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Ⅱ》《廖添丁》老派當道經典遊戲拚重製打動玩家

近年來,遊戲圈的關鍵字是「重製」。在國外《暗黑破壞神II:獄火重生》翻新老遊戲,讓英雄們再闖地獄,對抗恐懼之王「迪亞布羅」;台灣捲軸遊戲《廖添丁—稀代兇賊の最期》,從免費Flash小遊戲大幅進化,在台北城飛簷走壁、劫富濟貧。

深植人心的經典IP,不管大作或小遊戲,都可透過現代技術再現,滿足老玩家、招攬新粉絲,賺一波懷舊財。


撰文:周文凱 攝影:楊兆元
編輯:李秀芬 設計:闕郁珉


▲《 暗黑破壞神II:獄火重生》是以2000年《暗黑破壞神II》及2001年資料片《毀滅之王》進行重製,畫質全面提升。(暴雪娛樂提供)


▲《 暗黑破壞神II:獄火重生》是以2000年《暗黑破壞神II》及2001年資料片《毀滅之王》進行重製,畫質全面提升。(暴雪娛樂提供)

經典遊戲IP重新發行的形式多元,過往多以移植(Remaster) 為主。為在更多平台發售, 從家用主機移植到PC,或將舊款主機遊戲重新在次世代新機上發行,通常移植遊戲的內容變化不大,可能僅就新平台的操作微調,或因應新機效能提升畫質、音效。

然而遊戲的核心玩法,往往是配合當代主流硬體效能設計,隨著AI運算能力不斷進化,只加強聲光視覺的移植,常被戲稱「炒冷飯」,越來越難滿足新一代的玩家,進而衍生出近年熱門的重製(Remake)。


▲林秉舒(上圖左)是《廖添丁》原創,在王峻偉(上圖右)邀請下,一同投身獨立遊戲開發,耗時2年半,補完17年前Flash版的未完故事。


▲《 神影無蹤廖添丁》雖是Flash遊戲,但操作、玩法都令玩家驚豔,礙於時間僅完成2關。(翻攝自masolin itch.io)

與移植不同的是,重製通常只保留原有的故事和角色,畫面、操作、甚至玩法都打掉重練,有些幾乎等同開發新遊戲。例如卡普空(CAPCOM)在二○一九年發售的《惡靈古堡2 重製版》就採新引擎開發,除了畫質大幅提升, 在原故事線外擴充更多情節,玩法從固定視角改為第三人稱越肩視角(Over the Shoulder),更貼近現代玩家的操作習慣。
重製遊戲最大的優勢在於消費者熟悉IP。對玩過舊作的粉絲而言,重製版在情懷之外還能帶來截然不同的新體驗;沒接觸過的年輕玩家可能聽過、或玩過後續系列作,對入手重製版會充滿興趣。加上現今遊戲平台多,玩家族群不斷擴大,數位發行也讓買遊戲變得簡單,因此重製作品能屢屢突破舊版銷售紀錄。

重製遊戲最大的優勢在於消費者熟悉IP。

據卡普空公布的遊戲銷量統計,截至今年九月底,《惡靈古堡2 重製版》全球熱銷八百九十萬套,相較一九九八年原版的四百九十六萬套,銷量幾近翻倍。卡普空在二○二○年又推《惡靈古堡3 重製版》,上市一年半已賣出四百六十萬套,超越一九九九年舊作的三百五十萬套。

▲《惡靈古堡2 重製版》的大幅變革受到玩家喜愛,全球銷量近900萬套,也開創近年重製遊戲熱潮。/caption]
綜觀今年最具話題的重製作品,首推暴雪娛樂九月推出的《暗黑破壞神Ⅱ:獄火重生》(以下稱《獄火重生》)。原作二○○○年在PC與Mac發行,當時盜版猖獗、尚未有數位版,卻創下全球銷量一千五百萬套的驚人成績,至今仍有不少暗黑迷在玩這款二十多年的老遊戲。《獄火重生》設計總監加勒拉尼(Rob Gallerani)表示,開發重製版目的之一,就是「向死忠支持者致敬」。

相較舊版,《獄火重生》最明顯的變革在視覺呈現。例如將原先角色場景、動態光影及法術特效等2D畫面,透過3D物理渲染重新建置,新舊畫面可一鍵切換,讓玩家深刻感受差異。遊戲內二十七分鐘的劇情動畫也重新製作,解析度直上現今主流的4K畫質。

此外,重製版的音效改採杜比七.一環繞聲,「舊的音樂、音效占七成,新內容大約三成。」《獄火重生》資深技術總監布考斯基(Michael Bukowski) 透露,新錄製的環境或背景音效,多與畫質提升相關,「高畫質讓玩家看到更多額外的東西,例如原版沒有過場腳步聲,但現在玩家可以看到腳步行進,沒聲音很怪,所以又額外錄製。」
要吸引龐大暗黑粉,懷舊感營造是重中之重,「《獄火重生》不是要打造《暗黑破壞神》三代或四代,而是要再現二代的感動。」加勒拉尼強調遊戲核心玩法沒變,僅就介面進行優化,「機制老派也是賣點。」甚至有些舊版Bug也評估保留,「我們會仔細檢視玩家社群對該Bug的接受度,如果玩家認為是遊戲的一環,就不更動。」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70期

本文摘錄自‎

《暗黑Ⅱ》《廖添丁》老派當道經典遊戲拚重製打動玩家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2021/第2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