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每3秒添一例 失智人口 比你想像的多

「失智症跟我無關吧!」許多年輕人這麼想,特別是家中沒有失智患者,壓根沒想過失智症的嚴重性。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失智症候選人,千萬不能輕忽。◎ 諮詢專家/台北榮民總醫院老年精神科主治醫師蔡佳芬‧台北榮民總醫院神經醫學中心一般神經內科主治醫師傅中玲‧台北榮民總醫院神經醫學中心一般神經科主治醫師王培寧‧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神經內科主任劉建良‧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內科系醫療部主任甄瑞興‧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伊佳奇‧中研院基因體中心副研究員陳韻如
根據2015 年國際失智症協會發布全球失智症報告,全球失智人口已從每4秒增加1人提高到每3秒多1人,顯示失智症來勢洶洶,儼然是下一個世紀之病。而台灣已步入高齡化社會,失智人口也逐年上升中,調查發現目前約有24 萬人,預估到2031 年,全台失智人口將增加到48 萬人。

台灣高齡化 失智人口又急又快

台北榮民總醫院老年精神科主治醫師蔡佳芬表示,失智症人口急速攀升的原因,在於人類壽命延長,因年齡愈高,罹患失智的機率就愈高,65 歲以上盛行率約5%,到了90 歲就接近40%。

失智症是腦部退化性疾病,蔡佳芬指出,並不是單一疾病,而是一群症狀的集合體,因此又稱之為失智症症候群。其症狀不單只是記憶力喪失,還會影響腦部認知功能,包括語言能力、視覺空間能力、定向感、計算能力、判斷力、抽象思考能力、注意力、執行功能等各方面的功能退化。
家屬會明顯發現,患者出現行為障礙、個性和情緒改變,甚至有幻聽、幻覺、妄想等精神行為症狀出現,嚴重影響患者本身人際關係、社交能力、工作能力等。最常見的是患者的短期記憶喪失,上一秒剛說,下一秒馬上忘,而且完全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做了什麼;對於平常游刃有餘的工作,因而無法執行了;語言能力也受影響,無法完整表示自己想法,致使跟人溝通出現障礙等。

常健忘,是老了還是失智?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神經內科主任劉建良提及,許多失智症患者就診時,多已是中重度失智症了,錯失了早期治療的黃金期,非常可惜,這是因為家屬無法分辨家中長輩到底是失智還是正常老化現象導致。

他提醒,許多人以為記憶力不好就是失智,憂心忡忡地就醫,經過檢測後發現根本只是壓力、焦慮造成的記憶力衰退,與失智完全無關。而想知道家中長輩到底是失智還是老化,最簡單的方式是看記憶力衰退是否會影響日常生活功能。

記憶衰退 影響生活功能要當心

日常生活功能可分為2種,一是基本的自我照顧功能,如穿衣、吃飯、上廁所、走路、洗澡等基本功能;另一種是與社會生活相關的功能,如購物、處理金錢、煮飯、搭乘交通工具、打電話等。
從記憶力來看,如果忘記了,但事後仍可想起來,便不是失智;而如果忘記頻率高,而且之後無法想起,衰退程度影響到生活,常常發生買過忘了再重複購買、說了就忘而重複詢問、不記得吃藥而重複吃藥等。

在執行計畫或處理事務上出現困難。就領錢一事來談,正常人最多忘記提款密碼,但會使用其他方式記得,如寫在手心、記在手機等代償方式,最後仍可提領;而失智患者卻會傻傻站在提款機前,看著手中提款卡,思索自己到底要幹嘛。

劉建良說:「因為每個人生活背景與學習經歷不同,有無失智症是與自己比較,最明顯可看出問題的作法是,跟過去的自己相比較,並思考是否會影響生活,就能知道自己是否可能患有失智症」。

他分享,曾有患者求診表示,過去自己可以將所有人的電話一字不漏背下來,現在卻連一組都記不得,到底怎麼了?檢測之下,已經進入失智症前期的輕度知能障礙的情況了,這時需要醫療介入,避免他進入失智階段,因其每年轉換成失智的機率高達15%(一般正常老人家變成失智為1%)。

言語表達出問題

對時間地點混淆

台北榮民總醫院神經醫學中心一般神經科主治醫師王培寧表示,失智患者會有言語表達或書寫困難出現,常會有想不起某個字眼,開始以其他說法來替代,甚至無法理解對方說詞,造成談話困難或無法融入。

此外,對時間、地點感到混淆,常會搞不清楚今天是幾年幾月幾日,出門後會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無法判斷方向,就算是在自家周邊也會找不到回家的路而迷路,這些都是正常老化不會出現的。

從這些方面可以簡易的辨識是否患有失智,若發現家中長輩有上述情況,或許進一步至醫療院所尋求專業醫師、心理師進行診斷,若能及早發現、及早治療,便能延緩失智症惡化速度,讓老人家能維持生活品質,及減少家人照護負擔。

把握黃金期 10%失智症可被治療

台北榮民總醫院神經醫學中心一般神經內科主治醫師傅中玲指出,失智症診斷不如想像中容易,主要依據症狀、心理測驗結果,以及神經科醫師的評估,如需要時,加上腦部造影檢查(如核磁共振、正子造影)作為診斷輔助。診斷過程中,還必須排除部分疾病可能造成假性失智症,如憂鬱症。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內科系醫療部主任甄瑞興指出,現在人忙於工作、壓力過大,常憂鬱症纏身,造成智力減退,但這非失智症,只要使用抗憂鬱藥後,便能改善。

甄瑞興說,另外還有10%可治療性的失智症,如腦瘤、正常腦壓水腦症、維他命B12 過低、甲狀腺功能異常、腦部感染、腦膜炎,甚至是第三期神經性梅毒,都會造成失智,但只要能在黃金治療期時及早治療,便能改善。

超簡易判斷!醫師教你測短期記憶

甄瑞興表示,也可試試「3件事情、5分鐘後再問」來做測試。告訴個案3件事情,如眼鏡(實物)、紅色(顏色)、誠實(抽象),之後跟他聊天,過5分鐘後,請他接續此3件事情,如可馬上接起,表示他沒有失智,如果忘了,就可能罹患,這是因為此方法可檢測短期記憶。

藥物之外,輔助治療要更積極

目前失智症仍無有效的藥物能治癒它,但蔡佳芬表示,必須澄清的是,不能治癒不代表不能治療,只是沒辦法斷根,但其實很多疾病也是無法完全治癒,但可控制症狀,希望家屬跟失智症者勿因此放棄或灰心。
別放棄治療 藥物能減緩退化速度

目前藥物治療上,有4種藥物是經由全球核准適應症,可使用於失智症患者,台灣都有,需要提出健保專案申請,如果申請通過健保會給付,如果不通過仍可自費使用,價格均在合理負擔的範圍內。

甄瑞興指出,在治療阿茲海默症的藥物主要有乙醯膽鹼酶抑制劑及NMDA 受體拮抗劑,兩者在於希望能短期改善患者心智功能,提升生活品質,但是無法根治疾病;另外,其他藥物包括抗精神病藥物、抗憂鬱劑等,則用於改善患者精神行為症狀。

蔡佳芬表示,患者初始使用2至3年都有不錯的效果,能減緩其退化速度,雖然之後心智功能仍會繼續退化,但卻能多維持一些患者能自理生活的年限。 失智症病程像是一個拋物線,若是完全不用藥,患者狀況會像下墜球般快速掉落,而有用藥者,則可將這顆球拋得遠一點。而這個拋物線的遠近,就醫學上的意義在於能降低照護者負擔、社會的支出及患者本身生活品質都是有幫助的,千萬不能輕易放棄治療。

非藥物輔助療法 維持患者身心狀態

此外,非藥物治療的部分也是非常重要的。蔡佳芬說,今年歐盟國家學者聯名在醫學雜誌《刺胳針》發布建議,強烈要求失智症患者不應只用藥物治療,而是要搭配非藥物的輔助療法,如運動、認知刺激訓練等,對病人的心智和身體維持是最好的。

但台灣的情況是,因藥物有健保給付,願意就醫的患者都能接受藥物治療,但非藥物治療因耗錢耗時耗力,願意做的人就比較少。雖然有日照中心、瑞智學堂能進行非藥物治療的部分,但供給量有限;此外,家屬不積極鼓勵、每天接送有困難,也讓患者不願意去這些地方進行非藥物治療。目前坊間已出現專業的職能治療所,希望能讓家屬及病患有較多的選擇。

甄瑞興指出,非藥物治療出發點是治療失智症患者的精神行為症狀為主,其次是緩解照顧者壓力,如藉由環境調整,讓失智患者在熟悉、有安全感的空間活動;認知訓練,以桌遊、手遊等方式刺激腦部思考;多樣活動安排,讓長輩能伸展肢體、多走動;也可使用音樂療法,讓病患在熟悉的音樂氛圍中,提高自我能力表現等。

老人家有事做 減少胡思亂想的機會

劉建良說,非藥物治療之所以重要,在於讓老人家有事可以做,減少他胡思亂想的機會,而且藉由團體活動增加社交圈,動腦遊戲則能減緩腦部退化。「你會發現如果失智患者沒事可做,只呆呆的坐在那,透出的孤單感是令人鼻酸的」。

此外,投注於失智照護的社工洪嘉恩發現,最能引起長輩興趣的是懷舊治療,讓他們聚在一起聊著過去的事,總會引起熱烈討論;將會談環境布置成懷舊風,也會讓老人家更能融入情境中。
音樂療法則以卡拉OK 最受歡迎,許多老人家很愛唱卡拉OK,你會發現沉溺歌聲中的患者,心情的愉悅感完全掩不住;寵物治療、藝術治療則能給予長輩轉移心靈慰藉等,都能改善失智患者精神行為症狀,並能讓他們心情好、抒解情緒。

防失智腦退化 避免TDP-43變異

在幾年前,中研院與成大副教授蔡坤哲也有參與的研究團隊發現,TDP-43 蛋白球狀聚合體,很可能是導致失智症中神經退化與病變的因素之一。中研院基因體中心副研究員陳韻如表示,TDP-43 蛋白質原本在人體是有功能的,但是因為錯誤折疊後,它從細胞核轉至細胞質開始堆積並產生毒性,進而導致失智症等神經退化疾病。最早中研院沈哲鯤院士發現此一蛋白在人體正常存在;之後國內外研究也陸續發現,在漸凍人、腦前側額顳葉失智症患者的腦組織中也有此聚合物。

陳韻如表示,她的團隊也進一步找到多株抗體,能夠辨識錯誤折疊堆積的TDP-43 蛋白球狀聚合體。但從基礎研究到人體研究之路漫長且多變數,根據文獻報告,身體因為壓力等原因引發的過氧化物,將增加TDP-43 蛋白質轉化為毒性物質,所以在還未有藥物出現前,避免身體產生過多過氧化物,是保護自己的方法。 閱讀完整內容
健腦不失智 健康2.0精選eMOOK 6

本文摘錄自‎

全球每3秒添1例 失智人口比你想得多

健康2.0精選eMOOK

2019/健腦不失智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