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加持 人造肉搏戰

弘陽食品一九九六年便推出人造肉,一直被定位為素食,美國人造肉廠Beyond Meat比它晚十三年成立,卻在世界首富比爾蓋茲投資上市後,人造肉一夕爆紅,此刻謝奇峯盼了二十四年。

好勝心強的他接手父親的肉鬆食品廠,想做更大,全面改賣素食帶來生意顛峰,少年得志卻被倒帳五千萬元差點倒閉。此後他分散風險,不再讓單一客戶成為最大,今年產品上架到便利商店與星巴克,總算擺脫素食標籤,他可大聲正名,自己生產的是連肉食主義者都想吃的人造肉。

撰文: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編輯:陳美靜設計:高怡芬 繪圖:楊博全


▲謝奇峯是台灣最大素食產品製造商,催生人造肉製造,如今已把素肉乾等產品外銷到英、美等十多個國家。

煎鍋上的漢堡排飄出淡淡香氣,切開中心甚至有擬真肉的淡粉紅色澤。

比爾蓋茲加持 沾光起飛

弘陽食品董事長謝奇峯端出今年二月在好市多上市的蔬食漢堡排, 熱情地請我們試吃,聽我們大讚素漢堡排簡直與葷食真假難辨,他急著正名: 「不要再講素食,我們要說植物蛋白肉, 尚無嘛卡高貴文雅。」


▲人造漢堡排口感不輸葷食,很多台灣連鎖餐飲品牌今年跟風潮流,都向弘陽進貨。(冷凍蔬食漢堡排,399元/10片)

植物性蛋白肉俗稱植物肉、素肉, 又稱人造肉或未來肉,台灣人對素肉不陌生,但直至二○一九年,獲比爾蓋茲投資的美國人造肉公司Beyond Meat(超越肉類)在美掛牌上市,市場才吹起猛烈的人造肉旋風,訴求對動物與環境友善,包括美國麥當勞、肯德基和漢堡王都自去年陸續推出相關產品。

謝奇峯做人造肉二十四年,望穿秋水總算等到事業攀高峰的關鍵時刻,「三年前跟通路談上架,人家理都不理你,剛好風吹到了,帆要起飛,他們馬上找我。Beyond Meat投資者是比爾蓋茲耶, 我們怎麼跟他比,人家嘴角掉下來的, 我們撿那些就很撐了。」今年二月開始, 全家、7-ELEVEn和好市多等通路,與連鎖餐飲如星巴克皆看得到弘陽的商品, 植物肉的蔬食市場正式進入戰國時代。


▲20歲就接班家業的謝奇峯,很有生意頭腦,常想新點子幫客戶增加業績。(謝奇峯提供)

傾聽客戶需求 改良肉鬆

五十五歲的的謝奇峯出生於雲林北港,一口流利台語,不說話的酷酷模樣乍看難以親近,一開口藏不住幽默感,「我們的品牌叫Hoya,我不懂英文,但是我想好野(台語:有錢),就自己拼音。」弘陽的產品涵蓋原料素肉,與素肉乾、素肉鬆、素雞塊等加工製品, 旗下品牌有主打傳統市場的素媽媽、主攻素食海鮮的Sophie’s Kitchen,以及外銷中國的台辣子,和專賣營養棒的野菽家,代工客戶則有英國肉乾大廠King’s等品牌,去年營收三•五億元,外銷便占八成,市場包括美、英、中等十多個國家,是目前台灣最大素食產品製造商。

「只要唸得出來的葷食, 我都做得出素的,台灣素食價格這麼便宜,都是我的功勞。」謝奇峯敢霸氣喊聲,全因他是台灣首家自製人造肉的廠商,但初衷無關宗教, 「我從小的志願就是要當老闆!」父親位於雲林的食品廠「三陽」原本做肉脯、肉鬆等葷食,排行老大的謝奇峯十三歲就會炒肉鬆,對念書沒興趣,高中就讀五年,「我十八歲考到駕照就自願幫我爸當業務, 很多老闆年紀比我爸還大,年輕就是要會傾聽。」


▲謝奇峯很自豪弘陽的產品定位不再被侷限為素食,而是前景看好的人造肉。

他晚上讀夜校,白天常與美而美連鎖早餐店等客戶聊天,他才知道, 客人常抱怨三明治咬到中間才吃得到肉鬆,謝奇峯靈機一動,「我們開發出質地很細的肉鬆,讓吐司上的美乃滋一蘸,整片都蘸到肉鬆,但用量又不用增加,客戶生意變好,我的業績也增加。」 一九八○年代,台北麵包店開始流行肉鬆麵包,謝奇峯買回雲林送給烘焙業者,「我說這是台北賣很好的口味,師傅一吃就知道怎麼做,推出來大賣。」 身為原料供應商的他隨之受惠。

高中畢業的謝奇峯,二十歲就接家業當老闆,觀察力敏銳,生意頭腦動得快,他當兵時看到外省士官長常以辣椒炒麵筋下酒,鹹辣又有嚼勁的滋味深烙腦海。退伍後,他到台北農產國際食品展擺攤,不賣父親的肉鬆,反而大膽賣炒麵筋,「一九九○年代台灣經濟已經起飛,大家都會吃零食,但肉乾很貴, 豆乾又沒有滿足感,我把麵筋撕成一條一條,炒成零食,當天載上去的貨全部賣完,每天開車回北港補貨,最高紀錄四天賣到四十幾萬元。」
當時熱賣的炒麵筋便是素蹄筋的前身,還賣進連鎖零食店「小豆苗」,謝奇峯回想仍得意,「它在排行榜上賣最好,很多通路商問我,會做肉鬆,又會素麵筋,能不能做素肉鬆?其實我的想法都是被客戶追著跑出來的。」素肉鬆需從日本進口素肉加工製作,謝奇峯的原料卻被其他同行壟斷,他知道要贏只能靠自己。


▲今年便利商店開始主打植物肉鮮食產品,由弘陽提供原料,讓吃葷的人也想嘗鮮。(大口照燒植物肉飯糰,59元/個)


▲植物肉番茄義大利麵的肉排口感紮實,成了蔬食者的新選擇。(89元/份)

取得技術授權 自組機器

一九九五年他看到媒體報導台大食品科技研究所教授江文章的研究,能將植物性蛋白透過擠壓技術,轉換成肌肉絲紋理,謝奇峯很興奮想抓住機會,立刻北上請教授授權轉移技術, 但考驗才正要開始。


▲素蹄筋是謝奇峯第一個推出的素食產品,問世便熱賣至今。(240元/3包)

「我在一九九五年十月訂了機器, 一九九六年四月才發表,半年來每天都是自己一個人配料、試做,把數據傳真給教授,隔天再把溫度、水量等條件重新排列組合。」單打獨鬥的實驗日子裡,好勝心支撐謝奇峯,也因高中讀過機械,他拼裝出專屬人造肉的製造機, 讓他自豪:「我們的機器二十四小時運轉,最高紀錄是九十二天沒有休息,我不只看食品展,連機械展都看。」

在謝奇峯研發出人造肉製作前,台灣只能向日本進口一公斤四百元的素肉原料,素食消費並不便宜,但他的價錢比日本便宜一半,「前半年營收就有三千六百萬元,我把葷的全部停掉, 二十四年來每年獲利都正成長。」他也將公司改名為弘陽食品。


▲謝奇峯學機械出身,故能與台大江文章教授合作,開發機器自製人造肉。


▲植物性蛋白透過擠壓技術,能轉換成類似動物肌肉絲紋理,成為原料素肉。

謝奇峯分析,早期客戶主要因宗教信仰而來,「全世界吃素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是台灣,我有個客戶去馬來西亞傳一貫道,他開素食品工廠推廣,我出機器和原料給他,連一根勺子、一個老虎鉗和鹽巴都放進去,因為我怕他在陌生地方,臨時要什麼會找不到。」
價格優勢加上謝奇峯的膽大心細, 業績蒸蒸日上,他年紀輕輕三十一歲就嘗到成功的甜頭,「每個廠家聽說謝董來,都請我去吃飯,從中午開始喝酒到三更半夜,我禮拜一從基隆開始見客戶,喝到禮拜五還沒到台北,那時被整個食品業界捧上天,常常忘了自己。」


▲謝奇峯的3個兒子全進弘陽幫忙,希望品牌能更年輕化,不再侷限於素食的定位。

忽略風險管控 陪五千萬

弘陽成長得很快,得意忘形的謝奇峯卻忽略風險管控,二○○○年被大客戶倒帳五千萬元,差點倒閉,但愛面子的他不顯露沮喪,「年輕哪怕跌倒,我跟銀行和親友借錢,常常軋三點半支票,過五、六年公司才恢復元氣。」 問他這麼大的壓力如何排解,謝奇峯冷笑地回應:「喝醉就不會想那麼多,天天喝酒,所以我三十八歲就得糖尿病。」


▲謝奇峯很有生意頭腦,14年前建廠時,就建置太陽能發電,現在還能賣電給政府。

在次子謝一誠眼中,謝奇峯是打不倒的強人,很有遠見,十多年前就看到海外市場需求,自二○○九年出國參展爭取代工訂單,賣進華人多的美國、澳洲等國家。三個兒子為幫忙父業,也分別修讀食品、財經與外文,在弘陽負責廠務與行銷,謝奇峯搞笑地說:「不然去英國、德國都要請翻譯,一天一五○ 歐元耶。」

自倒帳危機後,謝奇峯不得不斤斤計較,他不讓單一客戶成為最大客戶, 「我的經營理念就是分散市場,單一客戶訂單不會超過我五%的營業額,單項產品不會超過二成營收,哪一家賣太多,我就會緊張,萬一他某天不跟我買呢?像最近好市多業績成長,我就趕快多接幾個代工單,來稀釋它的營業額占比,隨時要有危機意識。」同樣產品, 弘陽價格至少比Beyond Meat便宜二成以上,自從Beyond Meat上市讓人造肉更受關注,許多國外廠商、通路陸續找上弘陽,「面談現在都要排隊。」


▲謝奇峯(左)每年投資千萬元研發新品,每次都會親自試吃。

雖是素食製造廠,午休用餐,謝奇峯仍大啖排骨便當等葷食,他很堅持: 「吃肉才知道肉的咬感,調整素食味道很容易,咀嚼感要像葷食才最難做。」 因此,他很得意二○一九年參展時,全球最大的肉乾公司Jack Link’s的CEO 曾到弘陽的攤位試吃並大讚:「這是最像真肉的人造肉乾。」隨著人造肉市場成熟,弘陽客戶不再只是純素食品廠, 許多葷食廠商跟進這股風潮,例如英國最大肉乾廠King’s便請弘陽代工素肉乾, 「這個產品每年成長,成長到客戶都緊張,真肉乾會不會有一天不用做了。」

除了人造肉商品,謝奇峯為分散風險,也擴展其他產品線。

低GI營養棒 跑路行銷

因常到國外參展,他發現美國超市的結帳櫃檯總放滿營養棒,方便長途開車時充飢,但味道太甜,有糖尿病的他耗時二年研發,二○一二年推出結合糙米、薏仁等多種穀物的低GI (升糖指數)營養棒,並與雲林農民契作五十公頃土地種植原料。


▲弘陽的人造蝦外型與真蝦肉真假難辨,目前多銷往美國。


▲弘陽的營養棒主要成分為穀物,甜度低且有飽足感,成為馬拉松跑者與減肥族群的最愛。(39元/條)

他以贊助馬拉松比賽推廣行銷,算盤打得精,「我曾一年贊助快二千萬條, 花這個錢比上電視廣告還便宜,而且拿到馬上吃進嘴裡,跑馬拉松的人,如果沒吃過我的營養棒,那就是他沒跑,臭彈(台語:吹牛)。」目前他幫全球最大直銷商負責亞洲區市場代工,日產三萬條,「吃一條可以撐三個小時,你不會餓啊,就不用吃很多東西。」也賣進聖德科斯和city’super等超市通路。

謝奇峯擅於精打細算,早在二○○ 六年建廠時,便耗資五千多萬元在屋頂建置太陽能發電,「我算了一下,賣電給政府,六年就回收,將來還可賣碳權。」但他卻從未想過西進或是南向設廠,降低成本,「除了當兵二年離開過雲林,我一直都在這裡,對這塊土地有感情,加上我們幾乎是機械化生產,不需要請很多人。」工作狂也有念舊重情的一面,他規定小孩,晚上必須全家人一起吃飯,乍看是維繫感情,次子謝一誠忍不住吐槽:「其實我們很多會議,都在晚餐進行。」謝奇峯不休息,也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後記

傷身體比傷心好

謝奇峯有遺傳性糖尿病,因此研發營養棒時都是親自測試,但他很老實地說,只會在辦公室吃,「外面太多美食了。」但酒總該戒了吧?他理直氣壯地反駁:「戒酒傷心,傷心救不了,喝酒傷肝而已,保肝丸吞一吞就好了,你說是不是?」

人造肉小百科

以黃豆、豌豆或小麥的分離蛋白為製品,富含蛋白質與少量脂肪。另一製法則以動物幹細胞製造,但後者成本高,前者為市場主流。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190期

本文摘錄自‎

人造肉搏戰 弘陽食品董事長謝奇峯

鏡週刊

2020/第1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