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預測:30年後人類可能無魚可吃?

數十年來的漁業濫捕可能讓我們再也吃不到魚。但創新科技、消費者意識,或許能扭轉劣勢,拯救海洋資源……
一尾礁鯊從旁游過,只與我一臂之隔,接著又一尾。沒多久來了第三尾。這些流線光滑的殺手毫不在意我,似乎習慣有人在旁。在西太平洋的帛琉群島,像我這樣的潛水客不少,多半是來觀賞當地的鯊魚和海洋生態。這處潛水勝地讓人得以一窺海洋資源耗盡前的水下世界。

帛琉保有罕見的海底仙境,部分可歸功於政府認真保護海洋。2015年,帛琉總統湯米‧雷蒙傑索(Tommy Remengesau Jr.)公告該國80%的水域禁止捕魚。而就在2016年8月,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宣布,大幅擴大夏威夷的巴巴哈納摩古阿克亞海洋國家保護區(Papah naumoku kea Marine National Monument)至150萬平方公里,面積相當於西班牙、法國和德國的總和,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護區。

海洋危機漸受關注,促成了這些保護區和各種海洋保護措施。諸多跡象顯示,海中魚類並非取之不盡。

2006年,頂尖海洋科學家組成的團隊在《科學》期刊發表論文,徹底檢視全世界海洋的狀態。他們調查海洋生物的數量與多樣性後,所做的預測受到媒體大肆報導:到了2048年,人類可能無魚可吃。

該團隊假設當前魚類資源的衰竭速率會持續下去(和1950年相比,2003年的魚類資源已減少了三分之一),不過並非所有專家都同意這項預測。其他科學家重新分析同樣的數據,將海鮮耗盡的預期時間推遲到2070年代,甚至2100年代。不過無論如何,這對於飲食仰賴魚類的數十億人口而言,無疑是則警訊。
11年過後的今日,我們幾乎看不到改善的跡象。「那篇論文描述的情況大多是事實。」英國約克大學的海洋保育生物學家卡倫‧羅勃茲教授(Callum Roberts)解釋,「野生海鮮資源仍在快速減少中。」

去年「我們的海洋」(Sea Around Us)研究計畫的海洋生物學家丹尼爾‧包利(Daniel Pauly)與同事發表成果,顯示全世界的漁獲量可能已過高峰。400名研究人員收集小規模、休閒和非法捕魚的數據(這些數據通常未納入計算),結果發現,總漁獲量(包括全球海域捕獲的各種魚類、蝦蟹貝類和其他無脊椎動物)遠比聯合國的官方數據來得高。這或許看似好消息:倘若實際抓到的海鮮比較多,也許海中剩下的生物也更多。不過令人擔憂的是,隨時間發展的趨勢。以往我們認為自1990年代起,全球每年的漁獲量大致相同、保持穩定。然而,這些更加完整的新數據顯示,全球漁獲量在1996年達到最大值1.3億公噸後,便逐年減少1%。就算增加漁船數量、開發新技術,漁獲量也不如以往。
▲遺落在海中的魚線和魚網不會迅速分解,在數年內仍會纏住動物。

媒體大肆報導:科學家預測到了2048年,人類可能無魚可吃。

魚去哪裡了?


全球漁業危機背後潛藏各種問題。首先最關鍵的是,有太多的漁船在競逐日漸減少的魚群。部分是因為各種鼓勵漁業的補助津貼,政府為了避免漁業因魚類資源變少而虧損夭折,提供漁船優惠油價、稅金減免、低利貸款以及其他鼓勵措施。

漁業活動也直接傷害了海洋環境。拖網漁船與挖泥船用沉重的漁網剷過海床,摧毀已有數百年歷史的脆弱棲地。拖網撈起大量沒有經濟價值的海洋生物,這些「混獲」通常會直接扔回海中,若非已死,就是奄奄一息。
除了前述因素,還有汙染與氣候變遷的交雜衝擊。海洋暖化使得特定物種往兩極遷移,生態系因此重新分布;珊瑚礁也白化死亡。另一方面,碳排放所致的海洋酸化不只使蝦蟹貝類的外殼變脆弱,還會改變魚類的聽力和行為。更糟的是,最終在我們餐盤裡的海鮮含有塑膠碎片或微粒。若要解決所有的問題,工程肯定浩大:這些問題並非相互獨立,而是盤根錯節,通常還會促使彼此惡化。儘管如此,有效的解決辦法已經問世了。

拯救海洋


海洋保護區經證明是復育魚群的有效辦法。藉由禁止在保護區捕魚,能讓海洋生物恢復生機。

一項2009年的研究統整了數百篇相關論文,顯示熱帶和溫帶的海洋保護區均成效卓著。保護區顯著提升了海洋生物的密度,平均提高了166%;物種多樣性則提高了約20%。保護區也維持棲地健全,幫助生態系更能因應氣候變遷的衝擊。菲律賓就是著名的例子。1980年代,阿波島周圍的珊瑚礁有10%禁止捕魚,20年後,保護區內的刺尾鯛科和鰺科(主要的捕魚目標)總量成長為三倍。保護區的成魚和幼魚會游到保護區外,使周邊魚群連帶受益於復育成果而成長。阿波島的漁民在保護區外見證了50%的漁獲成長。類似的故事也正出現於世界其他保護區。

藉由各類保護措施,海洋面積正逐漸攀升,不過主要的阻礙還是實際的執法能力。許多國家欠缺巡邏的資源,尤其是那些偏遠又廣闊的保護區。非營利組織Oceana的潔姬‧薩維茲(Jackie Savitz)表示,「看不到就無法管制。」她主持的新計畫正是希望能更有效地追蹤捕魚活動。
▲某些捕魚方法什麼都撈,有時還會捕獲瀕危物種,例如鯊魚、海豚和海龜。

這項去年9月啟動的「全球漁業觀察」(Global Fishing Watch)是免費的線上工具,呈現全球捕魚動態。自動識別系統(AIS)透過衛星發送船隻位置、航向和速率等公開資訊,許多超過特定尺寸的船隻必須安裝AIS以避免相撞,而「全球漁業觀察」就是採用這些AIS資料,偵測哪些船隻在何時、何處捕魚。

Google也參與了這項Oceana發起的計畫,協助分析AIS裝置產生的大數據,辨識捕魚作業特有的動作。「全球漁業觀察」網站目前接近即時地追蹤超過3.5萬艘漁船,資料通常能在72小時後上傳網站。這項計畫希望政府運用其網站來執行永續漁業管理,例如休漁期或海洋保護區。太平洋小國吉里巴斯已用這些資料發現一艘商船在鳳凰群島保護區(PIPA)內非法捕魚,並處以100萬美元罰款。

其他新技術也可解決混獲的難題。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舉辦「聰明漁具發明競賽」(Smart Gear),鼓勵研發新的捕魚方法,避免抓到非目標物種。2014年的獲獎者之一Super Polyshark是將「趨鯊彈丸」嵌入延繩釣鉤的魚餌,彈丸會緩慢釋放可生物分解的無毒化學物質,驅趕鯊魚。測試結果顯示,趨鯊彈丸會減少鯊魚吃餌上鉤的數量。其他獲獎的發明概念包括嚇阻海鳥遠離危險捕魚區,以及在拖網上設置混獲魚種的逃生門。

故事回到帛琉,相關人員正在20%開放捕魚的水域研究如何降低混獲。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Nature Conservancy)在測試鮪延繩釣漁法的不同款魚鉤,希望減少誤捕潛水客熱愛的鯊魚和海龜。在帛琉,每條活鯊魚對潛水業的價值高達每年200萬美元。

消費意識抬頭


市場裡仍供應著各式海鮮,讓我們難以理解為何科學家警告海洋資源將枯竭。海洋管理措施確實成功讓某些瀕臨浩劫的漁場重獲生機。1970年代,北海的鯡魚大幅減少,羅勃茲說,「暫停捕魚加上某些傑出的管理措施,成功讓鯡魚擺脫危機。」不過,今日若要維持海鮮的供應量,必須仰賴遠洋漁業。美國有90%的海鮮源自進口,歐洲海鮮的進口比例則是60%。這些需求對於那些幾乎無人監管而過度捕撈或棲地消失的地區,造成日益遽增的壓力。

從海洋到餐桌之間日漸加劇的隔閡,使得你我都必須更關切海鮮的來源。羅勃茲說,「消費者的行動已促使超市用不同的角度衡量魚貨採購。」接受生態標章系統永續認證的海鮮越來越多,大眾也越來越關注混獲和粗暴捕漁的議題。再者,顧客在超市採買時,可以透過Good Fish Guide等行動應用程式輕鬆確認魚類資訊。羅勃茲補充,「越多顧客在意永續漁業,超市就越可能重視這件事。」

率先遭殃的是……


有些海洋物種特別容易受到汙染和捕撈的衝擊。
扁鯊
扁鯊曾廣布北海到地中海。牠生活在海床,所以常被拖網「混獲」,如今幾乎不見蹤影,只出沒於加那利群島附近。
麥氏托頭石首魚
又名加利福尼亞灣石首魚,非法捕撈使牠們在原生地加利福尼亞灣幾近滅絕。牠的鰾(調節浮力的器官)俗稱魚膠,可用來煲湯,100公克價值上萬台幣。
鯨鯊
2016年,鯨鯊數量減為75年前的一半,因此被IUCN列為「瀕危」物種。鯨鯊要到20至30歲才性成熟,因此需要一段時間族群才能恢復。
灰鰩
灰鰩名列「極危」物種,出沒於大西洋與地中海,已在波羅的海絕跡。如同某些鰩科魚類,牠的體型碩大,容易被魚網捕獲。
歐洲鰻
過去30年來,由於棲地消失、環境汙染以及洄游受阻,歐洲鰻的數量銳減了95%。歐洲鰻在馬尾藻海孵化,接著橫越大西洋,溯洄河川和溪流,在那兒發育成熟。

海倫‧斯凱爾斯
海洋生物學家、作家,熱衷潛水。

譯者任致遠
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畢,曾任科學雜誌編輯,現就讀荷蘭瓦赫寧恩大學環境科學研究所。

FIND OUT MORE
goodfishguide.org

除了上網瀏覽永續海鮮指南,也可下載PDF檔案或下載行動應用程式(英文介面,適用iOS和Android系統)。

開啟APP閱讀完整內容
BBC知識 Knowledge 06月號/2017 第70期

本文摘錄自‎

深海新藥探勘隊

BBC知識 Knowledge

2017/6月 第7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