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台灣人火線救援直擊

俄羅斯侵犯烏克蘭至今,已有超過三百萬名烏克蘭人被迫逃離家園,形成歐洲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其中二百萬人湧入鄰國波蘭。此刻,波蘭人掏腰包、開家門、收難民,收容者與被收容者裡,皆有台人身影。本刊赴波蘭現場,訪談在地的台灣社群,其中有到烏克蘭為了結婚,最後卻目睹槍擊、穿越轟炸抵達波蘭的台烏家庭;也有全家動員,捐錢找錢、募運物資、迎接難民、甚至替難民找工作的台波家庭。

台灣並非烏克蘭,在烏俄戰事未歇、兩岸敏感神經再度被挑動之際,他們展開行動與思索。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人道危機。圖為波蘭邊境Korczowa關口,難民即將被送往其他地區。



三月第二週,我們抵達華沙中央車站與鄰近的華沙西站,大批烏克蘭難民已被分流至波蘭與歐洲各地。車站裡,成人忙著安置孩子與寵物,幾名幼兒追起竹蜻蜓。冷冽空氣裡有甜鹹蒸氣,難民領取粥液熟食,亦有不少難民在此排隊、辦理免費手機門號。車站詢問處旁,十數件毛毯整齊堆好,不時有難民取走或摺好放回。從街邊LED招牌、民車旗幟,到幼兒抓拎的布娃外衣,滿城盡帶藍與黃,是眾人無需言說的默契。

打親子訴訟 竟遇上戰爭

「我買了食物、日用品、給孩子的玩具,剛來的時候,我一直在哭。」法裔波蘭人Christine暫停在法國的工作,回波蘭擔任志工超過一週,此刻她身邊志工們正有序地張羅物資,難民在簍中尋找合適的冬衣。她舉起六歲難民女孩米拉送她的圖畫,上頭有烏克蘭語的謝謝,波烏兩國的國旗化作貓臉,中間夾著一顆密實愛心。

「等一下,妳是台灣記者?」聊到一半,Christine忽然問: 「能不能請妳的政府不要再對抗我們?」我尷尬錯愕:「妳知道台灣並非中國的一部分嗎?」

「哦…我知道,我知道,當然。」Christine表情複雜。我們的波蘭語翻譯忍不住補充:「中國想要攻擊台灣,就跟俄羅斯想攻擊烏克蘭,是類似情況。」Christine只是點點頭。

俄羅斯進犯烏克蘭,戰事綿延一個月。據聯合國統計, 烏克蘭難民已突破三○○萬,其中超過二○○萬人湧入鄰國波蘭。只是地方政府近日頻頻表示,收容力已達上限,急需在歐洲與全球重新安置難民。大量波蘭人掏腰包、開家門、收難民,收容者與被收容者裡,都有台人身影。

住在波蘭第四大城樂斯拉夫的台商劉易軒,收容兩個家庭,其中Daniel一家是近日經歷緊急撤僑的台烏家庭。台灣人Daniel說,多年前在北京工作,認識烏克蘭籍妻子,二○二○年初,Covid-19爆發,他先讓尚未登記結婚的妻子回烏克蘭,誰知二人竟因北京防疫規範嚴格,長期分隔二地,一年多還無法見面。在被迫分居期間,他的妻子誕下兒子,「兒子出生十個月,我都還沒見上他…我到烏克蘭,就是為了跟太太登記結婚。」

Daniel的妻子與前夫分居多年,由於在孩子出生前才辦妥與前夫的離婚手續,導致烏克蘭法院認定新生兒為Daniel妻子與前夫所生。Daniel待在烏克蘭一年有餘,除了辦理結婚,也在烏克蘭地方法院打親子訴訟。這段期間,他沒收入,只能一直花存款。「原本三月十七日是最後一次審理,會有判決書, 我們就可以去民政機關更改出生證明欄位、正式辦理我兒子的國籍申請,然後我們就可以回台灣,烏克蘭之旅就結束了。想不到,發生戰爭。」

俄羅斯揮軍烏克蘭前夕,Daniel見微信流傳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發布「關於請中國公民注意安全的提醒」等文章,馬上警醒過來,上超市狂買用水與糧食,「我買了八十公升汽油、一百公升瓶裝礦泉水、十公斤的米、十多公斤通心粉,很多烏克蘭人看到我買這麼多東西,都覺得很疑惑。我解釋:『我買這些,是為了可能發生的事。』」整間超市沒人信他,Daniel完成採購後不到十二小時,俄烏開戰。

撤僑見俄軍 被當場擊斃

Daniel待在烏克蘭一年多,儘管戰雲密布,據他觀察,周遭烏克蘭友人、妻子親戚,沒人料及戰事。「開打前,我本來已經說服老婆的姊姊,跟我們一起撤離到鄉下,如果沒打仗,再回她居住的城市奧德薩(烏克蘭南邊城市)也無妨。她本來已經把行李搬上我的車…」結果,Daniel的大姨子被辦公室同事取笑,同事笑她怎麼那麼傻?俄羅斯和烏克蘭是親兄弟,哪有可能打仗?最後,大姨子也笑Daniel想太多,把行李從車上搬回家。不到幾日,烏俄開戰,俄軍轟炸位於黑海口的奧德薩, 她嚇壞了,被困住整整兩天,才逃上朋友的車。

戰事開打,Daniel與妻子、兒子在妻子老家,中部偏東城市佩特羅沃待了幾天,最後帶著妻兒趕上基輔台灣貿易中心主任徐裕軒安排的撤僑專車。彼時Google Maps拒當俄軍幫凶, 關閉部分即時路況與導航功能,Daniel沿途哨點所見,所有路牌都被烏軍摘除,「因為烏軍不想讓俄軍知道前進的路線。」

撤僑專車穿越空襲,他們數度聽見迫擊炮聲,肉眼看見迫擊炮的煙,「從聲音判斷,距離我們二、三百公尺,整個車窗都在震。車上的大家都很安靜,沒有人說話。」他一度見到偽裝成烏軍的俄軍,意圖駕車衝過檢查哨,結果遭烏克蘭邊境士兵當場擊斃,他形容槍響如鞭炮,玻璃起霧結霜,他仍清楚見到遭擊斃駕駛車窗上的彈孔。


▲烏克蘭難民湧入波蘭,華沙已達收容上限。圖為烏克蘭難民夜宿華沙中央車站。



波蘭援烏 像香港與台灣

不到一個月前,Daniel帶著妻兒逃到波蘭,舉目無親,在臉書群組尋求協助。劉易軒主動表示願意安排借宿,安頓好一家後,又立刻替Daniel找工作,「要趕快幫他們辦一些本地證件,大量烏克蘭人湧入,找工作一定動作要快,後面人會愈來愈多,行政系統會塞住。」如今Daniel已找到工作,他過去任管理職,月入近新台幣二十萬元,如今在波蘭餐廳做內場,每天工時將近十三小時,月薪約三萬元,就為等待一張兒子的出生證明。

台灣人蘇菲定居波蘭十五年,職業是中文教師。開戰後,她問學生們,怕不怕戰爭?幾個女孩說怕,男孩大多說還好。蘇菲活躍於臉書社群,「我組了一個社團,我們教自己的孩子中文,我跟很多海外媽媽聊到,如果有戰爭,能逃到哪裡去? 逃回台灣也不安全,中共可能會打來。」「我們沒有辦法做任何事。只有他們(烏克蘭人)能救自己的國家,其他國家只能提供物資。」她自稱台灣大媽,除了物資,也主動替難民想到語言溝通需求,在網路上徵志工,開辦難民英文班。

「這個戰爭就在隔壁,我覺得這很像香港跟台灣—今天香港發生事情,台灣也會協助。」烏俄開戰後,蘇菲在臉書募款, 台灣社群踴躍捐獻,第一批就有三十多人響應;此外,來自英國、瑞士、澳洲、美國教師也有人捐款。三月十日,她購妥第一批物資,有茶包、油、穀物、義大利麵、新鮮吐司、果醬、熱可可、罐頭,近日她還替年長的難民募得一台全新輪椅。她找錢出錢,奔波購物,再將物資送達避難所、物資中心。

一名蘇菲的學生家長提供自家接待烏克蘭難民,家長轉述台人火線援烏波蘭直擊烏克蘭難民母女說法,家鄉男人們都沒有防彈背心,希望買一件給家人。蘇菲把需求轉述給台灣友人,她的小學同學立刻表示願意贊助。目前,她已協助購買夜視鏡、防彈背心,也研究了一條送物資進烏克蘭的相對安全途徑。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86期

本文摘錄自‎

波蘭台灣人火線救援直擊

鏡週刊

第28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