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海裡的浮木呀 盧廣仲

去年底,盧廣仲發行了第六張個人專輯《勵志論》。勵志是什麼?它可以是浮木,浮木在你需要時出現,甚至還可以是水上摩托車,附載超強動力。雖然亦可能是莊周夢蝶,但我們畢竟在此間、在此刻,實質感受著當下的真實。分離不掉自我,我們只能在一個又一個浪頭衝擊時,學會替自己的心靈包紮的能力。

盧廣仲的人生大海求生指南,是他實踐所得證的方法,也或許,你可以從他的方法之中,因而找到自己的方法。


▲演過《花甲》之後,比較知道怎麼在鏡頭前演戲,盧廣仲笑:「我是一個很喜歡無中生有的人。」而他更發現,原來他一個造型的轉變,大家就有可能認不出他。



心靈求生指南 盧廣仲

1985年7月15日生。大學因車禍撞斷腿開始彈吉他創作,首張專輯《100種生活》獲第20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和最佳作曲人獎。2017年首次主演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獲第53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新人獎。演唱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主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獲第57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及第32屆金曲獎年度歌曲。2021年12月發行第6張個人專輯《勵志論》。

或許因為我和盧廣仲同樣來自台南,那談話間的腔調與共鳴,讓我覺得很親近。不過,這種拉近距離的感覺,可能也因為這談話的內容吧,它的養分很潤澤人心。雞湯有很多口味,有罐頭雞湯式的,也有這樣盧廣仲個人式的。他真的想分享關於人生浮木的補帖。
每天一篇作文 驚奇描出自我輪廓

拿下三金的盧廣仲不是沒迷惘過。他想起,發行第一張專輯之後,他是那個穿著短褲的男孩,是那個愛吃早餐的男孩。然而,接下來第二張到第四張專輯,他所得聲量都不及第一張。

這樣的狀況讓他自我懷疑了好幾年。他說:「所以我才會在服役那時候有點迷惘,那我寫的歌是不是不太好聽,還是我已經江郎才盡。還是,我是不是不適合當歌手⋯」他面對的方法,是找一件事持續做。而且一直做就對了。

「那時看了非常多的書,一年接近一百本。另外, 我每天做完替代役應該要做的事情後,我就會給自己一個題目,每天都寫一篇作文。主題式思辨,比如, 主題是『沒有感覺』,到底沒有感覺是什麼樣子呢? 我會去思考自己對這個題目的結論是什麼,」他頓了一下,強調:「我不想要用別人的結論來當成我的答案。」作文是一種方式,就如他在經歷低潮之時,從台北走回台南家中。這當中有可辨認的曲式,其目的,是為了解決自己某些卡關的狀況。而方法都是實作,經由身體行動、腦力訓練,感覺到前進,感覺到累積,又化為心理狀態的動力。

道理很簡單,但就是得去做了,才能拆卸難關的盔甲。而這方式也像盧廣仲亮出一口白牙的招牌笑容一樣,他是直白的行動者。而他從一日又一日的作文練習當中,得到的是什麼呢?「透過作文,我知道自我的輪廓是什麼。」從小國文不好的他,曾經對運用文字是自卑的,但最後他對那個正在打著文章的自己感到驚奇,「哇!我好酷哦,我居然是這樣想的。」

那些文章在某一時合而為一,如他過去所經驗的際遇,在某一刻也合而為一。服役的某一天,他發現自己成長了。每天練習作文建立起他的自我成就感,「我是一個可以進行思考然後獲得結論的人了。一旦有這樣的能力,就比較不容易像牆頭草一樣,被言論或是輿論所影響。不會大家覺得你不好,那自己就想, 我可能真的很不好⋯」所以現在他才能在很多時候堅持下去,「這就是我要做的,我管你們喜不喜歡!」


▲對盧廣仲來說,太極拳是有力量的,「雖然它看起來是很慢,它可以給予心靈力量。」於是他為此創作了舉重若輕的〈輕輕〉這首歌。



建立核心盔甲 更加敢踏出舒適圈

是一個讓蟹建立核心盔甲的同時, 也拆掉前面關卡盔甲的過程,這讓人更加意識到,人要怎麼活著,是何等精巧的選擇與裝置。若是以前,會接《花甲男孩轉大人》嗎?盧廣仲笑了:「年輕的時候不會,因為我是一個很害怕踏出舒適圈的巨蟹座。所以像演戲這種東西我不會去做,我很害怕失敗,那就不要開始。」

而什麼又是舒適圈呢?當你一直待在舒適圈, 待在原地的時日一久,再舒適也等同冒險了。所以,當盧廣仲以《花甲》一劇同時拿下金鐘獎最佳男主角跟新演員時,你以為正在冒險,正喘著氣攀登,可是停下來凝視風景時,那又舒適了。「要相信過程。」他強調。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2022/2月 第281期

本文摘錄自‎

人生大海裡的浮木呀 盧廣仲

鏡週刊

2022/2月 第28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