作『擁有權』的意義,也是數位世界第一次能把東西資產化的方法。」台灣最大音樂內容數位收藏交易平台Oursong創辦人吳柏蒼解釋。以音樂來說,網路出現後,再厲害的作品在電腦上都能被無限複製,因此變得廉價,頂多賺一些版權費,盈利模式由網路巨頭把持,創作者除了賺流量分潤,大多靠名氣接業配。

NFT透過區塊鏈技術,可以查驗誰手上作品才是正版,該作品又經過哪些交易,且具防偽的特性,這實現以往網路難以企及的商業模式:標記擁有權的同時,又不壟斷流通。也就是說,Emily的動畫,任何人在網路搜尋都能看到,但在區塊鏈上,Emily的動畫NFT擁有者,已從Emily改為得標者。


▲Emily的新世界價值觀:「如果我的創作幫你了解加密貨幣,我很開心。如果我的創作幫你賺錢,我很開心。如果我的創作讓你開心,我很開心。」(Emily提供)


▲Emily為DeFi公司做的宣傳動畫(左下為QRcode),拍賣所得310顆以太幣(時約52.5萬美元)全捐給過去1年因疫情影響或遭受歧視的亞裔美國人。(翻攝推特)

Emily可以通過作品獲利,也不用擔心作品無法分享。而NFT 像是具有加密功能的引號,引號內可以是你做的一首歌、你的照片、一份文件或任何東西。

區塊鏈之所以能在沒有第三方、中央監管的情況下做到防偽,必須回到二○○八年。雷曼兄弟倒閉時,引爆金融海嘯,也點燃一群人對去中心化金融機構的不信任,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比特幣之父中本聰提出點對點(Peer to Peer)傳輸的交易系統,承諾一個公開透明的網路世界, 沒有隻手遮天的第三方,只有運算與礦工,確保每一筆交易一旦生效,全世界的節點都會留下紀錄,任何人都能看到,無法被任意竄改。

過去十年,在幾乎影響現實不大的平行網路,大量傳輸、存儲在節點的是加密貨幣,專業說法是「同質化代幣」,如比特幣、以太幣。二○二○年,一場疫情,NFT隨著大品牌、大明星的應用與加入,以及崛起的幣圈新富,火熱起來。

其中,影響最直接的就是動畫、3D設計師、插畫藝術家這些過去在業界累積一定知名度,卻無法將自己作品變現的創作者。《鏈新聞》總編輯官有訓觀察,「之前他們只能畫場景,完成別人(業主)交辦的配件,才能賺錢。現在他一樣創作,但把它放到網路上面變成NFT自雇,這改變很多人的生活。」

美國最有名的朗格盧瓦(Victor Langlois),就從破產高中生變成百萬加密藝術家。台灣潮流藝術家周建安,在IG有七萬多粉絲,喜歡潮牌、潮流藝術的年輕人大多認識「CA CHOU」的名字。去年疫情,案子陸續取消,他靠自創服飾品牌與玩股票增添收入,年初,朋友介紹NFT,他陸續賣出作品,其中最高以二○.九顆以太幣(約新台幣二百萬元)。

畫風科幻,打扮酷帥,周建安不是,跟他一路走來的創作路有些反差。來自高雄傳統家庭,國小、高中都是美術班,大學推甄上北藝大動畫系,畢業找工作不易,他先在一家香港動畫電影公司畫場景,案子結束到廣告動畫公司,薪水同樣約三萬元,經常加班,但商案滾動快,可以一直接觸新領域。之後饒舌廠牌顏社請他設計巡迴演唱會的海報,名氣漸開,才開始自己接案。

靠畫維生,周建安將創作、商業分得很清楚。他熱烈跟我們分享NFT各種平台、專案、玩法,深入台灣NFT論壇才知道,他希望幫更多創作者找到機會,「NFT改變很多人生活, 讓很多人致富。我看到一個專門畫背景的,現在賣超好…三年前,一個加拿大做音樂的網友私訊問我如何畫圖,現在他是拍賣價值最高的在世加拿大藝術家,不但有拍賣公司做經紀,也開始PO藍寶堅尼的車子。」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64期

本文摘錄自‎

不只是暴富 NFT新世界拓荒記

鏡週刊

2021/第2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