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的進擊:為了幫偶像的忙,我努力十年成為日本節目製作

日本篇

迷妹的進擊:為了幫偶像的忙,我努力十年成為日本節目製作

當我完全不會日文、對日本演藝圈也不了解時,就想替偶像做點什麼。圖/ Mayu 提供

如果喜歡日本搞笑節目的話,你一定會知道吉本興業。 Mayu 在高中時認識了吉本旗下搞笑藝人組合倫敦靴子(ロンドンブーツ1 􁐎 2 􁐎)中的田村淳之後,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就立志要去吉本興業工作。

以下將以第一人稱,記錄 Mayu 讓我們聽到下巴掉下來的心路歷程:

除了當粉絲,還能做什麼?

我國中時很喜歡看日本搞笑節目,高中第一次看到「男女糾察隊」,馬上變成主持人田村淳(小淳)的粉絲。他不僅很會搞笑也很會主持,對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看法、很聰明也喜歡嘗試新鮮的東西、有自己的原則卻也對身旁的人很貼心,當時的我覺得他跟一般搞笑藝人很不同。

那時候jealkb(小淳跟一群搞笑藝人後輩合組的玩票性質視覺系樂團)剛好來台灣表演,身為小淳一號粉絲的我,當然義不容辭地參加。不過當時他們在媒體沒有什麼曝光度,我覺得很遺憾, 甚至還打電話去唱片公司,希望他們能多宣傳。

這是一個契機,讓我思考除了當粉絲之外,我還能為小淳做什麼?

小淳跟jealkb 都是隸屬在吉本興業,這間日本最大的搞笑藝人經紀公司,除了小淳之外,其他團員都還要額外打工才有足夠的收入生活。知道了這件事後,我很天真地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我要去日本吉本興業工作,不僅是為了小淳,也希望為了這群努力築夢的搞笑藝人們貢獻一份力量。

那時候我完全不會日文,對日本演藝圈也不了解。家人跟朋友都只當我是一個瘋狂粉絲,認為我很快就會放棄了。但我是認真的以此為目標去計劃我的人生。

大學時我開始選修日文,也打工賺錢準備去日本的經費。同時每年都會去日本參加小淳的錄影跟演出活動,當作給自己休閒和解壓的機會。小淳是一個對粉絲很好的人,他記得我,也一直給我鼓勵, 讓我有動力能夠繼續堅持下去。

畢業之後我在台灣日商公司工作,過了幾年,公司剛好有外派日本的機會,我毫不猶豫地申請,面試時也很誠實的告訴當時的上司:「我去日本就是為了要進吉本興業,只要存夠錢,我就會辭職!」結果他不但沒有馬上把我踢出會議室,反而支持我追逐夢想,就這樣我拿到了外派的機會。
有多辛苦,成就感就有多大。圖/ Mayu 提供

戲劇化的面試過程

等我存夠錢、辭職之後,我一邊打工,一邊在吉本興業主辦的 YCC(Yoshimoto Creative College)學習日本演藝圈相關的知識跟技巧,一年後再參加吉本的入社面試。

還記得面試之前,我收到小淳的信,鼓勵我不論結果如何都要繼續往夢想邁進。我盡了全力, 但是第一次面試並沒有過。收到拒絕信的那一晚,我的眼淚不停的掉,未來該怎麼走,我完全不知道。

在要回台灣的3 天前,我的心情和行李已經都整理好了,準備要回去另尋一條路。但那天下午,我突然接到一通電話:「你好,我是吉本興業的人事,請問你2 小時後方便再參加一次面試嗎?」

我立刻說好,連回家換裝的時間都沒有,只能穿著短褲、踩著高跟鞋,一身完全不適合面試的裝扮跑進吉本的會議室裡──當天的面試官,居然是吉本的社長跟董事!

我用台灣口音的日文,跟兩位大人物表達我的夢想和對吉本的熱情,面試結束之後,社長告訴我,他很欣賞我的勇氣,也感受到我對吉本的愛,所以當場就通過面試!

夢想的第一步就這麼戲劇化的完成。我一邊流著淚一邊跟社長和董事道謝,當晚的送別會馬上變成就職慶祝會。
Mayu 是田村淳的粉絲,高中時就立志要去吉本興業工作。圖/ Mayu 提供

在吉本,台灣人沒有任何優勢

進了吉本之後,我在節目製作部擔任製作,負責企劃跟協調節目的進行,有時也要安排攝影團隊和藝人的外景拍攝。日本演藝圈輩份分明、有許多潛規則,再加上要跟很多藝術家性格的人共事,只要一個環節不順利,現場的氛圍就會十分緊繃。
以製作來講,身為一個外國人沒有任何優勢,我一開始常常跟不上現場的步調而被挨罵,每天半夜工作結束後都沮喪得說不出話來。不過幸好有許多同事的鼓勵,而當身心疲憊時,看自己製作的節目有了成果,就覺得:「那再撐一下吧,新的一天起來再繼續奮鬥!」

吉本之前有一個すみますアジア(常駐亞洲)的企劃,目標是派日本的搞笑藝人到亞洲的各個國家長住,在當地推廣日本的搞笑文化。其中一組搞笑藝人「漫才少爺」被安排到台灣,我便被指派去協助他們。搞笑藝人台上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其實1,000 組的藝人裡可能不到 1 組能用表演糊口。看他們努力的在異鄉追求自己的夢想,很容易投射到當時在日本努力的自己,並自然而然的想幫他們。

台日製作團隊的差異

吉本最近積極地想往海外市場發展,由於台灣跟日本文化上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我們跟台灣演藝圈常有合作,身為台灣人的我也很自然的被安排處理相關工作,而我也因此發現兩方工作習慣上的不同。

日本團隊事前會規劃得非常詳細,將一整天的進度都排好,當天只需要按表操課。可是當現場臨時發生狀況,就比較難即時調整。台灣團隊則是非常的自由,沒有什麼既定的計劃,但現場應變很快速。

在攝影棚裡也是很不一樣,日本節目都是圍繞在藝人的表演上,所以製作的第一優先就是要照顧好藝人,讓他們能保持最好的情況。在台灣則是一切由導播主導,所以做久了就知道該拍誰的馬屁(笑)。

這樣的差異,讓台日團隊一起工作時常常會有很大的文化衝擊。為了確保工作能夠順利的進行,夾在中間的我除了要翻譯之外,還要安撫大家的情緒。雖然到最後常常兩面不是人,但是反過來想,這不就是最適合我的角色嗎?如果還能藉著這個工作,讓日本和台灣可以更了解、尊重彼此的工作文化,也是一件好事。

夢想成真的收穫與代價

從2005 年認識小淳開始,10 年後我總算是達成當初訂下的夢想──但是我不想只美化這個過程,為了這個夢想,我其實付出了不少的代價。在這個業界需要極大的抗壓性跟適應能力,身為外國人更需要比一般日本人多付出數倍的努力。

我的體力透支,休了近一年的長假,也跟當時論及婚嫁的男朋友分手。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還要咬著牙繼續堅持(而且小淳也結婚了⋯⋯),現在的答案可能就是不想辜負曾經幫助過我的朋友、包容且為我自豪的家人,和我這一路下來的犧牲吧!

當這篇文章在2015 年第一次藉由WIJ 在網路曝光之後, 在網路跟真實生活中我都收到極大的迴響和激勵。也有機會上了台灣的綜藝節目, 和在公視的台灣人沒在怕記錄片裡擔任日本的受訪者, 更有機會在節目裡和小淳直接對話,直接受到小淳很多的建言。

我在2016 年選擇離開了吉本, 但是仍然無法忘情演藝圈。之後陸陸續續的支援過一些台日的演藝案件,直到2018 年,我和在吉本認識的同事結婚,並決定趁著這個人生階段的變化,先花一點時間休息、充電,希望之後可以有萬全的準備,再次接受人生不同的挑戰。

即使離開吉本,我的初衷未變,也未停止和小淳一起工作──幫他處理一些中文市場相關的案件。感謝小淳一路上給了我很多生涯規畫的建言,讓我能夠不拘泥於形式,持續追尋我的夢想。有多辛苦,成就感就有多大。接下來我有更大的目標,希望可以為日本的搞笑文化在台灣發揚光大盡一分力。只要我還有這個夢想, 我就會繼續在日本努力!

Mark Chih/希言自然
台灣出生。14 歲遷居加拿大,拿了電腦學位卻碰上了 dotcom 泡沫。好不容易找到了工程師的工作,卻對前途感到渺茫,跑去美國念 MBA。結果又在畢業那年遇上了金融風暴。操著半吊子的日文,跑到日本協助日商開拓海外市場。八年之後轉職到在日外商, 擔任策略合夥開發日本市場。 2018 感受到中年危機,目前正在尋找新的挑戰工作之餘,和一群在日的台灣專業人士經營 Worklife in Japan。其他的時間在煩惱英日中粵四聲道兒子的教育問題。

閱讀完整內容
台日韓青2018年的世代之爭

本文摘錄自‎

為了幫偶像的忙,我努力十年成為日本節目製作

天下雜誌《Crossing換日線》

2019/冬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