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聰解密 神鬼大亨 李世聰解密【封面故事-今周刊】

財富/名女人/逃過死劫

神鬼大亨李世聪解密


從一個小建商開始,到如今成為縱橫商場的殯葬業大亨,近期的「聰里戀」新聞,更讓李世聰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但李世聰對友人說,根本不在乎外界這些報導!這位不計毀譽、臉上帶著幾分銳氣的大腕,財富是從一座塔開始,這座塔價值超過千億元,堪稱全台含金量最高的建築物;他去年才剛逃過死劫,劫後餘生不久,竟能再牽起一段新戀情;他撩撥台灣資本市場,吹起千堆雪……。

李世聰

出生:1959年
現職:龍巖集團總裁
經歷:日富電子總經理
學歷:恕德家商
家庭:與劉萍育有一子一女

龍巖集團

成 立: 1992 年
資本額:42億元
董事長:劉偉龍
員工數:500人以上(總部)
五星級萬豪酒店的包廂裡,宴席才剛要開始,一位受邀的貴客正拿著麥克風,在台上接連唱了好幾首歌。唱到一半,手上的麥克風突然滑了下來,這個小小的意外插曲,卻立刻引起也在場的台大醫學院副院長吳明賢注意。

台上的貴客,想要撿起麥克風繼續開唱,這很自然,但吳明賢卻「令」他立刻下台。

「李董,你把嘴巴張開、舌頭伸出來。」意識迅速開始模糊的他勉強聽從指示,用盡最後力氣,但舌頭一伸,已經歪掉,明顯是中風症狀。吳明賢二話不說,不等救護車,立刻聯繫台大醫院準備開刀,一邊請司機飆車直驅台大。

一百位都沒有一位的幸運 鬼門關救回

這位「李董」,塞住的不是小血管,是左中大腦動脈阻塞。根據專家表示,這類型的中風就算勉強保住性命,幾乎很難不留下失語、或右半部身體癱瘓等重大後遺症。但李董實在太幸運,因為台大醫學院副院長就在現場,第一時間確診,並且讓醫院即時先做好急救準備,快速送醫,幾乎三十分鐘內就把人從大直送進開刀房,讓他不僅逃過死劫,而且極為罕見地,完全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

「能有這樣的幸運,一百位同類型患者中,恐怕連一位都沒有。」這位吳明賢口中受到幸運之神關照的「李董」,就是近期因為「聰里戀」而聲名大噪的龍巖集團總裁李世聰。

去年五月,僥倖逃過死劫的他,休息不到一個禮拜就繼續上班,因為沒留下任何後遺症,幾乎沒人看得出他剛剛才從鬼門關前走了一圈。但從此他對人生觀更為豁達,對自己中風一事不僅毫不隱瞞,而且逢人就說「吳明賢是我這輩子的大恩人」,他生病的事才因此傳開來。

而且他的友人表示,此事之後,李世聰和賴英里之間的關係也更為明朗化,許多朋友間的聚會,兩人都同進出,恐怕也是受到這次大劫逃生的影響。

李世聰創辦的龍巖是殯葬業,以處理身後事為主要服務;而在一場大病過後,李世聰對自己身後財產也有了具體的安排:他把自己名下高達三三%的龍巖股票、當時市值約一百億元,申讓給了女兒李凱莉,李凱莉目前也是龍巖排名第一大的個人股東。

今年初,李世聰一直很有興趣的私人飛機租賃事業,開始真正落實籌備,這也是他首次和賴英里共同投資的事業。他找來前華航董事長趙國帥主導,未來要著眼國內登記的二十多架私人飛機,以及登記在海外、估計也有二十多架的私人飛機市場;「聰里」兩人對高資產、高端的服務業都很有興趣。
傳高價搶租六福皇宮舊址一圓飯店夢?

此外,今年四月,六福集團宣布六福皇宮歇業,租約到今年年底止,房東國泰人壽正在市場積極洽談下一位可能的房客;據了解,這座位在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黃金地段上的飯店,許多飯店業者都有意爭取成為下一位房客,但其中只有一位競爭者,「沒有飯店經驗」、卻開出「很優渥的租金」,據聞就是李世聰。

有人解讀,這是他為過去經營寒舍有成的賴英里出面搶租,但其實李世聰原本就對飯店業很有興趣,過去就曾經差一點要經營五星級飯店。

因為目前龍巖手上最值錢的土地之一,就是位在南港車站旁的一塊一千七百多坪土地,原本龍巖已打算要興建成銀髮族的高檔飯店,直到最近才改變規畫,表示因為「看好未來增值潛能」,因此可能另有考量。最後會不會連同六福皇宮的承租,一併再圓「聰里」的飯店夢?還有待觀察。

從逃過死劫、戀情枱面化,到可能跨足飯店業,李世聰的生命在最近一年多來發生巨變,一舉一動都備受市場高度關注。

但事實上,這位理著三分平頭、臉上有著一股銳氣的台灣殯葬業大亨,是台灣資本市場近幾年最新竄起的富豪之一。他和寶佳集團少主林家宏,恐怕是這幾年占據財經新聞版面最多的兩位人物,兩位共同的特徵都是手握驚人的數百億資金,輕輕掃過之處,都要掀起千層浪。只是林家宏的寶佳集團是以建築房產起家,而李世聰則是經營一般人不想碰的陰宅,賺到如今驚人的財富。

龍巖於一九九二年成立,這幾年雖也在桃園、高雄等四處掠地,但其實龍巖的最大本營、也是李世聰財富的聚寶盆,就是位在新北三芝白沙灣的「真龍殿」。

這座高達二十層、在九○年代就以SRC鋼骨結構建造,前後蓋了十年之久,才在○二年完工的真龍殿,裡面總共可以放置多達三十八萬個塔位;這個數字,相當於一整個三重區人口數,而李世聰所有的財富,也就從這裡開始。
本業太好賺 一座真龍殿攢進幾輩子財富

有殯葬業人士估算,如果每個塔位平均單價以三十萬元計,三十八萬個塔位就是一一四○億元。對照當時真龍殿完工之初,龍巖對外宣稱真龍殿的建造成本是五十億元,就算加上土地取得成本,龍巖在九二年以八.五億元買下這塊地,這筆生意簡直太划算。

自二○一一年起,龍巖財報上的毛利率不曾低於六○%,去年(一七年)的毛利率接近七五%,難怪李世聰的財富能夠在這幾年縱橫商場。

前幾年, 台灣掀起一陣靈骨塔位的炒作風潮,塔位不僅是作為身後的安置之用,還可以拿來投資獲利,「第一個帶動這股投資風氣的是北海福座,但真正將其發揚光大的則是龍巖。」一位資深殯葬業業務員表示,真龍殿的塔位,一年賣得比一年貴,讓早期買的客戶覺得自己賺到,轉賣也可以賺錢。

龍巖去年全年營收大約五十一億元,但真龍殿所有塔位就可以賣一千多億元,換句話說,如果不談成長,光是一座真龍殿,就可以讓龍巖維持二、三十年的營收不成問題。

但龍巖的主要營收不只賣真龍殿的塔位和墓地,另有約三分之一來自於生前契約的販售,這部分也是龍巖的強項。按照目前《殯葬管理條例》第五十一條規定,所有生前契約收受價款的七五%,都要交付信託業者監管;目前龍巖在彰化銀行信託帳戶裡的金額,已達九十六.四億元,占國內全部「生前契約信託基金」的七二%之多,可見龍巖在生前契約市場的市占率之高。

因此在龍巖的官網上,可以清楚看到龍巖的經營像保險公司一樣,從北到南的營業處就有四十八個之多,這些營業處的業務員主要販售生前契約和塔位,生前契約每份金額約在十到三十萬元間不等,而塔位也依照位置、樓層有不同的價格,從二十萬元到一百萬元都有。

腦袋靈活的李世聰,短短幾年之間,主要靠著賣一座真龍殿的塔位和生前契約,就把生意做得紅紅火火,不僅成為台灣最大的殯葬業者,○六年龍巖還借殼大漢建設,順利上櫃,成為兩岸三地第一家掛牌的殯葬業者,更為自己賺進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驚人財富。

交友圈從夜店咖 變金控、財團負責人

有了錢,李世聰開始在市場上呼風喚雨,交往的朋友也從早期外界傳言中經常出入夜店的朋友,越來越往高處爬。例如,他和中信集團辜仲諒就是莫逆之交,前年中信金控險遭潤泰集團尹衍樑狙擊,經營權差點不保,情急之下,中信金控大股東辜仲諒拜託李世聰幫忙買股票,鞏固經營權。

更早之前,一二年原本辜仲諒、台塑總裁王文淵、台產董事長李泰宏的團隊差一點買下壹傳媒,當時辜仲諒為了降低手上原本持股,才能合乎「產金分離」原則,也是臨時拜託李世聰買下十四%持股,雖然這個交易最後未能成局,但辜、李兩人好情誼可見一斑。

他也和好友一起投資餐廳,台北市建國北路一段上的知名粵菜餐廳「喆園」,他和李泰宏等都是股東,兩人從壹傳媒的交易到餐廳都合夥,也是好友。

隨著財富迅速累積,他交往的對象早已都是大型金控、大型財團的負責人,當年那個留著山本頭捲髮造型、帶點日式土味的李世聰已不復見。
李世聰個人的投資公司,都藏在天母這棟神祕的小豪宅裡。
金融殿堂鍍金 殯葬大亨脫胎換骨

此外,李世聰近年也同時透過龍巖和個人投資公司,多面夾擊,插旗彰化銀行,最多時持股據傳近十二%,市值將近二百億元,引來金管會高度關注。如今雖然降低持股,但枱面上也仍有近七%的股權,市值一百多億元,不僅卡住台新金控合併彰銀的大計,李世聰自己也順利進入彰銀董事會,從過去被外界認為有些難登大雅之堂的「殯葬業者」,完成鍍金,一躍正式進入「金融殿堂」,成為彰銀董事。

或許因為錢太多,和寶佳集團林家宏一樣,如今每逢市場上傳出重大交易,就會有人點名買主可能是李世聰。例如最近的中嘉交易案,李世聰也是名列出價買主團隊之中,他和大豐有線、西華飯店少東劉恆昌等組成團隊提出議價,但最後還是失之交臂。

李世聰多次購買媒體未果,前有壹傳媒、後有中嘉案,顯然這位新富豪對跨足媒體有著濃濃的興趣。

「阿聰書讀得不多,殯葬業過去又是被人瞧不起的行業,他很想脫胎換骨。」一位過去長期與他熟悉的友人說。

但李世聰個性粗獷,許多小地方還是流露本性。他曾在幾年前傳出婚外生子,但不像別人遮遮掩掩,他反而大方地在公司內廣發彌月蛋糕給許多員工,大家一起分享老闆的喜悅,許多員工對此也見怪不怪。而他的一位朋友也說,在「對外交友」這一塊,「他是拿到嫂子允許金牌的(意即得到太太的私下默許)。」

「他的女兒掌握股權、兒子今年起擔任龍巖董事,這些都不受『聰里戀』影響。」根據本刊調查,雖然李世聰在外花花草草的傳言不少,但名下重要的個人投資公司,包括投資彰銀的成昌投資、李氏投資、李記投資等,都是由李世聰自己、妻子劉萍、姊姊李淑容擔任董監事,這些公司全登記在天母一座獨棟雅致的小豪宅裡。「太座主權在握」並沒有改變;而李世聰一位友人說,在「聰里戀」新聞曝光後,有一次李世聰和朋友聚會,他也大方地說:「我不在意外面的新聞報導。」

不在乎外界的眼光,但在公事上,他卻是魄力十足,而且頗有自己一番定見。

李世聰畢業於北市內湖的恕德家商,他自覺書讀得不夠多,因此很願意虛心向外取經;例如龍巖內部有個很有名的備詢大會,每季舉辦一次,所有一級主管都必須上台接受業務員質詢。他經常找來外界他敬佩的企業界好友,和他一起坐在台下,檢驗龍巖的高階主管。

龍巖高管學經歷漂亮 公司治理高規格

因此,當殯葬業還在被外界冠上「黑白兩道」的負面印象時,李世聰起用的龍巖高層主管,各個都有漂亮的學經歷。例如去年接替他擔任龍巖董事長的劉偉龍,就是台大法律系畢業,在李世聰身邊已經待了二十多年;目前擔任龍巖財務長的詹淑娟,則出身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

劉偉龍和詹淑娟都是學有專精的人才,也是李世聰身邊重要的左右手;前者負責掌舵衝鋒陷陣,後者幫他穩穩掌握財務狀況,讓龍巖始終維持穩健成長,而李世聰自己也樂得可以充分授權。

對於殯葬以外的專業,他也是充分授權經理人。例如他剛成立的騰達航空,目前董事長是曾任華航總經理、董事長的趙國帥,其實兩人過去僅止於認識,並未深交,但他經人引薦就全權授權,不太過問。又如更早之前,二○○○年時,龍巖董事會就設立獨董制度,曾經請來文化部前次長楊子葆擔任獨董,在當時就成立審計委員會,但李世聰和楊子葆更是完全不認識,只是經人介紹,他就願意移樽就教。

先前曾經有一位龍巖的董事對本刊說,李世聰在賺到人生一定的財富之後,就確立目標:要讓龍巖作為台灣殯葬業的領導品牌,因此他不以現有的殯葬業營運模式為方向,直接學習國外的許多作法,確實也給國內殯葬業帶來許多進步與衝擊;另一個重要的差異化,則是一開始他就決定,在公司治理上比同業更早建立制度,藉此拉大和同業之間的競爭距離。

李世聰在龍巖內部上的經營管理,很上軌道;但這幾年在商場上的進出翻騰,卻引來正反兩極不同評價。

商場翻騰 合夥人評「他很殺」

「他很殺,而且往往要全盤都拿。」一位曾經和他共同投資的合作夥伴說,有一次,他揪人共同投資一檔股票,隨著股票越買越多,當然也越買越貴,但買到股價高點時,他竟然還趁勢倒給對方一點,事後氣得當事人發誓,再也不和他合作。

和李世聰曾經合作、後來破局,最後連朋友也交不成的,其實不只一、兩位,但他獨特的個人風格,又挾著大筆資金的威力,以及龍巖越來越讓人不敢輕忽的商場實力,在現實商場上,仍是許多人追捧的對象。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台灣每年大約有十五、六萬人死亡,平均每人的殯葬費用若以四十萬元計算,一年殯葬業的商機就有六百億元;去年龍巖的營收約為五十一億元,市占率約為八%,這已經是台灣史上單一殯葬業者最高的市占率。但因為產業的特性,要再上升有一定難度,李世聰當然早就看穿這一點,因此這幾年龍巖已把眼光看向對岸。

李世聰在一二年就動念到中國發展,直到一六年底,才在溫州正式取得六七○畝(約十三萬坪)地的五十年地上使用權,累積到現在的投資額,超過二億元人民幣;但目前距離可開始販售塔位或墓地、正式創造營收,顯然還有一段路要走。

事實上,在決定投資中國之前,外界都很不看好,連龍巖內部也有主管對此提出不同看法;但凡事尊重團隊的李世聰,唯有在這件事上力排眾議,堅持一定要做。

「他心裡最大的夢想,其實是成為兩岸三地第一大的殯葬業者。」友人說。到底龍巖在台灣的成功經驗,能不能協助李世聰在對岸開出漂亮的成績,讓李世聰的夢想成真?這位一生驚歎聲不斷的殯葬王,恐怕很難用常理預估。

買台股的錢還會更多?

「龍巖條款」若過關 李世聰喊水「速凍」

《殯葬管理條例》第51條規定,生前契約的資金其中有75%都必須信託;但信託不代表不能投資,因為《殯葬管理條例》第52條也規定,信託的資金可以投資運用,但僅限於投資各類債券及國外有價證券等,不能投資國內股票;換句話說,截至目前為止,龍巖在市場上買進多家公司股票的資金,多半(因為只有75%信託)不是來自於生前契約。

原本生前契約就是消費者「預付」的概念,因此才會在規範上多了信託的規定,以保障可能數十年後才要使用這項服務時,無論公司經營情況如何,都能確保消費者的基本權益。

但這項規定近來有可能被鬆綁,也許不一定讓消費者權益受到影響,但卻可能給業者帶來更多的「資金威力」。

今年4月,已經有立委提出修正草案,希望放寬未來生前契約的信託資金投資範圍,不僅可以投資海外,應該也可以投資國內股票,理由是「不應該鼓勵資金外流」。

這個說法看似成立,但就有殯葬業者私下表示,如果真的放寬,最大受益者當然是龍巖,因為龍巖的信託資金就占了全部生前契約信託的72%,未來如果這筆錢也能投資國內股票,估計龍巖將有近100億元資金可以投資國內股市,撩撥資本市場的威力將更驚人。

但學者建議,就算真的放寬,起碼應該比照保險業者,這筆錢的國內投資不具董監改選的投票權,才不會讓業者藉此到處「肆虐」。 (劉俞青)…閱讀完整內容
今周刊 第1126期

本文摘錄自‎

李世聰解密 神鬼大亨 李世聰解密

今周刊

2018/7月號第1126期