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領風潮 得意假髮

影帝威爾史密斯的護妻巴掌,讓人一窺脫髮者的痛,得意假髮創辦人鍾日生被許多有相同困擾者奉為救星。他30年前在北市西門町開3坪小店,提供假髮免費剪修,憑技術底子,切入藝人造型、Cosplay假髮商機。

收購未經染燙的處女髮,人工精篩後變成絲絲烏金,推局部微增髮片與混合真髮的科技絲,提升擬真、舒適度,不乏首富級客人,16間直營店去年年收1.5億元。堅持做好產品,名利財富自然來,假髮的魔力,讓鍾日生從3級貧戶翻身,也幫更多人重拾自信。


▲美髮師出身的鍾日生,30年前創得意假髮,一條龍包辦原料收購、配料設計與生產,16間直營門市去年年收1.5億元。


平日午後的美髮教室裡,清一色年資二十年起跳的全台得意假髮店長,倆倆互相練習。短中長五頂造型各異假髮,用一只尖梳就能變換大波浪公主頭、典雅赫本頭、俏麗鮑伯頭;綁著馬尾的得意假髮執行長鍾日生穿梭全場,子弟兵稍有停頓皆逃不過他的鷹眼,眾人遵循他設計的造型公式,五分鐘可完成一款髮型。

年賣上萬頂 首富也青睞

邊強化造型手感,還得演練推銷話術。鍾日生在白板畫出時間軸,「除考量化療客人體力,要在半小時解決, 大家要多鼓勵一般客慢慢挑選體驗,找到最適合的,介紹時必須掌握節奏,半小時內進入高潮,讓客人滿意買單。」

今年五十六歲的鍾日生,美髮設計師出身,三十年前創得意假髮,從北市西門町三坪小店做起。「我是技術底, 最討厭停在原地沒進步。」從純買賣到切入上游收購原料,為髮癡狂的他保險櫃裡囤的不是鈔票,而是一搓搓烏絲, 與中國夥伴合資設廠,一條龍包辦原料收購、配料設計與生產,從假髮材料到型式築起八項專利,首創美髮造型師駐店,不乏首富級貴客,十六間直營店去年年收達一.五億元。

假髮隨材質、長度差異,單價從二萬到五萬元不等,鍾日生年賣逾萬頂, 他拍胸脯保證:「每頂假髮都是我親手檢查,每項維修、客訴我都親盯進度。」十足工作狂的他日日早起練武,午餐後便進公司忙至深夜,督促自己全年無休保持緊繃狀態,和三級貧戶出身有關。

出身雲林農家,二歲父逝,童年多與母親在躲債中度過。「我羨慕鄰居念幼稚園,跟著去,印象中老師都不理我,中午吃午餐,我沒交錢,老師不准我吃。」「阿嬤派我去領救濟米,同學拿米去爆米香,我也去,被嫌米太小不能爆,排後面的都是同學,超沒面子。」自尊心強又敏感,脫貧是他最大目標。

美髮師跨行 因八大而興

國中隨母親北上,十七歲投入美髮業,永遠比別人拚命,一年就出師, 業績更是全店常勝軍,不到二十歲月薪就二、三萬元,二十二歲在板橋開沙龍店當老闆。自立門戶後,因幫藝人做造型接觸假髮,興起開假髮店念頭。

「早年假髮店不普及,很多人會拿到美髮店修剪、做造型,雖稱為假髮, 但除了純尼龍材質的真假髮,廣告明星或歌仔戲為求逼真好看,都是用真髮製作。」鍾日生為鍛鍊手藝,還去北市中華商場假髮店實習,幫櫥窗模特兒做造型。二十六歲在西門町開店,剛簽約, 母親被診斷出癌末,「我很崩潰但還是打起精神面對,打烊後就到醫院顧媽媽。」

儘管心力交瘁,但小店業績蒸蒸日上,他回憶:「那時八大行業興盛, 小姐們偏好可遮住胸部的長髮,一次包走好幾頂,也不用整理,都拿到美容院吹整。」一頂假髮賣四千八百元,鍾日生因有美髮底子,還可現場免費修剪造型,快狠準服務讓口碑不脛而走,港星張敏與藝人陳美鳳皆慕名而來。

港星接髮潮 業績大噴發

九○年代紅頂藝人興起,鍾日生包辦全團假髮,順勢切入演藝圈,不少古裝劇、歌仔戲的頭套皆出自他之手, 鍾日生賊笑道:「製作人問要量頭圍嗎? 只要是我想看的明星,我就點頭,晚上整團來店裡報到。」大牌藝人御用造型師梅林、Roger鄭健國、小凱都是常客。

高超的編髮與梳頭功力,讓鍾日生專挑複雜艱難的做,接著又有Cosplay (角色扮演)商機上門,像是以尼龍製成的三、四十吋長髮,模仿《霹靂布袋戲》主角的美人尖鬢角、和尚頭,行情也從一頂四、五千元漲破萬元,即使交貨期得等一年,玩家們仍乖乖排隊。

Cosplay激起鍾日生的匠人挑戰欲, 但到後期,他發現部分玩家走火入魔, 為了支付高額的服飾道具費用不惜走偏門,他直言:「砸大錢指定設計師做頭髮,看到成品開心就跳起來,不開心就當場哭,我覺得已經玩過頭了!」

有捨才有得,自宮金雞母,反而讓鍾日生騰出時間與心力,切入更上游原料端。二○○二年起,他與河南髮商合作收購頭髮,「頂級假髮須取未經染燙的處女髮,手工挑選,一千公斤我只挑最頂級的五十公斤。」搭上港星帶起的接髮熱潮,讓得意迎來爆炸性成長,營收突破五千萬元。

大姊見他生意做得不錯,拜託培訓姊夫陳彥旭,鍾日生幫姊夫在北市林森北路開分店,但因理念不同,幾年後拆夥,姊夫另創C.Y.S.假髮品牌。自家人變競爭對手,鍾日生淡淡地說:「做這行對產品要有強迫症,對人要寬容,我希望業界一起好,假髮戴得好,它是非常隱性的,反之一眼可識破或穿幫出洋相,都會為產業帶來負面印象。」


▲鍾日生(左)只聘有美髮底子的門市人員,即便是資深店長也要定期進修,他設計假髮造型公式,店員5分鐘可完成一款。


遭業務搞鬼 專注做假髮

接髮市場凸顯了對頭髮的需求, 加上中國市場崛起,掌握原料與配髮技術的鍾日生,每月可賣二百公斤頭髮。市售二公克接髮原料行情約十五元,但得意人工挑選的頂級髮,卻可貴上六倍,鍾日生自豪地說:「頭髮是因我而值錢!」事實上頭髮原料交易無檢驗標準,買賣價都靠一句話,鍾日生在業界累積的信用,讓他在兩岸假髮業風生水起,一度連大陸知名女星范冰冰都想找他合資創業。

「頭髮不能作弊,頂級髮只要洗淨陰乾,飽水度、光澤度幾乎不會消失, 品質差的頭髮才要泡藥水去除毛鱗片, 我不做有Coating(塗層)的次級品,那種洗幾次就完蛋!」鍾日生妙喻頭髮買賣像毒品交易,最怕遇到不純、染色的,偏偏有合作廠商為圖利自肥,竟在得意假髮中摻入次級品。

「客人打電話來抗議品質下降,我跑去查合作商的庫存,發現下面業務搞鬼。」無法忍受絲毫瑕疵的鍾日生,一方面也覺得比起接髮玩家,優等髮應留給更迫切需要的假髮市場,毅然決然放棄接髮市場。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2022/4月 第289期

本文摘錄自‎

戴領風潮 得意假髮

鏡週刊

2022/4月 第28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