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迎戰新冠狀病毒 這世界準備好了嗎?

2019新型冠狀病毒危機日增已引發恐慌,全球許多城市可能爆發疫情,股市波動,幾乎每一個全球性產業,從處方藥物、口罩到稀土,專家擔心,如果有更大規模傳染,許多供應鏈將中斷。

(原文為紐時29日社論,編譯馮克芸摘譯)
中國大陸似乎從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至少學到了一些教訓,當年中國領導人在首例出現後大約三個月,才通知世界衛生組織(WHO),那時病毒已擴散到十多個國家。

這一回,中國在檢測到首例不到一個月,就知會WHO,且迅速進行病毒基因定序,並採封城措施,讓5600多萬人隔離。

但多位全球衛生專家說,整體來看,中國的因應距離令人滿意還很遠。中方官員似乎對關鍵資訊瞞了數周之久,起初拒絕美國CDC的協助,且未將病毒樣本分享給科學界。專家現在警告其他國家,為中國的多項圍堵措施失敗做好準備。

癥結之一是,這種規模的隔離政策先天上就難以維持。更大問題是缺乏公眾信任:疾病管控辦法只在民眾遵守管控的情況下才奏效,當他們不信任當局,認為當局並未心存民眾最佳利益時,他們不太可能遵循管控辦法。在武漢及中國其他地方,民眾對官員信任度低,有人懷疑,政府更關切控制負面報導,而不是消滅病毒。

事實或將證明,在控制新病毒上,民眾的信任至少與醫學技術和財務資源一樣重要。這是全球衛生專家從剛果民主共和國最近幾次伊波拉疫情中學到的啟示。美國官員應該牢記這項難得的啟示。川普總統在美國出現首例武漢肺炎確診案例後說,美國的疫情「完全在控制之中」。但川普慣於混淆事實以便政治加分,尤其是科學事實。
許多美國科學家及民眾有理由擔心,川普的口是心非會有不良後果。如果美國人不再信任國內各機構,認為那些機構設置的目的不是保護民眾免受天然災害、不良醫藥產品或疾病之害,怎麼辦?如果武漢肺炎傳染性特強或致死率極高,上述問題就不再是假設性問題。

把全球衛生安全視為不必要的「美國優先」世界觀,將有負面效應。川普政府三年來取消了2014年伊波拉大流行後成立的疫情因應辦公室,將CDC在49個國家設置的海外流行病預防單位縮減為10國,且不再針對尚未傳給人類的新病毒進行監測。

川普政府的功勞不能不提,他努力把一些世界頂尖傳染病專家,留在CDC、美國衛生研究院、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等單位。希望那些專業人員能有回應危機的各種資源及權力,能派出專家且與受感染地區的回應團隊通力合作,如此,美國或許能避免最糟的情況,整個世界也才能從此次防疫中吸取經驗。

閱讀完整內容
聯合晚報 20200130

本文摘錄自‎

紐時:迎戰新冠狀病毒 這世界準備好了嗎?

聯合晚報

2020/第01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