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賢監製《良辰吉時》 黑色影集非典型敘事探生死

黑色諷刺影集《良辰吉時》由曾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黃熙編導,集結張艾嘉、李康生、薛仕凌、謝欣穎等金獎卡司,跳脫傳統敘事方式,以荒謬魔幻手法探討生死議題。

在侯孝賢首度擔任影集監製下,由藝術總監黃文英、攝影指導姚宏易等金馬班底耗時3年多打造,以逾5千萬元製作7集。3月底播出後,末3集將在金馬奇幻影展閉幕映演,提前揭曉大結局。


▲張艾嘉(右二)受編導黃熙(左一)力邀,在《良辰吉時》中飾演貫穿全劇的關鍵角色。(CATCHPLAY提供)



台劇《良辰吉時》原名《著猴》(台語「中猴」),意指中邪或發神經,比喻人做出違反常理的怪事;影片虛幻寫實並存,氣氛詭異,又有國際名導侯孝賢跨刀監製,備受關注。

編導黃熙因父親與侯孝賢是好友, 和侯導有深厚淵源,小時候曾去侯導拍片現場,耳濡目染下也對電影充滿興趣。於紐約大學蒂施藝術學院(NYUTisch School of the Arts)主修電影的他,曾任《南國再見,南國》製片助理、《刺客聶隱娘》助導,受侯孝賢鼓勵,二○一七年執導首部長片《強尼.凱克》即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三年多前,黃熙開始構思《良辰吉時》,把長年對殯葬業的好奇,寫成牽亡魂靈媒「吳月女」的故事。某日他腦海浮現〈猴子一星期〉童謠, 唸到「星期十猴子死翹翹」感到毛骨悚然,突然有股暗黑想像, 激發編劇靈感。

黃熙將猴子七天的生活寫成七個獨立的故事,描述虛構的「太平市」接連發生荒誕詭異的死亡事件,吳月女則是貫穿全劇的神祕關鍵角色。「觀眾看完結局才會恍然大悟,就像人們旁觀新聞事件時,習慣依表面邏輯拼湊事實,其實背後永遠藏著意想不到的答案。」

《良辰吉時》幕後團隊堅強,找來金馬美術黃文英、攝影姚宏易、配樂林強、許志遠等參與,不僅獲文化部「一一○年度電視節目製作補助案」一千九百六十萬元,更吸引CATCHPLAY、華納傳媒、百聿數碼、新加坡新傳媒Mediacorp共同投資,以逾五千萬元製作七集。

黃文英與侯孝賢合作近三十年,憑藉專業豐富的經驗,受黃熙邀請擔任藝術總監。黃文英與黃熙在《刺客聶隱娘》拍攝期間培養良好默契,二年前黃文英加入主創,從劇本、選角、場景、服裝皆參與討論,成為黃熙的一大助力。

全劇在基隆取景,黃文英表示: 「選定場景階段就讓我覺得已成功一半,整體氛圍很符合劇本懸疑陰森的氣質,也幫助演員培養表演情緒。」她對基隆亂中有序的景觀印象深刻:「團隊彷彿找了七部電影的世界, 場景各有特色,很貼近七個故事的時空環境和人物設定。」

劇中有一集的主景從原本的房間改為船上,是黃熙勘景後的決定。他說:「侯導一直強調,創作不能關起門, 要走出去看。勘景時在海邊看到一艘廢船,那種歲月自然做舊的色澤、鏽蝕的外觀,有如角色憂鬱悲傷的精神狀態,讓我改寫整集劇本設定, 故事好像因為那艘船活了過來。」

為讓演員自然散發喜感,黃熙費時二個月選角,安排李康生、謝欣穎、薛仕凌、楊祐寧等二十多位演員,在七集故事中分飾不同角色,戲分多寡不一,塑造莫名的怪異感。他解釋:「演員只需要專注當下角色,隨著狀態逐漸放鬆、融入,幽默便會浮現。」

過程中,若發現演員氣質與扮演角色太「理所當然」時,黃熙會及時換角。例如:男主角李康生在一、 二集分別飾演禮儀師和金紙鋪老闆,原定在第三集扮演失意藝人,此角卻臨時換成楊祐寧。黃熙指出: 「戲裡想探討人生的荒謬和怪異狀態,因楊祐寧一向給人陽光正面的形象,由他挑戰憂鬱落魄的角色,正好改變一般人的既定印象。」

黃文英笑說:「還好團隊都與侯導工作過,習慣這種多變的工作方式,演員也樂於配合, 全力滿足黃熙不想用起承轉合方式說故事的想法。這種角色間好似相關又無關聯的設定,觀眾要不斷解構和重建,是華語劇少有的嘗試。」

唯獨張艾嘉飾演的吳月女,七集都演同一角色,每集關鍵人物都會回到她所處的「帆城」訴說心事。黃熙形容:「這些人就如同吳月女生命中的過客,像夢境中出現的人,逐漸拼湊出她的一生。」

張艾嘉對角色和故事要求嚴格,黃熙透過不斷溝通、修改劇本才說服她接演。黃熙認為張艾嘉給人溫暖和正面的能量,能為傷感的劇情, 帶來光亮及對生命的熱愛,是飾演吳月女的不二人選。

為免破哏,張艾嘉對吳月女所處的「帆城」給予提示:「人離開人世之前,會停留在某個不知名空間,是人活著的時候沒辦法理解的場景。」幾經討論,黃文英決定用抽象方式呈現,增加想像空間。


▲劇中張艾嘉所處的「帆城」,為藝術家范承宗的同名得獎作品。劇組將其拆解,並設置在廢棄工廠內創造詭譎氛圍。(CATCHPLAY提供)



美術團隊將藝術家范承宗得獎作品《帆城》重新拆解設計,結合偌大廢棄工廠和鐵捲,創造出詭譎的空間感。「有時恐怖不是陳設得多恐怖,而是一種氛圍,讓人進入空間時產生懼怕或崇敬。」黃文英說。

因團隊製作經驗豐富,加上細心規劃,《良辰吉時》不到二個月即殺青,全劇皆為實景拍攝,特色場景融合精緻道具,服裝配色、細節都講究,展現視覺美感。就連不時出現的懸絲傀儡猴,也在「無獨有偶」劇團訂製操作下,散發靈異感,黃熙看了都全身起雞皮疙瘩。

黃熙強調戲中刻意挑戰觀眾慣用的思考模式,最終引人發想:「人生其實不如想像中理所當然。」黃文英則建議大家拋開刻板印象,放鬆心情享受劇中詭異無常的世界,將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86期

本文摘錄自‎

侯孝賢監製《良辰吉時》 黑色影集非典型敘事探生死

鏡週刊

第28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