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事小 經濟鎖喉致命

中國中央集權的致命缺點,在此次武漢肺炎疫情中暴露無遺,初始隱瞞,中央介入後又出手過重,錯殺無辜,為了防疫,竟然付出了經濟鎖喉的致命代價。原本在中美貿易大戰中苦不堪言的大陸台商,這次又淪為北京政府重手封城的受災戶,一月三十日台灣股市新春開盤,指數暴跌六九六點,盤中跌停家數超過四百家,全體上市公司總市值蒸發新台幣二兆一千餘億元。


台商夾在中美貿易大戰的夾縫裡兩面挨耳光,歷經武漢肺炎的災難後,撤出中國將是主流的選項。

大陸台商這個農曆年過得很辛苦,非常辛苦。台商密度最高的蘇州、昆山、廣東、深圳雖然離武漢都有一千多公里遠,確認案例很少,但是上海、蘇州等地政府在中央一聲令下,發布「落實主體責任,延遲企業復工」的命令,下令「各類企業不得早於二月九日二十四時前復工」,幾萬名台商老闆與台幹,為此徹夜無眠,手忙腳亂應付突如其來的亂局。

政府命令一刀切,看似防止了武漢肺炎的擴散,卻把台商砍得斷手斷腳,原本農曆春節都有領了雙薪的留守人員,一收假就先開工生產交期緊迫的訂單,這些留守人員沒有肺炎的可能,卻被迫完全停工;而回鄉工人春節後返工的比例年年下降,原本就是公司人資部門年度重大挑戰,如今突然多放十幾天的假,工人返廠的不確定性升高到難以掌控,越大的工廠麻煩越大,例如雇用五十萬人的鴻海,就是政府一刀切的最大受害者。
作為全球供應鏈核心的台商工廠,必須以精準穩定的生產管理系統做基石,這次大陸政府的命令猶如人造大地震,台商生產作業大亂,大陸工人薪水照領,美國買方依約扣款,大陸台商夾在中間損失慘重,難怪股票暴跌。

武漢肺炎是人禍,不是天災,病毒當然必須防堵,但是封鎖近十億人,凍結全國的正常活動,付出商業、工業與金融業的鎖喉代價,卻是難以置信的自殺行為。學校不開學,學生頂多在家裡上網玩遊戲,不會出大事,但是股市不開盤,銀行不開門,會引發跳票倒閉的連鎖金融風險,商業工業活動全面封鎖,則是現代社會從未見過的瘋狂決策。

遭逢政策大地震,台商透過各種管道反映,但是地方政府的工商、勞工、衛生單位無人敢負責,各地台辦束手無策, 往上找市委書記,要不是在開會,就是得等上級指示,所有官員寧左勿右,中央吹口氣,地方颳颱風,極權政體決策僵化的死穴暴露無遺。

武漢肺炎的決策,讓大家看到大陸官員一八○度的轉變,以前那種積極招商、繁榮地方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的官員則事事秉承上意,等待中央指示,夾在中美貿易大戰的夾縫裡兩面挨耳光的台商,退休的退休,逃跑的逃跑,這次武漢肺炎的災難,將再一次趕跑所剩無幾的台商,撤出中國將是主流的選項。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175期

本文摘錄自‎

尊封城事小 經濟鎖喉致命

鏡週刊

2020/第17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