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幼兒園 5分鐘吃不完午餐關廁所

5分鐘吃不完午餐關廁所 童畫圖泣訴:要把老師抓起來


台中市北區的「私立維也納幼兒園」(維也納)頗負盛名,家長必須提早排隊,才有機會讓兒女擠進入學窄門。不過,本刊接獲投訴,維也納竟暗藏「病態式」教學,只要孩童不聽話、愛哭鬧,甚至未在5分鐘內吃完午餐,就會被「關廁所」,接受白板尺體罰或惡毒的人身攻擊,孩童宛如被迫集中參加「體罰管訓營」。

一名孩童因此罹患創傷症候群,還告訴身心科醫生:「我長大要當警察,我要把老師抓起來。」然而,台中市政府教育局始終沒有積極作為,完全無視孩童的受教權!


剛升上小一的安安(化名),十二月二十一日見到本刊記者時眼神充滿惶恐,緊緊拉著阿嬤與媽媽的衣角,阿嬤一邊安撫安安一邊說:「她(安安)以前不會這樣,是很活潑的一個小孩,自從在維也納被體罰後,她看到陌生人就會怕,現在學校只要一換老師她就開始哭,不肯去學校。」

在維也納幼兒園飽受委屈的安安,現在只要一見到陌生人,就會躲到阿嬤身後。

被爆常將孩童帶進廁所囚禁體罰的簡姓老師,平時作風相當強悍

恐怖幼兒園

言語恐嚇禁閉懲罰


號稱「將孩子當作自己小孩照顧」的維也納,在安安心中卻宛如地獄般。本刊調查,維也納在台中市風評頗佳,聲稱擁有專業的師資以及管理,以「重視孩子生活 常規、禮儀、品德教育」、「多元化、生活化、具體化教學課程」為經營宗旨,然而,許多家長卻不知道維也納暗藏恐怖的「體罰管訓營」。

維也納共分「綿羊班」、「河馬班」、「大象班」三個班級,由於河馬班簡姓導師作風強悍,因此在三個班級中,若有孩童上課不認真、吃飯太慢、不聽話,就會被統一送到簡老師的班級中接受「處罰」。

所謂「處罰」,就是將犯錯的幼童一一「關廁所」後,有時以白板尺體罰,有時甚至對孩童人身攻擊,「行刑」完畢後,簡老師還會用言語威脅孩童「回家不准跟爸媽說,你們說了我就會知道。」導致遭到處罰的孩童滿是恐懼,又不敢說出口,每天過著煎熬害怕的日子。

據悉,曾有一名男童被老師羞辱「你這麼調皮,現在就當女生,以後都坐在馬桶上尿尿。」造成男童性別錯亂,心中產生陰影。

位於台中市北區的維也納幼兒園,在當地頗富盛名,家長得要提早排隊,小孩才有機會入學。



維也納幼兒園的萬聖節活動中,老師打扮成鬼怪取悅小朋友,豈料在孩童心中, 老師就是魔鬼代名詞。

抓門哭鬧拒絕上學

本刊記者嘗試詢問安安在幼兒園發生何事,只見的安安拿出畫筆在紙上作畫,最後竟畫出一個「宛如魔鬼的老師,拿著長尺站在一間黑暗又狹小的廁所,一旁是一個痛哭的小朋友」。她接著哽咽地介紹畫作的意象:「小朋友沒吃完飯,簡老師就是這樣。」一旁的阿嬤及媽媽聞之鼻酸,娓娓道出事件始末。

2019年一月間,安安就讀維也納大班,每當午餐時間,班導師小珍(化名)就會拿著藍色的計時器計時,要幼童們在五分鐘內將午餐吃完,若無法吃完,小珍老師便威脅幼童們要把他們送到「簡老師班」。吃飯比較慢的安安,真的被帶去「簡老師班」好幾次。


在幼稚園受到委屈的安安,有一陣子回到家後都抓著家裡的門,大聲哭喊不要上學,一開始阿嬤和媽媽以為小孩只是鬧脾氣,完全不知道安安在維也納的悲慘遭遇。

不過, 安安抓門哭泣的狀況愈來愈嚴重,阿嬤、媽媽後來發現,安安連在家吃飯也緊盯時鐘,快到五分鐘時,便開始放聲大哭;有時還會自己躲在棉被裡邊哭邊顫抖,「我們驚覺事態嚴重,一直詢問安安怎麼了,她後來才說出來,覺得學校很恐怖。」安安的阿嬤說。

身心創傷受害者眾

2019年一月十五日, 媽媽問安安:「妳是不是很怕那個簡老師?」安安聽完猛點頭,不過,她一得知媽媽要在聯絡簿告知小珍老師「希望不要再將安安送到簡老師那兒」,竟開始嚎哭大喊:「不可以,媽媽不可以寫,這樣她們(老師們)就知道我說出來了。」安安十分擔心「向爸媽告密」會再次遭到老師處罰。

於是,阿嬤、媽媽當時先幫安安請假,同時向其他家長打聽狀況,赫然發現許多幼童都曾被老師處罰過。

阿嬤透露,安安有次在學校裡受了委屈想找媽媽,同學小珊(化名)就安慰安安說:「妳不是要去外面找媽媽?」小珍老師得知後竟怒罵小珊:「妳怎麼可以叫安安去找媽媽,妳出去,去找妳的新媽媽(簡老師)。」接著小珊就被帶去簡老師「體罰管訓營」,後來也是哭著不肯上學。

「如果你們午餐沒辦法在五分鐘內吃完或做錯事,會被帶去哪裡?」本刊記者詢問另一名安安的同學小如(化名),小如回說:「簡老師班,沒吃完的大家要一起去。」小孩子的童言童語,明顯透露對於「體罰管訓營」的恐懼。

阿嬤表示,雖然安安已經上了小一,但幼兒園的陰影仍深深烙印在安安身上,「安安吃飯會一直盯著時鐘,一聽到要去上學的鬧鈴聲就大哭,對所有陌生的事情都會感到畏懼,害怕一做錯會被處罰。我們帶她去看身心科,她還跟醫生說:『我長大要當警察,我要把簡老師抓起來。』我和安安的媽實在很內疚、很心疼。」

終生陰影無人聞問

在身心科醫師開出的診斷證明書中,證實安安罹患創傷症候群,認為安安的幼稚園經驗,已嚴重影響她日後對學校、老師的信任度及安全感。心理師建議,長輩必須先了解安安在新學校的感受、經驗,才能幫助安安慢慢地提高對學校的信任感、安全感,進而重建安安的自信心。

面對女兒的委屈,安安的媽媽曾向維也納提出抗議,要求校方處置,並向台中市政府教育局申訴。園方雖有口頭道歉,卻推說純屬「老師個人行為」,之後即不聞不問;教育局則曾派人陪同家長前往調閱監視畫面,然而一聽園方回說畫面已清除後,竟也不再調查,至今無消無息。

針對維也納幼兒園教師涉嫌將學童關進廁所體罰、言語霸凌一事,台中市教育局主任祕書王淑懿表示,根據2019年一月與五月調查的結果,並沒有證據顯示幼兒園老師有上述行為,且幼兒園的監視器保存期限已過,因此沒有監視器檔案。

維也納幼兒園主任劉美娟則回應:「簡老師確實比較嚴格,但絕對不會把學生關進廁所,也沒有體罰、霸凌學生,她已經離職。」當本刊提到簡老師拿來處罰學童的工具時,劉美娟卻意外說溜嘴,承認有用「白板尺」,她除駁斥吃飯規定五分鐘一事,並指整起事件教育局已介入調查。

教師不當管教的案例頻傳,如今維也納僅因「未在規定的五分鐘內吃完飯」,就對幼齡學童進行超出「管教」的處罰,造成學童終生的陰影,教育主管單位的龜縮放任, 等同聯手扼殺國家幼苗,令人氣憤。



目前已上小一的安安,在身心科醫生以及家長的努力下,漸漸適應校園生活。

閱讀完整內容

時報周刊No.2184+周刊王No.298

本文摘錄自‎

恐怖幼兒園 5分鐘吃不完午餐關廁所

時報周刊+周刊王

2019/第2184期+第29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