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後,終於聽懂阿諾的菜英文

阿諾史瓦辛格以前是超級巨星,片酬高達2千萬美元,堪稱2000年以前在台灣的票房保證。不過他老兄的奧地利口音非常嚴重,只是他演終結者機器人時,台詞不多,光死板地講著「I’ll Be Back」就能讓一堆影迷高潮,台灣觀眾也多半覺得他的口音很有特色。


▲離開加州州長職位後,阿諾史瓦辛格重返影壇,但不像以前那麼努力拍片,應各大公司行號發表激勵演說才是他的主業。(東方IC)

1996年我生平第一次參加電影探班採訪,就被阿諾的口音給整到了。當時他頂著一頭「急凍人」的銀色造型,整張臉跟手臂都上漆了,坐在《蝙蝠俠4:急凍人》的場景,光架勢就滿分。

等到阿諾開口時,天啊!我完全聽不懂他的英文!這個訪問我只能全程錄音,然後抓緊機會發問,看著阿諾回答我的問題,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結束後回去重聽錄音帶,才發現我也說了一口中文腔調、文法不通的英文,誰知道阿諾居然聽懂,還很認真回答。原來兩個各自講著家鄉腔調的「菜英文」,竟然還能溝通,所以千萬不要怕英文講不標準就不開口,因為真的可以溝通!


▲雖然《蝙蝠俠4:急凍人》的評價甚差,大家都想忘記這部片,但阿諾的造型非常仔細, 近看相當嚇人。(翻攝自IMDb)

當天活動結束,阿諾招待大家去他所投資、位於聖塔摩尼卡的餐廳「Schatzi」(目前已歇業)吃晚餐。這間餐廳賣的是奧地利菜,甜點更號稱是重現阿諾母親拿手的巧克力蛋糕。不過最妙的是餐廳的洗手間,因為裡頭播放著「奧地利文的語言教學」,先聽到一個奧地利文發音的單字,然後再聽到這個單字的英文發音,如此這般不斷重複。
阿諾當然知道大家都在嘲笑他的英文口音,所以刻意讓大家聽聽看標準的奧地利文發音是怎麼回事,這是他的幽默吧?

阿諾卸下了加州州長職務,2015年重回影壇拍《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時我又採訪了他,阿諾一坐下來就承認,離開政壇、重回影壇,拍戲並不是他的主要收入,他的正職變成了演講。

阿諾說他收到各種演講邀約,都是針對公司行號的各種激勵演講,而這些演講都是要收費的,不過他也強調沒有靠演講賺大錢,不要誤會。


▲阿諾演了一輩子的「魔鬼終結者」,永遠都在「I’ll Be Back」, 只是他的白髮也越來越多,遮 不住歲月的痕跡。(東方IC)

那種感覺滿特別的,畢竟20年後可以聽懂阿諾的英文,他講的內容更像是阿伯在閒話家常。只能說歲月有些殘酷,阿諾不再是呼風喚雨的巨星,連終結者機器人的裸露鏡頭也有替身代勞,他再鍛鍊,也無法重回鮮肉時代了。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32期

本文摘錄自‎

20年後,終於聽懂阿諾的菜英文

鏡週刊

2021/第2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