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士駿:台灣將成下一個矽谷

專訪YouTube創辦人 2千位超級創投科技菁英回台

陳士駿:台灣將成下一個矽谷


肺炎疫情衝擊全球,防疫有成的台灣已成為全球超級菁英的聚集地。榮獲國發會核發首張「就業金卡」、計畫引進矽谷資源翻轉台灣的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上週五(十五日)接受本刊專訪時透露,至今已有二千名旅外菁英因疫情返台,「走在台北街頭,就像走在矽谷,隨處都能遇見熟人。」他直言:「如果政府能掌握機會,台灣絕對可以成為下一個矽谷。」

撰文:江星翰 攝影:林育緯、楊弘熙、陳俊銘 編輯:吳宜菁 設計:高怡芬


▲YouTube吸引全球超過20億人觀看,Google母憑子貴擠進兆美元俱樂部。(達志影像)

陳士駿小檔案
出生 1978年8月25日
家庭 妻朴智賢,育有2子
現職  矽谷台灣幫成員、SparkLabs Taipei合夥人、DRACO技術長
學歷 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電腦科學系肄業
經歷  YouTube共同創辦人兼技術長、AVOS System和Nom共同創辦人 

「許多矽谷人攜家帶眷回台, 把公司、員工、經驗和資金都帶回台灣,我要搭建台灣與矽谷兩地的橋梁,以矽谷經驗和新創資源打造『台灣矽谷』。」曾在美國矽谷打造全球最大影音平台「YouTube」的創辦人陳士駿,上週五維持一貫的牛仔褲休閒裝扮,一頭亂髮抓得有型,還戴著耳環,露出親切的招牌笑容,接受本刊專訪時肯定地說。

新創大鱷 返台獲金卡

今年四十三歲的陳士駿,二○○五年以創投資金一一五○萬美元(時約新台幣三.六億元)成立YouTube,隔年Google豪撒一六.五億美元(時約新台幣五二八億元)收購,這筆驚人的交易案,不但讓這位台灣囝仔躋身百億富豪,更成為繼Yahoo創辦人楊致遠之後,第二位網路界的台灣之光。

八歲移民美國,旅美超過三十年, 陳士駿談吐不時流露出爽朗且直率的洋派作風,卻為了小孩教育,在二○一七年萌生離開矽谷的念頭,二年前正式搬回台灣,定居台北。為了迎接這位矽谷創業圈大鱷,國發會不但列為頭等大事,還高規格發出第一張針對外籍專才留在台灣所設計的「就業金卡」。

菁英回流 宛如小矽谷

去年初,肺炎疫情爆發,截至目前為止已奪走全球超過二百萬人性命,歐美先進國家幾乎淪陷,防疫有成的台灣成為全球少數能正常生活的樂土,也吸引眾多海外菁英返台定居。據國發會統計,去年核發了一三九九張就業金卡,創下該卡上路三年來最踴躍的一年, 其中超過三成領受者為來自疫情最嚴峻的美國。

陳士駿說:「現在走在台北街頭,就像走在矽谷,隨處都能遇見熟人。包括Twitch的Kevin(林士斌)、Jameson(徐旭明)、Phil(陳信生)都搬回來了。」


▲為鼓勵超級菁英回台,國發會2018年核發第一張「就業金卡」給陳士駿(右)。左為時任行政院長的賴清德。(國發會提供)

至今已有二千名旅外菁英因疫情返台,尤其是矽谷台裔菁英更是一批批回台。像取得就業金卡二號的矽谷連續創業家徐旭明(Jameson Hsu),他創立的電玩公司Mochi Media,成立五年就被中國盛大遊戲以八千萬美元(約新台幣二二億元)高價收購,共同創辦的APP開發工具Pieceable software,二○一一年又被臉書收購,去年三月帶著妻小回台定居。

還有知名電玩直播平台Twitch共同創辦人暨營運長林士斌、華納兄弟遊戲推手江詞源、電玩吉他英雄創辦人黃中凱和黃中彥兄弟,以及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的外甥、Race Capital合夥人陳信生,都是創業有成,握有矽谷人脈的富豪新創家。「現在的台灣就很像矽谷。」陳士駿笑著說。

只不過,即便拿了首張就業金卡, 陳士駿回台還是水土不服。「以外國人到銀行開戶為例,先要吃力地閱讀合約細節,簽名後還得擔心能否通過行員審核,整套流程比美國開戶還麻煩。」陳士駿搖著頭說。

政府公文只有中文,沒有英文,填完表格還要蓋章,再耐心等待公文往返,台灣從申辦個人證件、申請手機門號、辦理銀行開戶到公司註冊,一關比一關難。「對比香港和新加坡,辦理任何業務都比台灣容易,任何事情透過線上申辦,大概半天就能解決,這點台灣應該學習。」陳士駿衷心期盼政府能夠改善。

化時為機 進駐小巨蛋

海外菁英大舉返台潮,外人認為台灣被當成防疫避難所,不過看在陳士駿的眼中,卻是台灣的大好機會。「如果政府能掌握機會,台灣絕對有機會成為下一個矽谷,整體新創將大幅超越過去十年表現。」陳士駿直言。

陳士駿以矽谷為例,Goolge共同創辦人Larry Page就是他在矽谷的鄰居, 矽谷之所以被公認為全世界最好的新創培育基地,背後有源源不絕的資源、人才和資金,但他認為在矽谷真正成功的關鍵,是找對人、問對事。「在矽谷遇到大小麻煩事,十五分鐘就能找到合適對象解惑。」陳士駿認為:「如今全世界最好的工程師、新創家、創投家在台灣,這是很好的開始。」

為了協助台灣掌握百年難得的機遇,陳士駿也結合一群志同道合的台裔菁英,希望替台灣多做點事。「串聯同樣來自矽谷的台裔菁英們一塊建立『台灣矽谷幫』,並進駐台北小巨蛋的科技新創基地,扮演輔導台灣新創的角色。」陳士駿表示。

「台灣不論是工程師或設計師,人才水準很高,卻只有Gogoro和Appier兩家獨角獸公司。」為了解新創界的根本問題,陳士駿回台後,利用半年時間走訪新創公司,並針對有潛力的新創公司,以一對一面談方式找出問題,「不是聊天,是一起找出解決之道。」

無意西進 瞄準全世界

陳士駿直接點出台灣新創圈的盲點,「大家看太多高科技、新科技的報導,都以為要推出耳目一新的產品才叫新創。」

陳士駿強調:「新創是為了解決生活上的問題,從矽谷培育出來的Apple、亞馬遜、Google、Facebook、特斯拉都沒例外,像YouTube原先是影片約會網站,只想解決日常最簡單的問題,問題解決才有成功的機會。」

陳士駿也找到台灣新創的致命傷, 「新創圈眼裡只有中國,看不見全世界的大市場。」陳士駿舉例,東南亞過去十年幾乎沒有新創公司,但近年新創潛力大增,像是成立近八年、遍及東南亞各國的新加坡叫車公司Grab,已成為Uber勁敵。

陳士駿呼籲:「多數人仗著語言和文化的優勢,視中國為主要市場,卻不知最大商機是放眼全世界,就像台積電從未重押單一市場,不畏懼國際挑戰, 持續擴大投資,才能站穩今日國際地位。」問起他是否有計畫挑戰中國市場, 陳士駿爽快回應:「不會!我又不熟中國市場,若遇到問題怎麼解決?」科技圈都期待陳士駿回台後,能再推新創之作,但他在專訪時直言:「不會了。未來不會成立新創公司,也不會成立新公司。」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25期

本文摘錄自‎

陳士駿:台灣將成下一個矽谷

鏡週刊

2021/第2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