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接受大同提名獨董查弊【封面故事-鏡週刊】

接受大同市場派提名獨董

專訪 黃國昌:將成立調查小組查弊


百年老字號大同經營權戰火升溫!卸任立委、有「戰神」稱號的黃國昌,赫然出現在週一(5月4日)大同市場派提名的獨董名單中,過去他在立法院曾針對大同中資股東與華映隱匿承諾中國獲利等違法弊端,重砲轟擊,而今更進一步跳上火線,引發市場關注。

黃國昌接受本刊專訪時表態:「我不是公司派、也不是市場派…獨立董事要服務的對象是全體股東。」他眼神銳利地說:「若當選,將在審計委員會成立調查小組,只要對公司有害的事就會徹查。」

撰文:李孟璇、徐珍翔、林俊宏
攝影:董孟航、林育緯、王均峰
編輯:吳宜菁 設計:李俊賢


▲今年6月大同要全面改選董監,經營權爭奪戲碼將再次上演。黃國昌近期接受大同市場派提名,準備用獨董身分進董事會監督。

本週一,以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為首的大同市場派,提出今年董監事名單,共提名六董三獨董,其中赫見前立委黃國昌列名獨董之中,讓六月三十日大同董監改選的戰火升溫,引發市場關注。

被激列獨董 戰神拒選邊

「我不是公司派、也不是市場派, 被提名只是開頭,獨立董事要服務的對象是全體股東,不是任何一個單一股東,當然也不是董事長。」黃國昌接受本刊獨家專訪,一開口就先闡明立場。黃國昌卸任立委後,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會議室的一面書牆,擺滿民主、法學相關書籍,以及過去他在立委任內揭弊的資料,分門別類寫著永豐案、慶富案、如興案,這些都是曾經轟動叱吒一時的案件,殺傷力十足的資料如今安靜置於書櫃上。

其實,面對爭議不斷的大同,黃國昌過去在立法院也是緊咬不放,他左攻市場派,質疑背後非法引進中資、炒股等情事;右打公司派,揭露大同華映違法隱匿資訊,痛批公司治理荒腔走板。如今他卻戲劇化地接受市場派提名獨董,究竟黃國昌為何要跳上火線?


▲以林郭文艷(圖)為首的公司派,恐將面臨黃國昌監督。

「當初是一位本土企業家問我有沒有興趣擔任獨董,他也是大同的股東, 對於公司派、市場派這些年爭執很失望,認為大同需要一個沒有什麼(利害) 關係的人來處理相關爭議,並扮演好獨董監督治理的角色。但我對二派人馬都沒什麼好印象,覺得公司亂七八糟,不知道在做什麼,所以第一時間就婉拒邀約。」黃國昌直率地說。後來是這位企業家長輩的一席話, 改變他的想法,「他說在外面批評很簡單,真的有機會去參與我又不要。大同這個案子剛好可以檢驗,過去我批評的獨董角色,是否真的能發揮實際功能。」黃國昌這才轉念接受市場派提名。


▲以王光祥(圖)為首的市場派,相信黃國昌可以發揮獨董的監督功能。

市場派引敵 無懼查資金

在這位神祕中間人牽線下,上週四黃國昌、王光祥首次見面,黃國昌劈頭就對王光祥說:「我不代表任何一派,若進大同當獨董,包括違法中資的問題都會徹查。我很詫異他說會支持我。」黃國昌笑說:「王董心裡應該有數,我不是能夠被控制的人。」

王光祥很高興黃國昌答應接下重擔,「我一直覺得他有正義感,又敢講, 相信可以揭發所有弊端,幫助大同這家公司重新步上軌道,因為只有獨立董事敢把所有事情公開,經營者才會戰戰兢兢,怕做了漏氣的事情嘛。」他說。

市場人士分析:「王光祥提名黃國昌當獨董真是高招,過去黃國昌在立院打中資最力,中資疑雲纏身的市場派竟然敢提名他,表示他們坦蕩經得起考驗。」大同市場派近年和公司派不斷角力,隨著三年一次董監改選來臨,王光祥一方面砸下銀彈增加持股,一方面在市場尋找盟友,目前掌握股權逾五成, 在這次董監改選中,挾股權優勢採足額提名,其中一名獨董候選人就是黃國昌。


▲大同前董事長林蔚山(左)因違反《證交法》,去年被判刑。

當選即揮刃 查歷任董監

雖然黃國昌被大同市場派提名為獨董,但可能被公司派剔除,無法參加六月底的董監改選,對此,黃國昌淡然地說:「我不會在這個時間點有任何預設立場,如果公司派也很坦然說來查, 這就是大同股東之福。」
大同公司派剔除市場派提名早有紀錄。二○一七年大同股東會改選董監事,以大同前董事長林蔚山為首的董事會,以資格審查不符為由,剔除市場派提名人選,市場派憤而提告,二審判決結果確認當時股東會決議無效。「這在法律上有連鎖瑕疵的問題,因為公司過去三年都是按當時的決議運作,這要怎麼處理,法學上有很多爭議,但無論如何,大同會變成今天這樣是制度、實踐面上的問題。」黃國昌分析。眼見大同經營權之爭風波迭起,黃國昌說自己像「跳火坑」,問他大同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只見黃國昌眉頭一皺,喝口水再自問自答,「咳,我應該講到什麼程度?」連聲嘆了好幾口氣才搖搖頭說:「如果老闆因為《證交法》搞到要去坐牢,另一個訴訟還在孵化中,對公司絕對不是好事情。」


▲黃國昌過去揭露不少大同弊端,痛批公司治理荒腔走板。(翻攝時代力量臉書)

「這家公司現在讓所有股東最難過是,你們(經營層)到底把時間、力氣放在哪?大同會變成今天這樣,一定要從公司治理面重新痛定思痛,把該清除的問題都清除乾淨。」黃國昌越說語氣越發逼人,強調選上後,會在審計委員會成立調查小組,包括違法中資是否有清乾淨、公司治理問題,甚至是歷任董監違法的追究,「從過去到現在的爭議, 全部會徹查,如果有人對大同造成損害,公司本來就應該要求償!」

記者拿出近期媒體的報導,內容指出王光祥為了買大同股票,向中資借款三十億元,被懷疑是中資變相投資大同,問黃國昌事前是否知情,他說身為法律人,要有證據才會出手,「過去在立法院接到不少違法中資的資料,任國龍一案我有證據,就抓到了,關於王光祥,確實有一些相關爆料,近期也聽過本人的解釋,目前我手上沒有證據能反駁他的說法。」


▲大同近年爭議不斷,去年股東會上曾爆發激烈衝突。(股東提供)

黃國昌說過去也曾追查王光祥的案子,「但卡在一個地方,要我表達看法, 手上的東西要夠才行。」但他強調,王光祥必須說清楚在台灣買大同股票資金從哪來?最終受益人是誰?「有問題的我都會查清楚,會做好獨董該做的事。

學霸入立院 揭弊不留情

黃國昌向記者分享日前曾經讀過的文章,「內容開頭說『哪一個總統會找一個不聽話的行政院長?』這是一位金融高層針對獨董獨立性問題所打的比方,我不認為獨董是這樣的定位,這個角色應該發揮監督功能。」

今年四十七歲的黃國昌有一張漂亮履歷,從小就是學霸的他,大學一畢業就考上司法官、律師,二○○六年加入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四十一歲就升任中研院研究員,相當於大學教授,但沒多久就辭職參選立委。


▲過去黃國昌曾揭露任國龍等人違法投資、炒作大同。(翻攝龍峰集團官網)

二○一六年,黃國昌挾「戰神」威名進入立法院,原想在交通委員會好好監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與媒體併購案,不料籤運不佳,最後進了財政委員會。

剛開始,因為對金融議題相對陌生,外界還一度質疑他外行;但沒多久,質疑聲音漸漸消失,無論是樂陞、兆豐、永豐、慶富、如興,還是大同、華映等弊案,在他窮追猛打下,都對主管機關、檢調形成不小壓力;據傳,甚至有涉案當事人被打到無力招架,還想方設法請人說項,最後也落了空。

本刊詢問,在立委任內所監督的弊案當中,有哪些案件印象最深,或對結果不滿意?他瞥了一眼身後的書櫃直言還不少,「過去這幾個月,因為離開立法院的關係,我也開始比較有時間,所以又重新檢視以前的舊案,再看看現在的進度,我就知道,案子根本還沒真正被處理。」


▲黃國昌說當上大同獨董後,會在審計委員會成立調查小組徹查弊案。


▲黃國昌的書櫃上,擺滿他在立委任內所監督的弊案。

「舉例來說,我在二○一七年追永豐金的案子,現在包含(董事長)何壽川在內,一堆人都被起訴,另外像永豐餘的元太科技,也是一拖拉庫的人被起訴,但我必須老實講,不管是金管會的處置,還是現在所起訴的內容,那些都還不是全貌,都只是一塊而已,全貌還沒有真的被拉出來。」黃國昌不滿地說。

又比方慶富造船爆發的獵雷艦、基隆海科館等詐貸案,他嚷嚷著:「也是一樣啊,現在雖然都起訴了,但只起訴董事長陳慶男,不管是獵雷艦還是基隆海科館的聯貸,他一個人就可以搞這些事出來?怎麼可能!他們(檢調)去陳慶男家搜的內帳也沒有拿出來啊!」
「還有如興的案子,我一直追、一直追,追到後來我甚至跟國發基金(如興大股東之一)講,拜託你們的董事在裡面do something吧?國發會的主委有跟我承諾,現在也根本沒有結果。」細數著這些荒謬弊案的後續發展,黃國昌在一聲冷笑後搖了搖頭,「我剛剛只是隨便舉三個給你,其他還一拖拉庫啦。」

雲端到現實 助革新大同

不過,戰神畢竟離開立法院了, 當下收起那即將吐出的利刃,「我在立法院做的,的確被很多人覺得白目啦, 就是不知道那個遊戲怎麼玩,但我覺得,我就是在做一個立委應該要做的事,是在對我的選民負責。」


▲何壽川擔任永豐金董事長期間,因三寶建設超貸案被起訴。

「過去我在學術界、參與公民活動倡議,甚至到立法院當委員,今年二月卸任立委後,關注NPO(非營利組織) 發展,希望能幫助台灣產業發展、提升經濟競爭力。」而今他接受大同市場派提名為獨董,笑說自己是從雲端到現實。而隨著黃國昌加入戰局,大同經營權戰火將愈燒愈烈。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188期

本文摘錄自‎

接受大同市場提名獨董 黃國昌:將成立調查小組查弊

鏡週刊

2020/第18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