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版權費談不攏 有線電視7月陷斷訊危機

頻道版權費談不攏 有線電視7月陷斷訊危機


6月初,新進頻道商ELEVEN SPORTS對大豐有線斷訊,開出有線電視斷訊風暴第一槍。本刊調查,受到中華電信MOD與線上串流影音(OTT)等業者競爭,近2年有線電視大減18萬戶,加上NCC開放跨區與新進業者競爭,引發低價搶客歪風,衍生頻道代理商與系統業者授權費爭議,相關欠款高達數億元,雖然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介入調處,但包括蔡明忠、練台生、林鴻南等頻道大亨,已先後對欠費的系統台發出通牒,若不解決將在7月斷訊,恐有上百萬用戶受害。

因頻道版權費喬不攏,引發有線電視業內戰,已有頻道代理商對系統商下通牒,7月恐出現斷訊風暴。

「小王,我家從六月開始就看不到Lamigo桃猿跟統一獅的主場賽事了,究竟怎麼一回事?」住在新北市新店的陳先生打電話問在有線電視圈工作的朋友。「對啊,因為大豐被斷訊了,聽說,七月就連中天、八大等頻道都可能看不到。」電話另一端的王先生回應。原來,擁有中華職棒、英國足球超級聯賽等轉播權的ELEVEN SPORTS與大豐、中嘉等有線電視系統商談不攏頻道版權費,經過半年談判破裂,六月一日起,先對大豐開了斷訊的第一槍。

中嘉已提告 對大豐討債

「最近中嘉也向NCC提出下架ELEVEN SPORTS申請,如果雙方還是不能達成共識,接下來上百萬用戶也會看不到中華職棒轉播。」知情人士對本刊說。

其實,有線電視頻道商與系統商的授權金爭議從未停過,去年爆發民視因授權費談不攏遭台灣寬頻(TBC)下架事件後,近期更爆出大亂鬥。

大豐有線最近除遭ELEVEN SPORTS 斷訊外,也因版權費欠款未還,遭中嘉一狀告上法院。

本刊調查,今年三月起,包括台灣地王林鴻南家族接手的中嘉、富邦集團旗下浩鳴、優視,以及擁有年代、壹電視的頻道大亨練台生,就先後向全國、北都、大豐等系統業者追討過去三到四年的授權費欠款,除了寄出存證信函, 要求NCC進行調處外,有些打算對簿公堂、甚至不惜斷訊。

NCC開放有線電視跨區經營,如北都等跨區、新進業者與頻道代理商的授權費之爭年年上演、愈演愈烈。

根據了解,中嘉旗下的全球數位已在台北地方法院對大豐提出追回二○ 一六年欠款三六○○萬元的訴訟,接下來還要追討過去三年上億元的欠款。「協調不成只好走法律途徑。」中嘉法務長趙培培對本刊坦承。大豐表示,尊重對方提訴訟的權利,已委託法律顧問處理相關事務,靜待法院釐清爭議。

其他代理商 也申請調處

大豐的風波不只這一樁,還被業內傳出三年來積欠林鴻南(中嘉)、蔡明忠、練台生旗下頻道代理商近十億元的權利金。「二○一七年大豐打算聯合龍巖李世聰吃下中嘉,想把這筆帳重新計算,但沒想到殺入林鴻南這個程咬金,欠中嘉的帳,反而因換了老闆,被告上法院。」業內人士透露。「正因三年來沒付錢,大豐還繼續播,頻道商怕有樣學樣,以後收不到錢,乾脆狠下心斷訊,逼欠費者乖乖交錢。」

大豐則表示,公司均循過往交易條受領,則依法辦理提存,並無積欠數年版權費與拒不付款。

台灣地王林鴻南家族順利入主中嘉,近期開始追討包括大豐、北都等跨區系統商的頻道版權費欠款。

不只中嘉,富邦集團旗下頻道代理商浩鳴、優視也分別對北都、全國二家系統的欠費問題向NCC提起調處。另凱擘也與王令麟的東森購物台(鼎豐)因權利金談不攏向NCC申請調處。

「至於老練(練台生)的佳訊雖已收部分押金,但五月就寄出律師函,要求包括大豐等新舊業者,限期六月付費, 否則不排除祭出斷訊的強烈手段。」知情人士透露。

計算訂戶數 爭議喬不攏

「林鴻南、蔡明忠與練台生掌握國內近七成的頻道,果真斷訊,造成的民怨恐怕比上次中華電信MOD 斷訊風波更恐怖,也讓NCC官員繃緊神經,不斷地找大家喝咖啡。」業者表示。

一位資深業者直言,造成有線電視圈大亂鬥主因,是這個產業已不像過去穩賺不賠,加上新舊頻道、代理商與系統業者間剪不斷、理還亂的利益糾葛。


根據NCC統計,過去二年來, 國內有線電視用戶數已經從二○一七年高峰期的五二二萬戶,跌到今年第一季的五○四萬戶,大跌超過十八萬戶,中嘉少了近十萬戶,富邦旗下的凱擘與台固也少了六萬多戶。

「年輕用戶都上網找愛奇藝、Netflix 看最新的韓劇、陸劇,還有中華電信MOD積極搶客,有線電視的內容不長進,播了十幾年的《威龍闖天關》這種老電影還繼續重播,用戶流失很正常。」資深業者搖著頭說。

有線電視面對中華電信MOD與Netflix等平台競爭,2年流失18萬用戶。圖為Netflix獨播韓劇《李屍朝鮮》。(翻攝自Netflix劇照)

不只市場大餅縮小,為打破有線電視「占地為王」壟斷亂象,NCC在二○一三年開放跨區經營,但從二○一五年起,跨區新進系統業者與頻道代理商授權費之爭年年上演加劇。

用戶縮水,大豐、北都、全國這些新進業者也是滿腹苦水,他們認為頻道授權費的最低簽約戶數不合理,尤其「訂戶數」的計算方式,頻道代理商希望以行政區用戶數一五%,也就是俗稱的MG15來計算,以新北市一五○萬戶為例,就是二二‧五萬戶為基礎來算, 但大豐在新北市的實際用戶數僅十二萬戶,相距甚遠。

「跨區與新進業者才剛進場,實際用戶數根本不到最低簽約戶數,還是得以最低簽約戶數做基準,造成新進業者成本拉高。三大代理商針對原有的系統業者(中嘉、凱擘等)卻格外優厚,以實際訂戶數打六至七折計算授權費用。」大豐主管不爽地說。

頻道商與系統商間的版權費爭議,NCC總以收視戶權益為由阻止斷訊,也讓自由競爭的商業機制失靈。

自認受到不公平待遇,新進業者於是向公平會提出申訴,三年前公平會裁罰凱擘、全球數位(中嘉)及佳訊三大頻道代理商共一‧ 二六億元,大豐同時提起行政訴訟救濟,並因此拒付二○一七、二○一八年二年的授權費數億元。「雖然隨後公平會與NCC也調處,改以MG10(行政區用戶數一○%) 作為計算基準,但問題仍未解決。」頻道商搖著頭說。

位居49台的壹電視是練台生旗下新聞台,今年遭凱擘向NCC申請移頻到149台,最後被駁回。(翻攝自壹電視新聞)

萬年頻道表 內容沒長進

除了頻道代理商與系統商間的紛爭之外,有線電視令人詬病的另一大問題,就是萬年頻道表一成不變。

有線電視圈都知道,頻道商的二四○俱樂部,也就是消費者每個月繳給系統商的五、六百元收視費用中,有二四○元由頻道商們分配,而最有能力分配的就是前面的六、七十個精華頻道。

「現有頻道二十年來變動率不到一%,十四年來頻道表幾乎沒有動過, 只要擠進二四○俱樂部就坐享其成,長期欠缺競爭,內容沒長進,會出現剪線潮也不意外。」

三年前,NCC開放包括日本的WakuWaku Japan、韓國tvN,以及英國ELEVEN SPORTS等境外頻道進入台灣,但三年來,這些優質頻道都處於九十甚至一百台之後,就算收視率比二四○俱樂部的成員更好,卻收不到相同的權利金,就算系統業者想將頻道申請移頻,也遭NCC駁回。

擁有年代、壹電視等頻道代理權的媒體大亨練台生,靠著靈活的生意手腕,在有線電視圈呼風喚雨。

「從今年初WakuWaku喊退出台灣市場, 到這次ELEVEN SPORTS 不惜斷訊大豐、中嘉,都是不爽萬年頻道政策。」新頻道業者透露。

隨著NCC開放中華電信MOD 自組頻道套餐,有線電視頻道萬年不變的問題更引發反彈。「有線電視不怕競爭,要的是公平競爭,NCC不能掐著脖子,卻讓另一隻出去外面咬人。」台灣寬頻最大股東亞太電信董事長呂芳銘說。

蔡練兩霸主 檯面下較量

不只如此, 這場有線電視內戰,還牽涉到喊水會結凍的二大天王― 蔡明忠與練台生間的鬥爭,原本擁有台灣寬頻近六十萬戶頻道代購權的練台生,隨著鴻海集團以亞太電信董事長呂芳銘個人名義拿下後,頻道代購權已遭取消,加上近期掌握包括JET TV、國興、東風衛視的吳健強自立門戶,已讓練台生在有線電視圈的實力大減。

「去年,凱擘向NCC申請調整老練旗下包括壹電視新聞在內六到七個頻道,其中壹電視新聞台將從目前四九頻道調整到一四九台,以寰宇新聞台取代。NCC最後以縣市政府反對而駁回,背後正是老練與大董(蔡明忠)在較量。」業者觀察。

蔡明忠擁有的凱擘受到北都、全國等新系統業者低價搶客的影響,去年流失至少6萬用戶。

為反擊蔡明忠,新進系統業者找上練台生金援,掀起的有線電視殺價大戰至今未歇,也讓凱擘、中嘉因此重傷, 光凱擘去年失去用戶的市場價值大跌近二十億元,凱擘去年八月向NCC申請跨區前進練台生的大本營花東地區經營,卻遭駁回。

分組付費制 明年才上路

「眼見二大案都遭NCC擋駕,去年凱擘雖宣布放棄頻道代理業務,但大董仍緊抓浩鳴、優視二大頻道代理商,這次NCC如果沒有好好處理斷訊危機,接下來很可能會拿來對付北都、全國。」知情人士透露。

為了徹底解決有線電視亂象,NCC也在十二日通過有線電視分組付費修正草案,也就是實施超過二十五年的有線電視「大碗公吃到飽」的收費方式,將從明年起大變革,未來各家庭收視戶可以只選擇收費不超過二○○元的基本頻道(俗稱清冰包),要不要加購「單頻單買」或「頻道套餐」(俗稱「配料包」),由民眾自己決定,也可以維持現行收看一百多個頻道的大碗公吃到飽的付費模式。

擁有凱擘、台固共160萬戶的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是不折不扣的有線電視霸主。

只不過,分組付費機制要等明年才能上路,現階段有線電視大亂鬥引發的斷訊風暴,NCC能否說服各方,在七月前拆除引信,保護消費者們的收視權利,各界都在等著看。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143期

本文摘錄自‎

頻道版權費談不攏有線電視7月陷斷訊危機

鏡週刊

2019/第1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