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富豪們的太空大戰

這真是個極端扭曲的世界,當幾十億升斗小民惶惶不可終日,關在家裡不敢出門、擔憂COVID-19病毒的死亡威脅、或者因為經濟封鎖面臨失業、破產倒閉的噩運時,全球首富、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與維京集團創辦人布蘭森,卻狂砸巨資,不計代價飛上一○○公里的高空,爭搶商業太空旅行的「頭香」。


▲「超級首富上太空」凸顯自由與封鎖、富豪與窮人的對照,讓人百感交集。圖為維京集團創辦人布蘭森太空旅行畫面。(翻攝Richard Branson twitter)

電視新聞的轉播畫面,布蘭森與貝佐斯上太空轉個十幾分鐘就花掉幾十億元,二位超級富豪欣喜若狂,親友家人與員工熱烈擁抱,電視記者也一片讚頌之聲,彷彿全人類的幸福都因為二位超級富豪的壯舉,獲得了全面的提升。

不過,對於店面被迫關閉的小商家老闆、成天被孩子綁得動彈不得的父母、或者打了疫苗卻還是不敢出門的長者來說,「超級首富上太空」不只沒有帶來幸福與希望,反而更凸顯天堂與地獄、自由與封鎖、富豪與窮人的對照,讓人百感交集、哭笑不得。

亞馬遜貝佐斯、特斯拉馬斯克、以及維京集團布蘭森當然不只是炫富,也不是隨興而至的瘋狂撒錢,貝佐斯在二○○○年創辦太空公司「藍色起源」(BlueOrigin),接著馬斯克創辦SpaceX、布蘭森創辦維珍銀河,三位超級富豪在太空事業競爭長達二十年,創業家的強烈企圖心前無古人,而這場長達二十年、投入百億美元的馬拉松競賽,竟然搞到二位創辦人爭分奪秒,以「搶頭香」的衝刺,來奪取第一位平民飛上太空的紀錄,更是企業競爭的極致象徵。
而且,三位富豪的太空競賽還高舉「地球永續」的終極價值,馬斯克SpaceX終極目標是在火星建立殖民地,用此不斷提醒所有地球人,「我們正在毀滅自己的家園」,他提出「一億美元氣候變遷獎勵金」,鼓勵各界發展解決地球暖化的方案;貝佐斯的太空事業同樣有太空殖民的計畫,也提出一○○億美元的「地球基金」,透過環保組織來推展地球永續。貝佐斯說他親眼從太空看地球「強化對抗氣候變遷的渴望」,還喊出「把所有汙染產業移往太空,維持乾淨地球」的口號。

地球永續雖是無可挑戰的政治正確,不過大家對於「汙染源」卻有不同看法,貝佐斯想把垃圾與汙染丟到太空,而一大群網民則認為貝佐斯自己才是汙染,發起「不准貝佐斯返回地球」的運動。超級富豪是資本主義極端發展的產品,亞馬遜大軍壓過的土地,所有中小企業主都瞬間崩潰,商家老闆淪為亞馬遜倉庫的時薪工人,帝國之內繁榮昌盛,帝國之外寸草不生。

貝佐斯這些超級富豪像是宇宙黑洞,把商業資源、資本、技術、以及財富全部吸走,強大的帝國造就了超級富豪們的太空夢,宏偉的格局令人驚嘆,但是老百姓只求今晚餐盒內多放一顆蛋,這中間的差距,如何弭平?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52期

本文摘錄自‎

超級富豪們的太空大戰

鏡週刊

2021/第25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