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明毅iPhone反思電影本質

手機靈巧攝製《怪胎》獲獎

手機影像充斥的年代,亞洲首部以iPhone拍攝的愛情奇幻電影《怪胎》,運用手機攝影靈巧機動的特質、克服震動問題,搭配軟體與後製提升品質,拍出電影感,屢獲國際影展肯定。

身兼編劇、導演、攝影、剪輯的廖明毅,從發想、鏡位構圖、顏色規劃,到與男、女主角林柏宏、謝欣穎密集排練,掌握各環節,藉片中強迫症患者,闡述愛情裡變與不變的兩難。

撰文:項貽斐 攝影:劉鴻昌 編輯:李秀芬 設計:闕郁珉


▲用iPhone拍電影前,廖明毅先畫好分鏡腳本,確定畫面構圖,身兼攝影師的他也藉推輪椅達到推軌效果。(牽猴子提供)

「為什麼用iPhone拍電影?」對《怪胎》導演廖明毅而言, 這是大哉問,牽涉到什麼是電影?「大銀幕可能有粗糙的影片、小螢幕也有精緻的作品,顯然電影與規格沒關係。」用iPhone拍電影,像是對電影本質的反思,把一些沒正規電影配備資源的電影拍出來,市場可以更蓬勃、多元。


▲主要演員林柏宏(右)與謝欣穎(左)飾演強迫症患者,全片影像也多以對稱的置中構圖呈現。(牽猴子提供)

早在九年前,廖明毅使用iPhone4S時,得知有人以同款手機拍攝劇情短片,震撼之餘,大感興趣。可惜當時周邊軟硬體很少,無法支撐電影規模的敘事與鏡頭運用,但是他仍持續研究。近兩、三年,iPhone攝影周邊軟硬體慢慢齊全,廖明毅見時機成熟,開始以iPhone拍攝廣告、MV、短片,其中盧廣仲〈明仔載〉MV的後期更用大銀幕實測。經過一連串影片攝製累積經驗,廖明毅確定可以iPhone拍電影,與牽猴子整合行銷公司談合作拍片時,他提出愛情奇幻電影《怪胎》的構想,雙方一拍即合。


▲廖明毅認為用iPhone拍電影,像是對電影本質的反思,也持續研究周邊配備。

以iPhone拍攝是話題;加上愛情電影有一定觀眾群;預算低於一般國片,籌資很快。
牽猴子整合行銷副總、《怪胎》監製陳怡樺表示,該片以iPhone拍攝是話題;加上愛情電影在台、港、中國大陸、星馬、日韓都有一定觀眾群;劇本人物簡單、約兩千萬元的預算低於一般國片,因此滿滿額娛樂、台灣大哥大myVideo都很快決定共同投資。


▲《怪胎》獲頒義大利遠東影展觀眾票選水晶桑獎(左圖)與富川奇幻影展亞洲電影奈派克獎(右圖)。(牽猴子提供)

《怪胎》故事男、女主角雖是強迫症患者,但廖明毅強調,「它不是強迫症電影,是愛情電影,所以編劇時關於強迫症的田野調查主要是讓劇情不會犯錯。」期間也參考《愛在心裡口難開》《火柴人》《神鬼玩家》等主角有強迫症背景的電影,不過《怪胎》裡的強迫症,更像愛情世界中執拗的象徵。
使用iPhone 最大好處是很輕便, 可拍攝一些特別的角度, 而且這次攝影組只有3人。
廖明毅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六弄咖啡館》《吃吃的愛》等片執行導演,《怪胎》是他第一部導演的電影。他坦言:「執行導演較具服務性質,我盡可能施展專業協助導演,完成階段任務。可是做自己的片子,每個階段都是自己一手捏出來的。之前有點像保母,照顧別人的小孩;現在是自己的小孩,必須二十四小時在一起,要有些耐心,導向正確的方向。」


▲廖明毅(右)電影《怪胎》全程使用iPhone XS Max 拍攝,省下攝影組、場務組人力。(牽猴子提供)

使用iPhone有哪些優點?廖明毅說,「最大好處是很輕便,可拍攝一些特別的角度。正規攝影機的攝影組要八、九人、或超過十人;但這次整個攝影組只有三人。」

降低攝影組人數跟器材複雜度,速度自然變快。而且他身兼攝影,監視器都省了,造型組要看演員、收音組要看怎麼舉boom(麥克風收音桿),就來看iPhone回放。但其他美術、造型、聲音等部門仍維持電影攝製規格,所以只省下場務、攝影的部分人物力,整體支出減少仍有限。


▲使用iPhone 讓廖明毅(前)可以各種古怪刁鑽的角度、甚至躺在地上攝影,後中為女主角謝欣穎。(牽猴子提供)

至於缺點則是iPhone與腳架整組都很輕,容易有微小震動。「因沒監視器、iPhone螢幕又小,有些過小的震動或軌道不穩,現場沒檢查到,投放到大銀幕才發現。」例如捷運站列車經過產生的地板震動,正規攝影機不受影響,但iPhone會,所以要使用穩定器,或在後期消去震動。 「iPhone拍攝沒有電影攝影機的虛化背景、景深或高畫質,所以我用三個元素補足缺憾:玩顏色、穩定的攝影運鏡以及講究的構圖,讓觀眾忘記這是手機拍攝的。」廖明毅進一步解釋:「做下去後,內心的你會出現控制一切,甚至包括整個美術設定。原本希望較寫實,但後來不想這樣,慢慢形成新的美學,色彩口味也較重。」

開拍前就畫好分鏡腳本的廖明毅指出,電影構圖多為居中、對稱,主要是因影片前半段採用一比一的正方畫面, 如果歪斜、不對稱很奇怪,加上人物背景是強迫症,安排居中還可呼應劇情。

表演部分,廖明毅要求主要演員林柏宏與謝欣穎,在開拍前花兩天一同讀劇本,「對白透過他們口語化後,稍微修改,再請他們背下來。」接著像舞台劇般,花三天實地排練整部電影三次。現場廖明毅同時解說機器架設的位置、演員走位,並選定一種表演方式,拍攝時也不會再次導戲。


▲廖明毅以iPhone 拍攝廣告、MV、短片,盧廣仲〈明仔載〉MV 的後期更用大銀幕實測。(添翼創越工作室)

雖然演員排練多次,到現場表演不會有壓力,但拍吵架戲時,還是有難度。「因為我的攝影機固定,演員限制在一個地方,不能隨意走動,可是卻得表演情緒非常強烈的吵架戲。」

除了編導、攝影之外,廖明毅也負責剪輯。他表示,剪輯是自己的強項, 「那是我的作品不能放棄的筆觸。加上我屬於拍片前做好分鏡的門派,又兼攝影, 所以很在乎剪輯節奏。」他笑稱,一個人做四件事比較省,也算變相把錢投資自己的電影。
它沒有日本tone、韓國tone、泰國tone,就是台灣tone。
《怪胎》裡,兩位主角年紀輕輕卻住在有庭院的舊式樓房,與社會現況有差距。對此廖明毅回答,因影片不走現代都會寫實路線,他嘗試拍出台灣街巷、老公寓的美感,這些都涉及美學風格的建立。


▲片中林柏宏(左)與謝欣穎家的綠牆、木地板、沙發等美術風格都具有台灣在地特色。(牽猴子提供)


▲林柏宏(左起)、廖明毅與謝欣穎共同出席《怪胎》在台北電影節的亞洲首映。(台北電影節提供)

「不少台灣人覺得台灣很多地方不好看,可是外國人卻覺得很美,因新舊、不同文化的融合,有種奇怪的親切感。」廖明毅也將這類特色放進片中, 例如:男主角家的綠色牆壁、木頭地板,就像他小時候住的板橋公寓;沙發是有歷史感的台灣家具。「它沒有日本tone、韓國tone、泰國tone,就是台灣tone。台灣應有自己的美學,我也認為台灣風格可以這樣五顏六色。」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03期

本文摘錄自‎

廖明毅iPhone反思電影本質

鏡週刊

2020/第2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