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造食勢 Just Kitchen

三級警戒後,餐飲業叫苦連天,創立不到2年的Just Kitchen卻以僅供外送的雲端廚房,每月業績平均成長4成,還火速在加拿大掛牌上市,成為台灣最大的雲端廚房。

執行長陳星豪是在加拿大長大的台灣人,異鄉生活時,常想台灣美食為何不易跨出海外,後來碰上外送興起,回台創業的他讓1間雲端廚房容納15個自創品牌,也與米其林餐廳大三元和鬍鬚張合作外送餐點,已開18間店的他還想更快,今年擴點海外,希望在任何地方,只要動手指,家鄉味就自動到府。


撰文: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編輯:吳宜菁 設計:徐佳慧 繪圖:鄭雅紋


▲陳星豪創立台灣首家雲端廚房不到2年,業績呈現爆炸性成長,已在加拿大上市。

用餐時間一到,位於北市內湖的雲端廚房「Just Kitchen」十五台外送平板點餐機「登登登」響不停,廚房內備料、料理、包裝分工精細,無論低GI便當、滷味, 甚至寵物鮮食,五分鐘內完成出餐。僅供外帶與外送的Just Kitchen,門口清一色是外送人員,在三級警戒之下,對比附近門可羅雀的餐廳,業績不減反增。

「五月中來,熟食成長一成以上, 鮮食更快,差不多三倍。」Just Kitchen 執行長陳星豪操著不流利的中文講解。台灣出生的他在加拿大長大,回台創立Just Kitchen不到二年,全台有十八間店,今年更火速在香港與菲律賓擴點。


▲Just Kitchen自有品牌加上合作餐廳品牌共22個,外送點餐通知機多達15台,陣容驚人。


▲Just Kitchen旗下的Body Fit健康餐盒最熱賣,網站也會註明卡路里。(松露美腿謝雞宴,219元/份)

創立年餘發展快如火箭

陳星豪解釋, 雲端廚房是只接受網路下單購買的虛擬餐廳,限外帶、外送,實體空間僅有廚房,無法內用,可讓多個品牌同時運作。此概念萌芽於二○一六年,知名品牌包含Uber創辦人Travis Kalanick創立的CloudKitchens與沃爾瑪投資的Ghost Kitchen Brands等,在疫情籠罩全球的二○二○年成為最熱門的新興產業之一。因應三級警戒,這場採訪也很雲端,全程視訊。
打開外送平台,Just Kitchen旗下共十五個自有品牌,如健康餐盒BodyFit、淚牛滿麵牛肉麵和匠魂製作咖哩丼、鰻魚飯等。點一份咖哩飯,不只醬料與白飯分層,盒蓋採卡扣設計,完全不外漏,光包材就比一般的貴三倍,麵食也貼心附上回溫攻略。

身為台灣第一也是最大的雲端廚房業者,Just Kitchen還吸引米其林一星餐廳大三元、米其林餐盤推薦OrchidRestaurant蘭,以及鬍鬚張等七間餐廳聯名合作外送餐盒,去年營收八千三百萬元,已在加拿大多倫多證交所上市,今年也在德國法蘭克福證交所與美國那斯達克櫃檯市場掛牌,發展如火箭快速。

移民鄉愁 種下創業種子

陳星豪擅用數據分析市場,「台灣一年外送市場二百多億元,年成長率一一%,蠻高的,這在全世界都算是成長很快的,我們也要快,因為目標不只台灣,還有東南亞和北美。」四十八歲的他戴著黑框眼鏡,英文比中文好,談吐慢條斯理,與拓展事業的疾速反差極大。

視訊中另一位合夥人— 營運長吳得暉是美裔華人, 與陳星豪二人中文辭不達意時,負責品牌行銷的同仁便跳出來翻譯。這也解釋了Just Kitchen 能快速擴張,和陳星豪的團體戰相關。與陳星豪合夥的五位股東都曾創業、在國外長大,背景相似,六人於合夥前就認識,「股東有餐飲業出身,像溫德德式烘焙餐館創辦人麥可.溫德,也有電商、科技和金融業背景,進展才順暢。」


▲Just Kitchen是僅供外送和外帶的雲端廚房,店內完全無內用空間。

陳星豪是北軒餐飲股東之一,旗下代理品牌包括TGI FRIDAYS、德州鮮切牛排。問他為何看好雲端廚房,原以為他會理性列舉數據,沒想到卻感性道出異鄉生活的鄉愁,「我八歲跟父母搬去加拿大,在國外要吃家鄉味,除了鼎泰豐, 很難想到第二個品牌,台灣這麼多美食為何不外銷?所以我想快點國際化。」
父母曾在台灣開電影院,到加拿大做房地產買賣,陳星豪三十歲在加拿大創立投資銀行,後為陪小孩回台讀書, 二○一四年將投資銀行賣給加拿大前五大銀行。當時他觀察到外送市場雙位數成長,矽谷朋友也說美國雲端廚房概念正熱,他找來志同道合的股東合資五千多萬元,二○一九年成立Just Kitchen。

自有品牌 海量進攻熱點

不同於一般雲端廚房出租廚房給多個品牌經營外送,投入過餐飲業的陳星豪,深知自創品牌才有採購和生產優勢,利潤才能提高,而想要跨出海外, 必須快速製作大量餐點,因此以四百多坪中央廚房完成九○%料理,搭配四十坪內的衛星廚房,負責簡易加熱、組合,深入外送率高的區域。


▲匠魂製作的餐盒包裝都採卡扣設計,完全不外漏,包材比一般貴3倍。(匠魂鰻魚飯,239元/份;厚咖哩綜合雞牛丼,176元/份)

不同於一般餐廳站穩腳步才慢慢增加品牌,Just Kitchen第一年便有十二個自有品牌,包含賣刈包的K Bao、泰式健康餐「泰嗨」、珍奶茶飲Boba Mania等, 共享設備、食材與人力成本。吳得暉分析,雲端廚房可依據大數據,在不同地區與時段上架適合品牌,例如多辦公大樓的內湖區適合簡餐便當類,學區附近的公館牛肉麵賣最好,「衛星廚房不需開在大馬路上,不用漂亮裝潢,但半徑四公里內必須人口密集。與同樣營業額的餐廳相比,成本只要十分之一。」

一年多前在台灣做雲端廚房,前無古人,他們只能做中學,起初推出單價八百多元的牛排、龍蝦慘踢鐵板,品牌經理羅馨記得,「我們設定成高級會議餐盒,受眾真的不多,馬上調整成二百多元的低GI料理,就非常受歡迎。」

隨著經驗累積,也歸納出顧客能接受的最高價位,行銷副理謝彧凌說: 「二○○至二五○元接受度最高,畢竟客人只能在網路看圖片點餐,而不定時推打折、集點活動,可吸引首購顧客。」

彈性化快速調整是雲端廚房的優勢之一,陳星豪不怕失敗,「實體餐廳出發點錯了,可能會關店或重裝修,一下就三個月過去,但我們菜色或品牌不對,三十天內下架,立刻換一個,犯錯空間比較大,我們沒時間思考太久,否則沒辦法每月開一間店。」

聯名拉抬攜手星級餐廳

Just Kitchen 具符合法規的廚房、外送習慣數據、製程SOP化,首年就讓米其林一星餐廳大三元點頭合作,陳星豪強調,「不是把餐廳餐點硬做成外送,是一起研發適合外送的菜單,擴張客群。」聯名期間,大三元授權食譜給Just Kitchen料理、出餐,例如滑蛋蜜汁叉燒飯等外送限定,本店也吃不到。

大三元第二代吳東璿很肯定這樣互相拉抬聲勢的作法,「因為大三元不會賣這樣價位的餐盒,透過Just Kitchen做外送餐,可以打進年輕族群。」根據不同對象,Just Kitchen的合作模式各異, 有些餐廳供應半成品給Just Kitchen出餐,再另外抽成,有的僅收權利金,授權食譜給Just Kitchen。


▲淚牛滿麵的牛小排經過舒肥處理,肉質鮮嫩,裝進深又大的麵碗,方便倒湯。(熱淚盈眶秘制霸王牛小排牛肉麵,372元/碗)

至於原本就加入外送平台的鬍鬚張,又為何與Just Kitchen合作?「鬍鬚張在濁水溪以南沒分店,我們等於是幫忙在高雄開分店的概念,也測試高雄人喜不喜歡北部的滷肉飯。」為了煮出鬍鬚張認可的白飯,吳得暉還借鬍鬚張的飯鍋到央廚測試一個月,才解決口感差異,滷肉則由鬍鬚張提供。

在吳得暉眼中,陳星豪很有遠見, 「把鬍鬚張帶過去香港店,是他的想法。」這是陳星豪做餐點外送的體悟,「好吃的餐廳很多只有一間,超出外送區就叫不到,如果透過我們能點到,是我最想做的。」彷彿遠在天邊的雲端廚房,其實是飄得更近,讓距離不再是問題。

今年陳星豪預計展店至二十三家, 他坦白地說:「上市後,投資者多了, 會有期待。」拍照這天,原本居家工作的他難得進辦公室,馬上和同仁開會, 一刻都停不下來,不諱言隨時調整修正腳步,唯有速度,唯快不破。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52期

本文摘錄自‎

雲端造食勢

鏡週刊

2021/第25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