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染疫後遺症缺官方指引

後新冠併發症折磨康復者


疫情爆發1年半以來,台灣逾1萬5千人染疫,確診者康復、出院後,出現程度不一的「後新冠併發症」(post-COVID-19 syndrome)或「新冠長期症狀」(long COVID)。本刊採訪3名不同年齡層、職業的確診者,他們在發病4週後仍出現程度不一的後遺症,還有人一講話就會喘、無法久站,只好被迫離職。相較於英、美政府已投入資源因應新冠後遺症,台灣目前尚無官方指引,但台大、北醫及北榮等大型教學醫院已著手籌設「後新冠特別門診」,將整合復健、感染、胸腔等不同科別聯合看診,協助染疫民眾恢復正常生活。

撰文:黃驛淵 攝影:翁睿坤、鄒保祥 編輯:吳宜菁 
設計:高怡芬 繪圖:米承鶴


▲有些新冠感染者至今仍有後遺症, 無法恢復正常生活。圖為一名採檢陽性民眾搭上防疫公車準備隔離,連忙打電話通知親友。

後遺症比當初發病還可怕,此時才真正感受到我已經不是原本健康的人了!」三十多歲的小雁 (化名) ,原本在北部擔任議員服務處主任,今年五月底確診,輕症的她在解除隔離返家後,卻出現當初發病沒有的症狀,一連串的身心狀況迫使她辭掉工作,回南部休養。

小雁的狀況不是個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統計,台灣至今有超過一萬五千多名確診者,而康復後回到社區、職場,都能一如往昔正常生活嗎?本刊採訪曾染疫的前議員助理、駐印度副代表,以及一家三口都確診的七旬婦人,這些不同年齡層、不同職業的染疫者,現身吐露康復階段的後遺症心聲。


▲因應後新冠併發症,英、美皆已頒布官方指引,供染疫者及醫療單位參考。


▲有些新冠感染者至今仍有後遺症, 無法恢復正常生活。圖為一名採檢陽性民眾搭上防疫公車準備隔離,連忙打電話通知親友。

會喘易累 無奈辭職休養

「我只要開口講話超過十分鐘就會覺得很喘!」 七月初離職的小雁接受本刊電話採訪時,通話僅約十分鐘就開始喘,記者必須透過社群軟體,以文字問答方式才能完成採訪。小雁說,她在五月十七日發病,五月二十四日確診,當初症狀類似感冒,都很輕微,只微微發燒、喉嚨痛,短暫幾天流鼻水較嚴重,因輕症被安排住進加強版防疫專責旅館,五月三十日解除隔離, 「症狀都只有輕微的流鼻水,沒想到之後反而出現令我意外的後遺症。 」


▲台灣防疫重點仍聚焦在圍堵疫情,應借鏡英美, 建立相關指引,協助染疫者重建身心、恢復正常生活。


▲疫情期間,篩檢、三級警戒等一連串防疫措施,已漸漸改變民眾的生活型態。

染疫近二個月,小雁發現自己有易喘、心跳快及疲倦等後遺症, 「六月中回服務處上班,以往步行五分鐘的距離,現在卻走不過去,要麻煩同事載我。 」 六月初,她開始容易喘、常感覺吸氣吸不滿,站五分鐘就不太舒服,須平躺或趴著才較舒緩,甚至一開口說話就覺得累,持續十分鐘以上還會講不下去,最後索性不接電話,請親友改傳訊息溝通;此外,她用血氧機監測身體狀況,有次光是站著,心跳就飆升到一三○ 下,須躺下才回到八○ 下左右。


▲小雁擔任議員服務處主任期間確診,解除隔離返家卻出現易喘等後遺症,身心狀況欠佳,讓她不得不離職休養。(當事人已變裝處理,小雁提供)


▲小雁疫後至今仍無法久站,心跳曾一度飆升到每分鐘130下左右。(小雁提供)

小雁更一度面臨歧視的眼光。她無奈地說,剛確診時,有民眾對著服務處的同事大罵她是垃圾,甚至租屋處鄰居也一度恐慌,讓她產生不少心理壓力;隔離結束後,她嘗試返回工作崗位,但短暫上班二天,就因身心狀況,讓她不得不離職回南部休養, 「我還想不出該何去何從,只能先想辦法養身體!」 她盼望政府能盡快建立康復者的相關指引,別讓他們無所適從。


▲印度疫情自3月下旬大爆發,醫院一床難求。圖為印度醫師正在替獨居長者採檢。(達志影像)

食慾喪失 強迫補充營養

今年四月底染疫返台就醫的駐印度代表處副代表陳牧民,接受本刊採訪時則說,染疫讓他一度暴瘦五公斤,剛出院時爬坡或走比較長的路都會喘,但最大差別是肌力明顯喪失。

五十一歲的陳牧民去年六月派駐印度代表處,今年三月印度疫情大爆發,他四月中打過疫苗,但同月二十八日卻開始打噴嚏、流鼻水、頭腦昏沉,之後更持續發燒,並漸漸出現食慾不佳、喉嚨痛、吞嚥困難、嗅味覺喪失、腹瀉等症狀,五月四日確診,經印度醫師斷層掃描顯示,肺部竟五二%有浸潤現象,血液檢驗也顯示身體發炎指數很高。
「當初稍微動一下就喘不過氣,感覺很恐怖!」陳牧民回憶,染疫期間吸氣吸一半就吸不上去,血氧值為九十三,他緊急聯絡當地醫院,得知必須住院才能使用氧氣機,但當時印度疫情大爆發月餘,病床難求,最後在台灣家人的協助下,借了一部氧氣壓縮機送到住處應急,獨自在印度家中對抗病毒十天後,決定五月八日返台就醫。

抵台後,陳牧民住院治療二週,出院後自主健康管理三週,但走路、上樓梯都很吃力、會喘,也容易疲倦,體力比以前差很多,醫師囑咐他在家復健,並做呼吸練習,透過長距離散步增加肺活量,目前已好轉不少,準備返印度工作,但他坦言,過去常長泳、騎單車的他,康復後仍感到肌力、 體力明顯變差。


▲駐印度副代表陳牧民染疫後決定返台治療,一抵國門就全副武裝被載至醫院,康復出院後仍感到體力明顯變差。(陳牧民提供)

陳牧民說,染疫後常感到食慾不振,甚至整天提不起勁,必須強迫自己補充營養,才能保持體力,為此,他建議只要一有症狀,就要跟醫師反映,醫院開的藥也要定期服用,出院後更要持續追蹤,他至今仍常量體溫與檢測血氧值,監測身體狀況。

康復階段 不知要掛哪科

家住北市文山區,一屋三口皆染疫的七旬婦人阿珠 (化名) ,除了後遺症之外,還得面臨先生染疫往生的創傷。

「先生雖有高血壓,但都控制得很好,沒想到 (染疫) 救了二十二天還是走了,我很不能接受,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想哭!」 五月十九日阿珠的先生確診,接著同住的大兒子與她也在半個月內相繼確診。

阿珠接受本刊採訪時回憶,先生確診三天後,大兒子先發燒、出現症狀,她一直打電話卻都叫不到救護車,六月一日她也發高燒三十九度,連燒三天,本來要送防疫旅館, 「但我全身發燙,如果去住防疫旅館會死在裡面!」 在她堅持下,六月四日才安排住進醫院。

在醫院連住十五天,阿珠除了發高燒、沒胃口,血氧值也低,經治療後,六月十九日出院,但至今動不動就會覺得累,也容易喘,現在只能按照醫囑定期服藥,希望症狀能夠逐漸改善。


▲疫情下,如何恢復社會正常運作成為各國政府難題。英國近日登場的溫布頓網球賽,入場須持篩檢陰性或疫苗接種證明,但許多在草皮觀看球賽的民眾都未戴口罩。(達志影像)

同樣有助理確診的北市議員林亮君建議,並非重症才會有後遺症,目前民眾除了打一九二二尋求協助外,包括心理諮詢、復健、呼吸治療等相關醫療資源都未整合,連要看哪一科門診常不知所措,政府應整合相關資源提供協助。 閱讀完整內容
鏡週刊第250期

本文摘錄自‎

對抗染疫後遺症缺官方指引

鏡週刊

2021/第2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