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極簡月花2.5萬 田中千繪攢錢東京置產

因電影《海角七号》在台爆紅的日籍藝人田中千繪,雖是日本彩妝企業的千金,卻無驕奢習氣,極盡節流之道,每月支出控制在2.5萬元內;節流之外,惜物的她,買東西前都會考慮是否可使用超過10年,身上的名片夾已用28年、牛仔褲穿了20年。剛過40歲生日的她,考量未來將回日本居住,正著手在日置產後出租,盼成東京包租婆。

撰文:施春美 攝影:王均峰
編輯:陳美靜 設計:趙君豪


▲已備好頭期款的田中千繪,現在常利用手機與筆電上日本房屋仲介網站搜尋物件。

这一天,結束文策院的官方宣傳活動,田中千繪緊接著接受媒體採訪,確定當天通告行程都結束,她隨即換下廠商贊助的舞台服、卸下濃妝,沒想到,舞台下的田中千繪膚質更顯透亮,而她背著大布包、足蹬球鞋、笑盈盈與大家寒暄的樣貌,讓人零距離感。問她怎麼返回住處?她秒答:「搭捷運。」

素顏、球鞋、大布包、捷運,是田中千繪的日常。「她是自律性極高的藝人,許多藝人在活動結束、多了一筆收入,會大吃一頓或血拚,但田中千繪參加活動後,很少跟著眾人吃大餐或採購。」經紀人林瑞卿觀察。


▲田中千繪(前)的父親田中東尼(後)是國際知名化妝造型師。(翻攝自田中千繪IG)

自律性高 省錢成習慣

因為生活簡單,扣除台北市內湖住處的月租,田中千繪每月開銷都控制在二萬五千元內,「最大開支在美容護膚,占萬元。其次是發聲及茶道課程,月花五千元。」算一算,每月真的花在吃用的費用不到萬元,也因此,就算身在收入不穩定的演藝圈中,田中千繪也能月月有結餘。

「我已經準備好大概新台幣二五○萬元的頭期款,打算在東京郊區置產。」田中千繪透露,就算她與台灣有一種特別的緣分,但未來仍將回日本居住, 所以現在常上日本房屋仲介網站搜尋物件,「我喜歡有採光、生活機能佳的房子,預算約日幣五千萬元(約新台幣一二五○萬元),只要有適合的標的, 就會下手買。還沒搬回日本前,可以先出租,補貼房貸。」

來台打拚十五年,田中千繪因主演電影《海角七号》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但一夕爆紅的她,生活其實沒有太大改變,「我媽媽即便現在都還會自製中午便當,家中物品除非壞到不能修理就不汰換。省錢儲蓄對我來說是習慣。」

節流 自備開水不外食

「在電影《海角七号》上映前,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收入,為控制餐費,多數時候都簡單自煮食物。如果煮咖哩飯還可吃上兩餐。」田中千繪說,即使現在,她還是喜歡自己烹調,除為省錢, 還有更重要的考量:確保食材安全。

原來腸胃不好的她,過去常就醫, 「現在這個問題沒了,我還因此省了一筆醫療費用。」田中千繪笑說,每年她都會花萬元做徹底健檢,如今四十歲了,健檢結果幾無紅字。林瑞卿補充, 其他藝人偶而揪工作人員齊購鹽酥雞、手搖飲料,但田中千繪大多婉拒;路上餓了也只吃超商御飯糰止飢,並且隨身攜帶白開水。

惜物 購物至少用十年

不同於一般女性會因上網而衝動消費,田中千繪大多用現金付款,少刷信用卡,所以甚少網購,「即使在實體商店,看到喜歡但高價的衣服,在店內試穿過後也很滿意,但我仍會回家想數天,再決定是否購買。」

「商品至少要能用十年,尤其衣服要能穿數十年,這樣我才會行動。」田中千繪透露,名片夾已使用二十八年、皮夾已逾十年;她還有一條二十年前與母親同遊法國買的牛仔褲,至今還會穿著外出,「那是跟母親出遊的回憶。」天天跑步的她,之前的球鞋更穿了六年, 「沒破洞就不想丟掉啊!」她俏皮地說。


▲田中千繪(前左2)喜歡慢跑,常參加馬拉松活動,球鞋可一穿6年。(翻攝自田中千繪IG)

務實 多少錢做多少事

「我媽媽從小就告誡我,不碰不熟悉的領域。有多少錢做多少事。」受到母親的影響,田中千繪從不做高風險投資,股票是絕緣體,「如果虧損了,一個人在台灣的我,會面臨生活困境。」因為認真儲蓄,所以就算近來因新冠疫情導致工作機會銳減,她的生活也沒受到任何影響。

倒是半年前在日本理專建議下,田中千繪開始接觸基金,定期定額買日本及亞洲高科技兩檔基金,「因為才開始學,所以每月只扣款新台幣四千元,不過,現在有空會去查詢一下兩檔基金的獲利情況,也會留意財經新聞。」
事實上,二○一○年田中千繪曾在北市八德路買了一間約三十坪的房子,「頭期款繳了新台幣二百萬元,但之後每月房貸要八萬多元,我算了一下,這不是我能輕鬆負擔的,演藝圈的收入太不穩定,所以住了近二年,就出售了。」不願讓自己陷入「追錢」的窘境,田中千繪明快斷捨離。

很難想像生活如此簡約的田中千繪,其實出身日本知名彩妝家族,父親田中東尼是國際著名化妝造型師,在日本有「最忙碌的彩妝師」稱號,創立美妝品牌Tony Tanaka,旗下還有婚紗彩妝、美容學校,外界估計,身價達新台幣六‧四億元。

家境富裕 靠自己拼搏

「在品牌未建立前,我們家生活相當拮据。我媽常跟我說,在我出生前,因為事業還沒發展起來,爸爸常去搖晃自動販賣機,只盼退幣孔有硬幣掉落下來,以籌措哥哥的奶粉錢。所以就算經濟大幅好轉,一家人都還是習慣節儉生活。」田中千繪說道。

「而且即使父母有錢,但我還是想靠自己拚出一片天。證明自己之外,也是為了不讓他們擔心。」曾經田中千繪的名字被略過不提,外人看她是田中東尼的女兒,一直到來台發展,《海角七号》推升她成為知名演員,田中千繪這才活出自我,「我從小就夢想當演員, 演員經驗是可以累積的,愈演愈有韻味,我很希望變成一個有味道的演員。」談到未來十年的打算,田中千繪毫無懸念地表示,哪裡有演出機會,她就會往哪裡跑。

不過,近來她感受到七十三歲父親大半輩子致力彩妝領域的努力,需要人繼承,因此她現在也向父親學習整體美容學,「彩妝領域有很多學問。但我爸爸曾強調,化妝不一定讓人變美,真正變美要靠內在修為,也就是心裡快樂, 才能真正美麗。」

「開心過日子就是我的生活原則。我現在很開心不需因擔心生活而勉強接案的壓力,只接喜歡的角色或廣告代言。」四十歲的田中千繪,正展現一種自在大方的美麗。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58期

本文摘錄自‎

生活極簡月花2.5萬 田中千繪攢錢東京置產

鏡週刊

2021/第2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