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置撤回僑民 各國防疫比一比

法國最人性 隔離在度假村 享受陽光海景

台灣將派包機撤回滯留在武漢的台灣人,撤回的國人會被安置在何處,是否能顧及防疫和人道,引起很多討論。目前已有不少國家自武漢撤僑,其中以法國的做法最為人性,澳洲將撤回的僑民集中在過去拘留非法移民的耶誕島,則被批評太冷血,美國安置在空軍基地宿舍,受訪的被隔離者表示像住旅館。 【編譯季晶晶/綜合報導】


法國武漢撤僑被安排在南法濱海度假小鎮度過14天隔離期。 法新社

法國包機自中國武漢接回去的僑民,被安排在隆河口省馬賽南方30公里、風景優美的濱海度假小鎮卡里勒魯埃鎮(Carry-le-Rouet)度過14天隔離期,以確保他們沒有感染上武漢肺炎。被隔離者一人一室,還可以在戶外活動,面對美麗的地中海美景,不致影響身心健康。

法國衛生部公衛署長沙羅孟(Jerome Salomon)說,「會要求被隔離者量體溫、戴口罩。」

鎮長蒙塔尼亞克(Jean Montagnac)日前表示,當局決定隔離地點之前,並未先徵詢卡里勒魯埃鎮官員的意見,他是經由「媒體告知」。他說,鎮民最初獲知消息時驚惶失措,紛紛致電他的辦公室問該怎麼辦。

據沙羅孟的說法,卡里勒魯埃鎮入選是因為「風光宜人」和「場地充足」,「不可能把沒生病的人關在拘留中心」。

法國隔離自武漢返國僑民的時機,正值卡里勒魯埃鎮傳統的海鮮月慶典活動,每年都能吸引眾多遊客前去。但蒙塔尼亞克說他不擔心:「如果真的出現(感染武漢肺炎的確認)病例,他們會被限制在幾乎無法接觸到的地方。」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武漢封城,法國、中國與歐盟三方經協調,由兩架專機協助法國與歐盟公民撤離武漢。

周日(2/2)降落在伊斯特爾-勒圖貝空軍基地的是第二架專機,上面載的254人分屬30國籍。其中64人是法籍,會在卡里勒魯埃或普羅旺斯艾克斯附近的法國消防官學院進行隔離。

60名非歐盟國家人民,分別來自巴西,墨西哥、喬治亞、盧安達等等,也會在法國隔離,其他歐盟國家僑民則回到各自國家。約20人有武漢肺炎疑似症狀,要留在空軍基地直到檢測出是否遭感染。

載有180名法國人的第一架專機上周五已經抵達,有一人出現症狀,被送到馬賽醫院檢測,其他人則到卡里勒魯埃附近與世隔離的度假中心隔離。法國目前有6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

根據法新社報導,除了80人的醫療團隊外,卡里勒魯埃鎮當地的紅十字會會動員近百名志工與員工,協助隔離作業後勤補給與衛教宣導。
美國空軍基地像旅館 可遠距工作

【編譯馮克芸/綜合報導】因2019新型冠狀病毒而從中國大陸武漢撤回美國的第一批美僑,被安置在在加州河濱郡馬區空軍基地(March Air Reserve Base),撤僑之一的美國民眾麥考伊(Mattew L. McCoy)1日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說,他在基地內仍可遠距工作,兒童則在戶外遊玩。

美國首批撤僑在美西時間1月29日早上,抵達加州洛杉磯東方約100公里的馬區基地,美國政府起初要求這批人在基地內隔離3天,但到了上周五(1月31日),政府下令隔離時間延長為14天。目前尚無撤僑出現感染武漢肺炎症狀。

根據維基百科收錄的美國2010年人口普查資料,馬區空軍基地面積約31平方公里,最高點海拔468公尺,人口1159人,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37人。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醫師奈特(Nancy Knight)說,撤僑安置區就設在空軍基地的中央,另一位C D C 醫師布蘭登(Chris Braden)則說,撤僑留宿當地,享有醫療照護,並接受病毒檢驗,「他們都希望知道自 己的狀況。」

河濱郡公衛單位發言人說,撤僑在基地內住的是類似旅館的房舍,可散步及運動,有些人戴著口罩。

美聯社電話訪問到其中一名撤僑麥考伊,他擔任主題公園設計人員,定居上海,在出差至武漢時因封城措施而受困。

他說,對於美國政府隔離政策,「我們都很放心」;他在自己的房間內,可以把電腦連上電視螢幕,繼續工作,兒童則在戶外遊玩。

麥考伊還說,所有撤僑皆樂意待在當地,確保自己和大眾健康。

美國官員2月2日宣布,第二架撤僑包機已從美國啟程,預定2月3日搭載第二批美僑返國。


澳洲耶誕島移民拘留中心的醫療設施。 歐新社

澳洲超狠心!送耶誕島拘留中心

【編譯徐榆涵/綜合報導】澳洲廣播公司報導,中國大陸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各國紛紛展開撤僑行動,近300名澳洲人今天(2月3日)已搭乘澳洲航空包機離開武漢,該航班將把這些人從西澳送至耶誕島。

澳洲航空執行長喬伊斯說,機上載有約270名乘客、14名機組員、四名飛行員和澳洲衛生部官員。

澳洲航空一架波音747客機今天(2月3日)上午從武漢起飛,預計今天(2月3日)稍晚抵達埃克斯茅斯(Exmouth),此次撤僑行動為兩次中的首次。

之後,這些被撤僑民將在耶誕島上幾乎空無一人的移民拘留中心,與一團隊的醫師和護士度過兩周隔離期。

滯留武漢的一些澳洲人拒絕離開,選擇等待,而非接受這條不能直接回家的路。三個孩子的母親、雪梨居民曾小姐(Gloria Zeng)本來不太情願離開,直到包機起飛這天才改變主意。

曾小姐說,「丈夫給我很大的壓力。他說情況不太好,其他國家都開始關閉邊境。他說,要是我留在這裡,可能需要花好幾個月才能離開武漢,所以他開始感到非常緊張」。

不少被撤離的澳籍孩童家人也擔心,耶誕島的醫療設施和衛生狀況都對孩童不友善。部分家庭表示,他們寧願留在武漢,也不願見他們的孩子被送到耶誕島的移民拘留中心。目前至少有140名澳洲孩童被從武漢撤離。

另名來自雪梨的劉小姐說,「我們不是囚犯,政府怎麼能這樣做,讓我們留在拘留中心,而非適當的醫療機構」,批評政府讓他們別無選擇。

澳洲醫學協會主席巴頓表示,「我們認為撤回至以前曾收容過龐大身心創傷人群的地方,並不是最合適的方案」。

被撤僑民抵達耶誕島後,將會拆成20人一組搭乘小巴前往島上的移民收容所,據悉小巴原本是用來載送孩童上學,當地居民也為此感到恐慌。

耶誕島行政長官格里格斯說,被隔離的澳洲人將無法使用耶誕島居民使用的任何服務,且不會在島上四處走動,居民可以儘管放心。

閱讀完整內容
聯合晚報20200203

本文摘錄自‎

安置撤回僑民 各國比一比

聯合晚報

2020/第02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