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電影《角頭2》抽生死籤 揭槍擊館長內幕

檢警偵辦網紅館長陳之漢遭槍擊案,上週拘捕竹聯幫寶和會10名成員,因該會幹部施俊吉案發前曾密集以iPhone手機的FaceTime功能聯繫槍手劉丞浩,且曾交付數十萬元安家費給劉的國中同學,遭檢警認定教唆殺人,將他聲請羈押獲准。此外,劉透露,幫會仿效電影《角頭2》情節,以抽籤決定誰來執行槍擊館長的任務,他因抽中生死籤才負責行凶。至於到底是誰買凶殺人?動機為何?仍待檢警進一步釐清。

撰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編輯:編務組 設計:美術組


▲網紅館長陳之漢八月底遭槍擊、身中三槍,所幸無大礙。(翻攝畫面)

新北市刑警大隊與刑事警察局偵辦網紅館長陳之漢遭槍擊案,上週針對竹聯幫寶和會發動搜索,帶回會長林修伯、副會長梁智勝、重要幹部施俊吉及許祐銓等十人偵訊,新北地檢署複訊後認定施、許二人涉嫌重大,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林、梁二人則因另涉擄人勒贖等案,分別以二百萬元、一百萬元交保。

破解手機單向密集聯繫

其中,施俊吉的角色最為關鍵,因為他與槍擊館長的槍手劉丞浩在案發前有密集通聯、資金往來,甚至還曾交付數十萬元疑似安家費給劉的國中同學,就連劉的律師也是施幫他找的。

本刊調查,劉丞浩八月二十八日凌晨槍擊館長後,立即向警方投案,警方查扣他的iPhone XS手機,八月二十八日中午就將手機送到刑事局研發科進行解密。警方用以色列資安公司Cellebrite的破解軟體解析,僅花了一天,就在隔天下午解鎖。

專案小組發現,劉丞浩持有的手機是一支中古機,今年七月中旬才剛啟用,劉辯稱是自己的一名女性友人所有,但是警方懷疑,他可能是到台北市萬華或新北市三重的跳蚤市場購買,由於並非新機,警方查證使用者來源相當困難。

警方分析通聯發現,劉丞浩第一次前往館長健身房、事後與館長發生性騷擾衝突前一週,都與施俊吉用手機的FaceTime功能多次連繫,警方研判,這是寶和會計畫性的安排,先由劉性騷擾館長,引發館長嗆聲肉搜,以合理化劉開槍洩恨的說法。

此外,專案小組還發現,都是施俊吉打給劉丞浩,查無劉回撥的紀錄, 二人聯繫較頻繁的時段,分別為性騷擾前一週及槍擊案發生前一週,平均一天通聯至少二到三次,一週約有二十次通聯,懷疑二人是在進行沙盤推演。雖然只有單向聯繫,也無法得知具體通話內容,但行為上可解讀二人是「主從關係」,施俊吉是大哥、劉丞浩是小弟, 劉被動聽命於施,由施下達命令。

Tiger身分並未即時釐清

詭異的是, 劉丞浩開完槍之後,立即用FaceTime功能撥打一通電話給「Tiger」,但對方並未接聽,由於Tiger的通訊錄早在手機內建置好,因此,被檢警認定是劉「通報已完成開槍」之舉。

刑事局在專案會議曾建議儘速釐清Tiger的身分,但未獲新北市刑大認同, 甚至在上週收網行動中獨獨漏掉Tiger。

專案小組成員告訴本刊,Tiger很可能是關鍵人物,未在第一時間釐清,恐將導致案情出現破口。專案小組還透露,劉丞浩多次用該支手機聯繫一名郭姓寶和會成員,二人的通聯紀錄內容,像是正常朋友,也時常會約見面,除了用FaceTime之外,劉也會用微信和郭聯繫,但內容多半是聊天、打屁,為了釐清二人見面都聊些什麼,警方上週的搜捕行動也特別把郭帶回問話。
「劉丞浩的通訊錄中,建檔最完整的是郭姓女律師。」專案小組說,她的資料包括電話、電郵、地址通通都有, 顯示劉認識或極信任郭律師,也知道一出事就要打給郭、找她陪做筆錄,而郭正是施俊吉幫劉安排的,但專案小組懷疑,這可能是故布疑陣。

脫罪手法似立院槍擊案

專案小組分析,上週發動搜索時,這些被帶回偵訊的寶和會成員幾乎都已找好律師,早有應付檢警的劇本,其中施俊吉聘請的律師,就是他當年涉及立法院旁槍擊案時,委任的同一個事務所律師,並非幫劉丞浩安排的郭姓女律師。

檢警懷疑,劉丞浩在槍擊案發生當天聘請的郭律師只是煙霧彈,因施俊吉深知,劉投案後,警方、媒體一定會去找郭或郭的事務所,不會這麼快想到此案與施有關。

當年偵辦立法院旁槍擊案的刑事局警官告訴本刊,該案與館長遭槍擊案的犯案過程如出一轍,相似度超過九成。例如施俊吉與槍手勘查現場,都是戴鴨舌帽、穿深色衣服,還刻意戴上口罩, 立法院旁槍擊案就因未拍到嫌犯的臉, 監視器畫面無法當成證據,導致法院最新判決施與槍手皆無罪。

刑事局警官認為,這次館長遭槍擊案,是寶和會複製立法院旁槍擊案的模式,甚至還聘請同一家律師事務所,這種「脫罪標準流程」,讓寶和會在過去十年,包括二○一三年的立法院旁李世仁槍擊案、二○ 一六年新北蘆洲角頭「空保」劉保生槍擊案都全身而退,但他分析,這一次,寶和會可能無法如願,因為劉丞浩的心防已經動搖。知情人士告訴本刊,劉丞浩遭收押後,警方多次借提偵訊,但他的態度始終吊兒郎當,拒絕吐露真實案情,自認頂多關個三、五年,就能順利出獄當大哥、吃香喝辣,因此十分不配合。不過,警方查出,劉也涉及紅景天吸金案謝姓被害人遭綁架勒贖案,可能被判刑超過二十年,劉得知後立場搖擺,檢警目前也希望藉此突破其心防。

仿效電影抽生死籤執行

本刊調查, 劉丞浩向檢警坦承,槍擊館長的任務是臨時抽籤決定的,當時是仿效電影《角頭二》的劇情, 「誰抽中、誰執行」,他抽中生死籤,所以才由他執行,執行任務之前,他還刻意跑到夜市用空氣槍打汽球「練習」, 但真槍與空氣槍的後座力、子彈爆發力完全不同,說法令警方啼笑皆非。

專案小組分析槍擊影像,認為劉丞浩的射擊訓練不足,連基本握槍都不會,甚至在行凶前喝了多瓶啤酒壯膽, 而開槍過程「邊開邊跑」,根本像個跑龍套的戲搭子,絕非專業殺手。

此外,檢警上週逮捕寶和會幫眾的行動中,原本並未鎖定前會長「小寶」邵柏傑,但他卻在警方抓人時,第一時間將手機關機,且外傳槍擊案發生後, 他急於偷渡出境避風頭,但因沒人敢載他而作罷,他與館長槍擊案有何關聯? 將是檢警下一步追查的重點。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館長本人案發後不願配合新北市警方調查,只願接受檢方訊問,雖提供多名可疑對象,如直播同行、格鬥選手等,但專案小組調查後認為可能性不大,目前除了持續突破施俊吉、劉丞浩的心防之外,也將全面清查幕後的買凶動機及金主身分。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11期

本文摘錄自‎

仿電影《角頭2》抽生死籤揭黑幫教唆槍擊館長內幕

鏡週刊

2020/第2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