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想像=無限!皮克斯最好玩教育打動全球

玻璃箱內《玩具總動員》(ToyStory)中的女牛仔,圍著一圈又一圈,玻璃箱外擠得滿滿的觀眾,緊盯著箱內人偶開始緩緩轉動,越轉越快,「哇!」箱外烏鴉鴉的人群發出驚嘆聲:原本靜止的人像霎時開始連續動作,彷彿動畫直接在眼前上演!這是「皮克斯三十周年特展」中最受矚目的裝置「3D幻影箱」。
鏡週刊第19期
二○○九年首次到台灣展出的皮克斯特展,吸引超過四十萬人次朝聖,相隔七年,去年十一月特展再度抵台,加入了不少新的電影作品。看著大人小孩滿意開心的表情,兩次都特地飛來台灣監督的策展人伊莉絲克萊曼(Elyse Klaidman)也露出微笑。

「雖然規劃展覽是一件極為繁瑣的工作,但看到觀眾的反應,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伊莉絲說。從二○○九年開始兼任皮克斯大學校長及檔案庫經理的她,工作絕對不是「圖書館員」整理資料那麼簡單: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發想如何藉由展覽,讓全世界的觀眾更瞭解皮克斯。

皮克斯工作室裡不是只有動畫師而已,伊莉絲充滿熱情地說:「你可以主修科學、藝術、電影、剪接、甚至是數學,這些都跟我們完成一部動畫藝術品的過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連。」

皮克斯平均一部動畫的製作期長達五年,通常等整部動畫完成,檔案庫才會開始將相關畫作、創作收集歸檔。皮克斯從一九八六年由賈伯斯(Steve Jobs)創立至今,十六部動畫電影加上各種短片,檔案庫應該超級大的吧?「裡面的確有好幾百萬件作品,有一個六人小組負責管理,我們每拿到一部電影的相關作品,就會放到一個箱子裡。整個檔案庫的溫度、濕度,都保持在一定的水準。一定要好好保存這些藝術創作,才能讓皮克斯的創作者隨時翻閱找靈感,也能分享到全世界。」

像是去年全美賣座第一的《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Finding Dory),這樣的續集製作,檔案庫就提供了豐富的參考資源。動畫師不只能看之前的角色怎麼畫,有些當年沒用上的點子,也可能是新的靈感來源!

除了管理檔案庫的重責大任,伊莉絲另外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擔任皮克斯大學校長。究竟什麼是皮克斯大學呢?這所「大學」創立於一九九六年,簡單來說就是負責員工的教育訓練,讓不同部門的員工一起上課,大家不只認真工作,也有機會聊天、學習和認識彼此,持續成長精進。不管你是動畫師,或是完全不會動畫的警衛,都能成為同班同學。

別以為這些課都只教動畫,伊莉絲就曾負責規劃一些奇奇怪怪的課程。像是當初要畫《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時,動畫師得先對魚有深入瞭解,這工作就交到伊莉絲手上了:「研究工作對皮克斯來說非常重要。每部片一開始,都會花非常多的時間在這上面,不管是魚、景觀、車子、工廠…,每一樣和主題有關的事物,我們都得進行研究。」

「我的房客剛好是位生物學家,對魚超有研究。有一次我和他一聊,發現他能幫我們很多,於是請他來皮克斯上課,他再推薦其他的人來上下一堂課。」伊莉絲說。當然,這些專家都要簽保密協定,上完課可不能出去嚷嚷皮克斯要畫魚囉!

多年前,記者有幸到皮克斯做《怪獸電力公司》(Monsters Inc.)訪問,還記得走過他們的辦公室時,發現每一間的陳設,都會讓路過的人發出驚嘆!因為皮克斯每位員工,都可隨意布置自己的辦公室和辦公桌,有人蓋成房子,創辦人兼創意總監約翰拉薩特(John Lasseter)的辦公室根本就是玩具反斗城!伊莉絲的辦公室則放滿各式各樣的皮克斯藝術創作(這是擔任檔案庫大總管的好處),還有多年來收集的小玩意兒。這些繽紛多彩、五花八門的布置,絕對和源源不絕的創意大有關連。

重點是,他們還都能準時上下班!伊莉絲說:「大部分員工都是很正常的上下班時間,工時八小時左右。只有趕交稿或是電影快上映時,才會加班,但也都是九、 十個小時就下班,不會太瘋狂。」這不是工作天堂是什麼?

正因為皮克斯已成品牌,對外的教育推廣更為重要。從二○○五年起,皮克斯從紐約開始舉辦二十周年特展,精選電影創作過程中的藝術品,讓民眾知道動畫如何從無到有創作出來。

這次來台灣已是三十周年特展,記者問伊莉絲,近四百件手稿中她最喜歡哪一幅?「這就像問我最愛哪個孩子一樣,實在很難選。硬是要挑的話,應該是《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中的『長期記憶』。這部電影的藝術創作非常複雜,要想像出整個大腦的世界,因此我很喜歡這幅抽象作品。」

不過展覽畢竟有限制,一次只能到一個城市,二○一四年伊莉絲和皮克斯開始規劃一系列的線上課程,和非營利的線上教育機構可汗學院(Khan Academy)合作「Pixar in a Box」(打包皮克斯),於二○一五年推出,所有人都可以透過網路學習關於皮克斯動畫創作的大小事,重點是完全免費。「每個人在學校,一定都問過一個問題:『為什麼我要學這個?』我希望能解答大家心中的這個疑問。」伊莉絲說。

在課程裡,你可以學到數學是如何運用在皮克斯的設計和科技中,也可以學到寫作對故事創作的幫助,「在學校學的每一樣東西,都和動畫世界息息相關。」她補充說,藉由動畫創作歷程的分享課程,告訴孩子,皮克斯是如何運用數學和科學等每一科來展現電影魔力,也許就能啟發他們更認真學習。

只是,想打包皮克斯,得先精進你的外文。因為課程一開始只有英文版,去年增加了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版,記者也趁機拜託伊莉絲推出中文版,她承諾:「我希望下一個就是中文版,期望能趕快實現這個夢想。」

她也建議台灣想從事動畫業的年輕人:「繼續做你愛做的事。如果你愛說故事,就說吧,告訴大家你的故事、大聲地說出來;如果是畫畫,就繼續畫下去。持續下去,不停向你身邊的人學習,並保持開放的心態,把你所學的和你所愛的結合,才會對你別具意義。」···閱讀更多
鏡週刊第19期

本文摘錄自‎

知識+想像=無限 皮克斯最好玩教育打動全球

鏡週刊

2017/1月 第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