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扮納粹,是因「軍國主義」仍存台灣校園中?

新竹光復中學納粹變裝秀引起各界批評,包括總統府也公開為此倒歉並究責。各方撻伐卻引來光復中學學生的反擊,他要挺校長,稱自己並沒有錯,並質問蔡英文「是哪一國總統」,「修理自己的人民,自己的學生,這樣做對嗎?」這位學生還說:「我幹嘛要瞭解希特勒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我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人,我們只愛自己的國家(它叫台灣)…。」
新新聞
 

官腔官調刪經費,沒解惑

這只是光復高中其中一位高中生的說法,用它來代表全校或社會多數高中生的想法並不客觀;同時,社會也不能期待一個高中生對歷史有多深刻的瞭解。不過,令人更好奇的是,蔡英文、教育部長潘文忠,在「震驚」、「遺憾」之餘,面對一個高中生提出這樣的質疑,他們會如何回應?總統府的發言回應把事件和「轉型正義」聯結。大多數的人應該不會這麼深刻地思考到裡面存在這種聯結,而是像那些學生、他們的老師與校長,不覺得這個事有這麼嚴肅。學生們只是想把一個表演做得最好,模仿的對象是希特勒或李小龍,他們也許沒什麼感覺,那只是他們表演的一個元素。很可惜,蔡英文與潘文忠喪失了一次最好的機會教育。「震驚」、「遺憾」、「究責」、刪學校經費,這些都沒辦法釋疑那位學生在網路上提出的諸多不解。說穿了,這些「教育大家長」們的官腔官調只能用來嚇阻下面的教育小官僚,要他們不敢再造次,但沒有能解決學生──甚至校長與老師──的疑惑。如果上位者真得覺得自己是「教育大家長」,如果他們能親自出面、來到這所學校告訴學生們,為什麼一個土生土長愛台灣的人,有必要「去瞭解希特勒這個不行那個不行」,而且說服了他們。那麼,他們就是為這些高中生上了一堂轉型正義101入門課。

教育環境中的軍國主義元素

潘文忠的「震驚」其實讓人更震驚──難道這位教育大家長不知道,在台灣中學教育環境中還存在太多軍國主義元素,要培養出這種變裝模仿希特勒的學生與老師並不讓人「震驚」。如果說有讓人「震驚」之處應該是:這些軍國主義元素是官方教育體制認可存在的。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台灣到現在各高中都還有軍歌比賽。學生唱軍歌,毫無疑問是軍國主義教育的產物,蔣介石政權向納粹、義大利法西斯以及日本軍國主義取經,把軍國主義精神灌注到中國、台灣的國民教育。同時,再藉教官進入校園來控制學生思想、動員學生愛國情緒。舉個例子,到目前還是很火紅的軍歌··· 閱讀更多
新新聞

本文摘錄自‎

學生唱軍歌和扮納粹有何不同?‎

新新聞

2016/12月 第15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