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旅大爆發的背後

國人無法出國所累積的旅遊需求,加上政府從七月一日啟動的國旅補助,國內旅遊瞬間爆炸,知名景點人山人海,離島班機班班客滿,國內旅遊突然出現前所未有的榮景。


▲國內旅遊業本質極為碎片,沒有國際競爭力,轉型升級困難。而政治人物逢災就拿稅金補貼,靠政策補助刺激,充其量只是打平而已。

生意爆紅當然是好事,不過國內旅遊長期遭到詬病的問題,也無法遮掩地暴露出來,交通壅塞、景點碎片、到處都是長得相似的老街與夜市、略有特色的旅館價錢昂貴、整體旅遊體驗性價比偏低。總而言之,台灣一直是「旅遊出超國」,即使這幾年政府衝刺一千萬人次的入境觀光客目標,整體觀光產業的海外支出還是遠遠超過國內收入,今年碰到疫情撿到了一次「出口替代」的商機,賺的是百年一次的瘟疫財,而且還是靠政策補助刺激,業者收到鈔票的另一面是財政赤字增加,整筆算盤打下來,充其量只是打平而已。 雄獅旅行社是台灣最大的旅遊服務業者,這家公司的困境剛好就是台灣旅遊困境的照妖鏡。雄獅旅遊的服務品質堪稱優異,經營格局超越同業,旅行社核心事業之外,還有高檔的遊覽車隊、推廣旅遊文化的傳媒、創意餐廳、科技網路、海外分公司遍布全球,三千五百多名員工像蜜蜂、螞蟻那樣拚命, 去年營業額超過三○○億元,繳完稅後只賺二•四億元。今年海外旅遊全掛,董事長王文傑力圖保存團隊,主管減薪、不裁員、爭取政府補助、還設法轉回頭爭取國內旅遊,但是今年六月的業績照樣崩盤、剩下去年的五%(年減九五%),上半年累計營業額比去年少了一○五億元。

雄獅旅遊無法「外銷轉內需」,因為國內的旅遊產業本質極為碎片,核心是攤販、小商家、個體民宿,而且越來越仰賴政府的補助,賺的都是蠅頭小利,長期投資升級服務的能力很弱, 幾年前陸客狂潮建立一些旅遊服務體系,卻被陸資綁架成遭人詬病的一條龍壟斷,沒有產業升級、反而司機過勞車禍頻傳。國內旅遊業的病灶,說白了,跟台灣的小農是同樣的架構,大家都守著小小的幾分地,吃不飽、餓不死,無法升級服務,沒有國際競爭力,政治人物為了短線的選票,逢災就拿稅金補貼,卻沒有能力改變小花小草的產業生態,不會綠樹成蔭,無法永續。

轉型升級當然是困難的,不過,人民納稅給政府,就是要政府處理困難的任務,去年台灣觀光產值占GDP比重僅四• 五%,蔡英文政府如果真有心,應該以全球平均數一○•三% 為目標,藉著雄獅旅遊等龍頭自身需要轉型的契機,推動國內旅遊產業的企業化與規模化經營。願景很簡單,一個好的觀光旅遊產業猶如森林公園,要有林蔭大樹,也要有美麗花草,掌握新冠肺炎給我們的契機,做對了,國旅爆發就不是曇花一現的煙火。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198期

本文摘錄自‎

國旅大爆發的背後

鏡週刊

2020/第19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