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之島》壯闊行腳 跨世代聯手新創紀實觀點

為了以創新觀點呈現台灣山林之美,製作人詹偉雄與新銳導演程紀皓組成團隊,以800萬元製作4集4K高畫質的高山紀實行腳節目《群山之島與不去會死的他們》。

4集分別由青年登山家詹喬愉(三條魚)、張元植、郭彥仁(郭熊)、王晧瑜(普魯圖),走訪他們登山生涯別具意義的4座山嶽,用新世代眼光感受山的觸動,探尋人與山的關係。


撰文:劉慧茹 攝影:劉鴻昌 編輯:周彥甫 設計:林若嵐


▲三條魚是台灣唯二登上聖母峰的女性登山家,她帶製作團隊攻頂3次,終於拍到奇萊北峰稜線美景。(公視提供)

綽號「三條魚」的美女登山家詹喬愉,六年前在吉爾吉斯冰攀意外墜落,左腳神經受損,費時一年爬奇萊北峰復健,後來更成為台灣唯二登上聖母峰的女性。

公視最近推出的紀實節目《群山之島》由她擔任首集主角,二至四集為登山家張元植、生態保育員郭熊、高山嚮導普魯圖,並拍攝奇萊北峰、聖稜線、八通關古道東段、南湖大山等四座對他們各自具特殊意義的山嶽。


▲知名的美女登山家三條魚,熟悉山林,曾多次支援山難救援。(公視提供)

製作人詹偉雄是文化社會觀察家, 二○一二年退休後,開始攀登百岳、研究登山史,分享心得與感動。他在參與文化部影視局、公共電視審片委員期間,對業界提出建言,「若要拍具台灣認同的紀實片,我認為山的深沉、獨特最具代表。台灣山地面積占七十%,海拔三千公尺以上高山超過二百座,過去卻因戒嚴,許多台灣人沒機會認識。」

詹偉雄的想法引起公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興趣,然而登山類型節目人力及物力需求大、成本高,主流電視台不願投資,長期下來造成產業人才缺乏。公視於是邀請詹偉雄提案合作,以八百萬元、4K高畫質規格,開發四集新型態登山紀實節目。


▲工作人員負重在懸崖邊的岩石攀爬,經常得手腳並用。(公視提供)

「選擇以四位年輕人為主角, 是因他們為自我成長爬山,山對他們有神祕感召力和情感,如今皆靠山維生,但各有心靈糾葛和天人交戰,交織出人與山的故事。」由於排斥一般節目依循既有模式、刻意演出的拍法,詹偉雄製作節目第一步,先找來以剪輯影片起家的程紀皓執導。除了看上他不落俗套的鏡頭語言,也因他首次登山就爬上難度很高的中央尖山,體能足以應付。
原來二○一六年,程紀皓為Samsung手機拍攝《UP TO 3742》展覽紀錄片,從沒爬高山經驗的他,竟能花十一天連續攀登審馬陣、南湖、中央尖等七座三千公尺以上高山, 耐力驚人;而二○一七年他與劉耕名、尹國賢共同導演「世大運TaipeiIn Motion」宣傳影片,以運動結合臺北地標的視覺美感,搭配流暢剪輯,獲德國紅點設計獎,打開知名度。


▲文化社會觀察家詹偉雄(左)找來新銳導演程紀皓(右),費時兩年多製作《群山之島》。

拍攝《群山之島》前,程紀皓召集平均三十四歲的八人團隊,花半年準備。因工作人員皆無登高山經驗,他陸續帶隊爬合歡山北峰測試體能、訂定每人每週慢跑五公里的鍛練計畫,於二○ 一九年底正式開拍。
《群山之島》拍攝期約半年,平均一個多月登一座山,每次上山得待上十天,天氣是最大考驗。程紀皓指出: 「每次出發前三個月要申請山屋,預約八至十位高山協作員將電池等配備運補上山。遇到天氣不好,大隊有可能得下山重來。因為有結案壓力,人力、時間、金錢都是沉重負擔。」


▲《 群山之島》除了製作人詹偉雄(左四),其餘隊員平均年齡才34歲。(公視提供)

例如第一集登奇萊北峰,團隊抵達稜線山屋遇上風雪,兩次出發攻頂皆遇強風及白霧受阻,第三次雲霧漸開決定上山碰運氣,才拍到最初感動三條魚的開闊稜線。程紀皓說:「上山前會初步規劃,但往往不是那麼一回事,要依狀況隨時調整。」
第二集的聖稜線,更因為遇到提早報到的大雪,領隊張元植判斷無法通過素密達斷崖,只能撤退。「我們想拍出張元植帶著媽媽,透過爬山扭轉親子關係的過程。對他來說登頂不難,但要考量媽媽和攝影團隊的安全。 」程紀皓說。


▲高山拍攝不僅成本高,人員背攝影器材登山對體力、耐力都是挑戰。(公視提供)

在龐大壓力下,程紀皓及時改變敘事重心,把原本設定的「冒險」改為「撤退」,為此張元植也需鼓起勇氣。同行的詹偉雄解釋:「冒險一定會碰到力有未逮的時候,勇敢說服內在的渴望、接納結果,回來還有下一次。衡量什麼是真正的成功?什麼是責任? 這也是節目想傳達的意念。」


▲《群山之島》使用的電池重量驚人,需靠協力運補上山。(公視提供)


▲普魯圖是專業高山嚮導,廚藝也讓團隊大開眼界。(公視提供)

有別以往紀實節目用客觀角度敘事,《群山之島》的核心在深入探討人與山的關係。主角們為何爬山?為何嚮往進入山林?答案經常很模糊,讓程紀皓訪問時陷入困境,必須在重覆詢問的過程中,幫受訪者釐清思緒,整理出最接近的答案。

「他們專業知識都很豐富,但講到私密歷程不是沉默、就是慌張。但不講出來,觀眾無法理解產生共感。」片中三條魚講述如何與人生挫敗相處,她因家庭暴力,逃進山裡得到救贖,觀眾被故事觸動,也透過影片獲得療癒。詹偉雄補充道:「他們只是找不到語言來表達山對他們的吸引力, 我們要想辦法呈現內在轉折,透過鏡頭讓觀眾揣摩跟感受。通常能很快說清楚的道理並不迷人, 對我來說這反而是魅力來源。」


▲程紀皓(左)在八通關古道記錄當地動物食用的果實。(公視提供)

《群山之島》運用高規格攝影、剪輯技術,呈現山嶽之美, 結合主角的主觀情感,並以哲學情懷做鋪墊,帶給觀眾全新的感受。從企劃至播出歷時兩年多,首集播出前,臉書粉絲團人數破萬,預告影片最高破十七萬次觀看,為延續內容與技術,公視已醞釀推出第二季。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32期

本文摘錄自‎

《群山之島》壯闊行腳 跨世代聯手新創紀實觀點

鏡週刊

2021/第2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