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缺水危機,三任藍綠首長皆縱容無良砂石業者?

台灣每年夏季石門水庫蓄水量拉起警戒紅線,還曾經限水21天,民眾苦不堪言。為解決缺水危機,政府編列42億預算,在石門水庫附近的大漢溪河段興建作為備用水庫的中庄調整池。本刊追查發現,由於地方政府包庇不法砂石業者竊佔國土、竊走珍貴河川砂石,還在集水區傾倒有毒廢土,導致調整池施工單位為避免有毒物質滲入飲用水,得多花錢找專家分析毒源、蓋截水牆保護水源。在經費被挪用的情況下,調整池工程規模被迫縮小,經濟損失高達13億。而桃園市府迄今仍不拿出應有作為,政府無能損失卻由人民買單。

  被視為搶救缺水危機重大工程的中庄調整池, 距離桃園市大溪區武嶺橋下游只有二千六百多公尺,介於武嶺橋至鳶山堰間之河段,水庫面積佔八十七公頃,原本設計總蓄水量為七百一十萬立方公尺,有效蓄水量六百九十萬立方公尺,如今卻被悄悄改為總蓄水量為六百九十萬立方公尺,有效蓄水量僅剩四百九十二萬立方公尺。
  這一縮小讓原本可以有一百一十三萬公噸的用水,瞬間降為八十萬公噸。同樣的預算為什麼做出來成效不彰,換算下來等於浪費十三億的預算?本刊追查發現,原來竟是和桃園市府長期包庇特定砂石業者造成。
  離譜的是, 該砂石業者為幸太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幸太砂石),其負責人李太郎被判刑一年四個月,都定讞一年多了,桃園市府還是持續縱放業者堆放違建鐵皮屋及大型機具在集水區內。這一放任連帶影響了中庄調整池的建設進度。地方人士痛批:「法院定讞判決都已經下來了,鄭文燦到現在連最基本的違建物,都還不去拆除,還要包庇、擺爛到什麼時候!」

中 庄 調 整 池 小檔案


位置:距離桃園大溪武嶺橋下游約2,600公尺,介於武嶺橋至鳶山堰間之河段
有效蓄水量:原690萬立方米 縮小為492萬立方米
主要功能:
❶開挖引、輸水路將石門水庫之儲存水源,引進中庄,輸水至大湳及板新淨水場再利用。
❷石門水庫排砂期間,支援民生、農業供水。
❸增加石門水庫水力排砂時間,延長水庫壽命。
❹水源、生態保育結合景觀資源,發展觀光產業

桃府擺爛 人民全買單


  為了解業者盜採砂石、濫倒廢土,影響中庄調整池工程情形,本刊記者赴中庄調整池工地實地直擊,發現砂石業者已將名稱悄悄由幸太砂石更名為良友砂石。這個砂石場位於中庄調整池上、中游處,記者得開車經過滿是泥濘的砂石道路,一路顛簸還要穿越國有土地才能抵達。
  抵達現場後映入眼簾的,便是二大鐵皮貨櫃屋的牆面上寫著「良友砂石」四個大字的招牌,一旁的空地則被放置了一大堆來源不明的廢土,面積將近二百坪,其他區域則被放置了大型的開挖工程車及怪手。離譜的是,記者發現貨櫃屋旁的電線桿上,竟然還有接電箱,顯然平時有人在此用電、自由進出。
  只不過, 令人想像不到的是,早在二○○九年在朱立倫任縣長時期被舉報為污染源後勒令停業,經過了八年,從續任的吳志揚縣長,一直到民進黨翻盤插旗執政的鄭文燦,幸太砂石土地上,仍然有業者在國土上放置採砂工具,不見桃市府來取締。
  根據工研院資料,研究員經過四次的土壤調查,一共走訪中庄調整池六十八個據點,測得中庄調整池附近表土鉛含量、鋅含量皆超過標準值每公斤一千毫克的含量。嚴重影響神經系統及消化系統、血壓升高、氣促、瞳孔散大、休克、抽搐等身體危害。

幸太遺毒 拖建設進度


  從最高法院判決就可以得知,幸太砂石確實問題多多。幸太不僅竊佔了集水區部分國有土地,長期竊取中庄調整池附近珍貴的河川土石,將高價值的砂石竊走,販售得利,再將垃圾倒進原地。濫倒的垃圾中被環保團體發現含有戴奧幸、鉛、鋅等有毒廢棄物,違反廢棄物清理法之外,還竊佔國土、竊取河川土石。法官認定,幸太公司與遭污染的土地,就地理位置而言,有密切關連,且幸太亦坦承確實傾倒瀘渣等有害物質在河川地上,為了就是填平盜挖砂石所遺留下來的坑洞,嚴重影響水源,可惡至極。
  二○一○年,監察院糾正桃園縣政府,時任縣長朱立倫被指包庇幸太砂石。幸太砂石更曾被報導過,傾倒有毒爐渣在集水區內,讓中庄調整池裡原本乾淨無虞的土壤瞬間被戴奧幸、鉛以及鋅等重金屬污染,新聞一度鬧得沸沸揚揚。
  原訂四年前就該完工的中庄調整池,為了將被濫倒的廢土清除,得花大把鈔票請人運走,還得另外找尋乾淨土壤供建設施工使用,據了解目前已經緊急運了約二十五萬立方米的淨土來應急,光運輸費用就超過二億元。

縱容砂石業者代價


清走廢棄物 1.廢棄物分類:無毒運走;有毒分析。2.找工研院分析毒物污染種類、污染範圍。3.有毒廢棄物處理。(花費1.5億元)
尋回乾淨砂石 國有土地中高價值砂石遭運走,水利署得找尋新乾淨砂石來施作,補回損失,迄今已另運20萬立方米。(花費2億多元)
製作截水牆 有毒廢棄物長期放置,土壤遭污染,需作截水牆阻絕有毒物質滲入飲用水源。(花費1.68億元

  除此之外,還得多花錢建造原本不需要的截水牆,用來阻隔有害物質滲入調整池中。截水牆在中庄調整池上中游處,視污染程度鑲入了近二千零七十公尺長的特殊材質牆體,牆的厚度有一公尺,部分位置的高度得高達八公尺,還得深入水底岩盤之中,目前為止,已經多花了近二億元。
  另外,還得花一億五千萬找工研院研究分析廢棄物的分類,無毒的垃圾可當一般廢棄物運走、焚燒;有毒的則要分析,探究毒物種類及污染範圍。這麼一來,中庄調整池的建設進度拖累,經費也嚴重超支。
  為了不讓工程預算超支,只好減少有效蓄水量,中庄調整池原可以供給近九天的民生用水量,如今只剩供六天的量,與原本計劃落差太大,讓成效不彰,如果再遇大旱,抒解旱象的功能恐將大減。

警兒顧門 調查員助訟


  知情人士痛批:「這若不是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誰能這麼囂張,這中間還有轄區派出所所長的兒子受砂石業者聘僱,連前調查局幹員現在退下去當幸太砂石的律師,官員們離譜到了極點!」
  台南市長賴清德在擔任立委期間,也曾召開記者會,在質疑朱立倫及當時的桃園環保局長蘇俊賓長期縱容之下,幸太砂石傾倒爐渣在集水區,導致含有戴奧幸等有毒物質流入二百多萬人次的飲用水之中,但蘇俊賓當時反指賴清德倒果為因。
  如今, 幸太砂石場的遺毒不只影響了人民身體健康,更影響了政府的重大工程建設,所要多花費的金額,得由納稅錢來買單,上任二年多的鄭文燦,面對前朝遺留下來的毒瘤仍無法摘除,我們不禁要問,睡著了的政府單位何時才能真正睜開眼,為人民健康、福利把關。

桃園首長遇幸太手軟


朱立倫:擔任縣長期間,監察院認定縣府包庇幸太砂石加以糾正。
吳志揚:擔任縣長期間,幸太砂石遭法辦,但未積極處置、作為。
鄭文燦:法院判幸太竊佔國土、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案定讞1年多,迄今未拆,導致中庄調整池工程嚴重延宕。

回應

  桃園市府新聞處長張惇涵表示,幸太已在2015年時廢止登記,目前未營業,負責人李太郎疑似已經落跑;至於良友砂石已在去年間2度開罰共28萬。
  水利署北水局副局長邱忠川表示,幸太在國有土地傾倒有害物質,法院已經判決幸太必須賠償水利署3.1億。邱忠川強調,工程之所以會延宕,是因請工研院花2年時間分析研究這些土壤,目前中庄調整池範圍內的有害物質已全數清光,也作了截水牆防堵,請民眾放心。至於有效蓄水量縮減為492萬立方米,邱忠川澄清僅是第一期的工程,未來會視情況有需要再開發。幸太砂石登記電話為空號,無法取得回應…閱讀更多
壹週刊826 新聞時事_精華版

本文摘錄自‎

新聞直擊 ‧ 缺水危機難解 桃市府擺爛中庄調整池浪費13億

壹週刊新聞時事精華版

2017/3月 第8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