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向分裂的合眾國及選後美國社會走向

美國社會的分歧,主要是沿著二個軸線來發展。一是全球化與產業變遷下的經濟贏家與輸家;二是身分政治與認同政治之下,對於種族議題和價值觀念的文化之爭。川普的崛起是人們對整套體制不信任以及貧富差距擴大下的結果,但他本人也用鮮明的個人風格,加深了社會上的分歧裂痕。特殊的選舉人團制度放大了搖擺州當中特定選民族群的偏好,也迫使執政者必須要正視社會分歧的問題,但全球化下的政經結構恐怕短期內難以改變。


▲川普旋風是美國社會分歧之下的「產物」,雖然他的言行屢有爭議,這次拿到的選票仍超過7千萬,比上次還要多很多。(達志影像)

二○ 一六年《時代》雜誌年度人物是甫當選美國總統的川普,不過,標題卻是「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總統,「合眾國」成為了「分裂國」。在川普二○一七年一月就職前,美國公共電視《PBS》 也推出了同樣名稱、長達四小時的紀錄片,從歐巴馬時期開始講起美國的分裂狀況。

社會分歧 沿二軸線發展

很顯然川普崛起是美國社會分歧之下的「產物」而非「原因」,只不過,這四年來,在他鮮明的個人風格,以及從不和支持者以外的群眾對話的特色,更加深分歧。例如,川普當時直接發文說《時代》雜誌跟某幾家媒體一樣都是假新聞,很快就會「死掉」,而這樣子和媒體的對話在過去四年不斷上演。又如, 在辯論會上主持人問要如何跟不支持自己的人喊話,他回答說:「不投給我的話,大家都會下地獄。」「連演都不想演一下」是許多同黨人士對他的批評,但他也確實以這樣的風格,穩穩地維持住支持率,這次選舉也催出了比上次還要多的票。

攤開大選政治版圖來看,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幾個趨勢:人口密集的都會區半投民主黨,鄉村區、城市外圍郊區以及農業區多半投共和黨。用人口條件來區分:非裔美國人(黑人)以及女人多半投民主黨,白人多半投共和黨,尤其是教育程度比較不高的白人。這邊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社會的分歧,主要是沿著二個軸線來發展。


▲2016年,甫當選美國總統的川普登上《時代》雜誌年度人物。(翻攝自《時代》雜誌)

勞工成局外人

第一大軸線是全球化與產業變遷。所謂中西部「鐵鏽帶」,指的就是因為全球化的關係造成的產業外移,原本最繁榮的工業區變成最生鏽的地方, 大批的「經濟輸家」覺得自己已經被這整套體制給遺忘了,畢竟沒有人可以真正解決整個結構轉變帶來的失業問題。

傳統上,民主黨和工會的關係密切,從一九八○年代以來也一直是站在比較反對全球化的一方,主要理由就是擔心產業外移以及加深貧富差距,這也是為什麼在一九九○年代討論對中國貿易關稅優惠待遇,以及二○○○年要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民主黨國會議員反對者都遠多於共和黨。然而,經過時間演變,民主黨早已大力地擁抱全球化和整個資本市場,推出許多吸引各種資本密集產業與高技術人才的政策, 但是卻忘記了傳統製造業以及勞力密集產業的人們。
事實上,二大黨在經濟政策的差別其實很小,雖然共和黨比民主黨更常主張自由市場機制以及去管制化, 民主黨也有許多針對最低工資或勞動權益保障方面的政策主張,但實際執政方面,大體上都是非常傾向所謂市場機制,各種針對財團的減稅招商措施, 也從來沒少過。同時,美國超低水準的社會福利支出,則讓二大黨在左右立場上其實非常相像。

對經濟輸家選民來說,在長期不受到二大黨政策關懷的狀況下,當川普強調製造業優先、要把工作機會帶回來的時候,這群選民很快就會被吸引。川普從十幾年前尚未從政時,就開始強調「全球化以致許多貿易大國搶走美國工作」這樣的論點,經由與他批判「傳統政治菁英把持利益」這樣的論點相結合,再加上最平實簡單的語言,而成為廣大的勞力密集產業藍領勞工階級的代言人。


▲全球化造成美國中西部「鐵鏽帶」產業外移,川普強調製造業優先、要把工作機會帶回美國,大批「經濟輸家」選民很快被吸引。(翻攝自Whitehouse Flickr)

相對來看,在全球化下受益族群, 例如高科技產業、資本密集產業、以及工作比較不容易被取代的高知識分子們,則是愈來愈支持民主黨。有些學者把勞動市場極化現象稱做勞動市場二元化(dualization),而在這當中,失業風險較低且受到體制內社會安全網保障的「局內人」(insider),和那些邊陲的、不受到體制保障的局外人(outsider)勞工們,在政治態度方面的鴻溝愈來愈大。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15期

本文摘錄自‎

趨向分裂的合眾國及選後美國社會走向

鏡週刊

2020/第2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